大小綠墨綠內鬨 分裂躁動的綠營與「工具人之死」

▲蔡英文曾幫黃國昌站台。(圖/記者黃克翔攝)

●雁默/自由撰稿人

7月20日,深綠獨派團體「喜樂島聯盟」宣布正式組黨,並參戰2020大選與民進黨分庭抗禮,第一屆黨主席由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牧師羅仁貴擔任。消息一出,綠營人士譁然,這象徵民進黨的分裂嗎?

其實,從羅仁貴在建黨當天受訪,表明「應該不會」自行推出「總統」參選人,卻又在當天深夜發出聲明「不排除」自推人選,顯示這個政黨自我定位不明,很難對選舉產生什麼實質影響,因此要說這就是民進黨分裂恐言過其實,但硬掰綠營沒分裂,又不符實情。

▼由前民視董事長號召成立的獨派團體「喜樂島聯盟」20日宣布正式組黨,首任黨主席羅仁貴。(圖/記者李毓康攝)

喜樂島的主要成員皆為對蔡英文極度不滿的獨派人士,如被「趕出」民視的前老闆郭倍宏、前主持人彭文正 ; 或是不滿管中閔就任台大校長的眾學者們 。這個團體在去年發起「正名制憲」公投等「獨立」運動,帶頭的郭倍宏就遭到美國前AIT主席卜睿哲公開點名批判,而後硬是被蔡英文邊緣化,成為挺賴清德參選的外圍組織。

無論如何,加上時代力量黨,綠營內部已實質分裂出兩個小綠政黨,一個代表「獨青」,一個代表「獨老」,欲在2020大選瓜分民進黨選票,即便兩個小綠都不承認自己是「小綠」,而自我定位為「更綠」。(台聯黨則已徹底邊緣化)。

喜樂島聯盟在去年的公投與一年來的「反蔡」活動挫敗下,已遭蔡英文大幅削弱了勢力。原本喜樂島聯盟有李登輝、陳水扁、呂秀蓮以及其他綠營小黨或團體的公開支持,不過在賴清德遭蔡英文勢力於初選擊潰後,這一批獨派人士已四分五裂,2020到底是否該團結挺蔡,也出現嚴重分歧。

如今,陳水扁因一己之私,雖仍戰術性支持喜樂島,但明顯已與之保持距離。其餘被蔡英文收編的獨派團體,則與喜樂島劃清界線,無論是利益上或理念上,遭往昔戰友切割,喜樂島只要一創黨就成「孤島」。

▲前總統陳水扁19日出席北社募款餐會,民進黨主席卓榮泰一現身就直接找陳水扁。(圖/記者林敬旻攝)

簡單說,喜樂島就是沒實力挑戰蔡英文,且既怕遭到獨派團體以不團結為由而集體排擠,又不甘向蔡英文輸誠,最終在自身存續大有問題的背景下硬創黨,企圖以參加選舉的方式重新累積實力。缺乏政治明星與長年運作政黨派系的經驗,這樣的政黨,從出生就被認為註定夭折。

民進黨之所以對喜樂島創黨一事保持低調,只是不想讓藍營或柯文哲見縫插針,而非忌憚這個小綠的選舉實力。

只要喜樂島沒有旗幟鮮明地反對蔡英文,並集中火力「打蔡」以累積綠營選民認同,這個黨難以區隔其他綠營獨派團體自立,因為喊「建國」、「台派」、「反中」的綠營團體非常多,不差喜樂島一個。

蔡英文對台灣的最大貢獻,就是以權鬥的方式昭告大眾,深綠獨派的力量其實很小,而且還可以收買,因為這股勢力本就有嚴重的內部分歧。有「白左」光譜裡的基進黨、綠黨、時力黨,也有日系的高齡「公嬤獨」、美系的「公嬤獨」,外界長期詬病民進黨為這些理念分歧甚至矛盾的「台派」所綁架,終於在蔡英文「曬家暴」的權鬥中一一現出原形,並公開分裂。

真正令民進黨忌憚的不是這些反正會含淚投票的「極獨派」,而是「中間派」柯文哲。

除了柯文哲,次具威脅的還有「獨青黨」時代力量,但「時力」也正面臨小廟大分裂的狀態。

餅愈小,搶愈兇,時代力量在「九合一」選舉時發生實質利益與理念的衝突,為地方民代席次而發生「挺柯 v.s. 反柯」的矛盾,選後裂痕更是擴大到「挺蔡 v.s. 反蔡」的天人交戰,這次為的「立委」席次。

時力的分裂顯示內部對民進黨2020大選的選情評估有所落差,黃國昌顯然看衰民進黨,想走柯文哲的跳船路線自保,其與網紅「館長」合體「反紅媒」,一定程度意味著獨青族群的分裂。黃國昌想在「獨青版圖」切割出的是「挺柯,挺蔡,挺黃」三塊大餅,這三個部分也就是「和中,半套反中,全套反中」,這對聲望無量下跌的他而言是唯一的出路,因此堅持不做民進黨隨附組織。

問題是,時力黨中央與林昶佐派認為,2020還是要與民進黨合作以保住席次,但即便是持有這種想法者也冒著疑慮。

處理時力,蔡英文再祭出權鬥機巧,延攬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為黨副秘書長,裂解「時力」的獨青代表性。這雖然不算一槍斃命的殺招,但足以使小綠在與大綠的合作意向上進退兩難,正式步入泡沫化危機。

▲時力餐會上黃國昌與林飛帆互動熱絡 。(圖/記者洪正達攝)

有鑒於蔡英文的最大利益,就是邊緣化「喜樂島」與「時力」兩個小綠,「時力」想保有自己的一片天,或那一畝小池塘,唯一的選擇也是「反蔡」,否則兩黨的下場就是氣若游絲的台聯黨。

在小綠的主戰場「立委」席次上,民進黨自己都面對席次縮小的必然結局,若兩個小綠推出的人選不夠強,根本沒有獲得禮讓的空間。一般認為,小黨自行推出「總統」參選人才有拉拔「立委」選情的能量,但2016年的宋楚瑜殷鑑在前,「總統」票大幅成長,卻對「立委」席次毫無幫助。

不過,當時宋楚瑜的失敗在於其過於明顯為蔡英文的側翼,以致親民黨路線模糊,難以建立「立委」正當性。因此兩個小綠想突破重圍,唯一的選擇就是跳船「反蔡」,而非作其側翼。尤其今年選情與2015年大不同,若與蔡英文同在一條船上共生死,一起覆滅的機率高很多。

「挺蔡派」在黃國昌與館長合體搞遊行時即號召綠營支持者別蹭熱鬧,因為這是一支跳船部隊,參加形同鼓勵跳船。不過,黃國昌利用館長人氣謀私取得成功,不但使「時力」分裂態勢更明顯,也使綠營整合更形困難。

表面上,年輕選民近期大量回流到挺蔡的軸線上,但從館長自我矛盾的意識形態掙扎可看出,獨青其實在柯文哲與蔡英文之間陷入迷航。

館長的表現時而「中華民國派」,時而「台派」,他友柯、友蔡、友黃、又友郭,自己陷入迷亂狀態。要說館長是「台派」,因他「嗆中」紀錄斑斑可考,證據可不少。但要說館長是「中華民國派」也有鐵的證據,如他主張「兩岸一家親」、「血濃於水」、「中國人是我們的同胞」、「我們都是中國人」。因此館長的粉絲們也陷入迷航,到底還要不要「反中」?

▲館長的表現時而「中華民國派」,時而「台派」,他友柯、友蔡、友黃、又友郭。(圖/記者李毓康攝)

館長作為獨青的觀察指標之一,其實逐漸在「台派」與「中華民國派」中找到了最大公約數,也就是「反共不反中」。年輕人看似逐漸凝聚了這種新共識,促使蔡英文不得不在美國喊出團結「台派」與「中華民國派」的怪異路線,以最大化年輕選票。

這種假中間路線也是「中共代理人」修法的背景之一,受災戶並非藍營,而是兩個小綠鮮明的台派路線遭到邊緣化,柯文哲亦受災慘重。在這個集中「反共」的戰場上,「喜樂島」與「時力」雙雙流失話語權戰力,才從上海「雙城論壇」回台的柯文哲,在「中共代理人」戰場也一樣陷入失語,只能另闢戰場。

至此,民進黨已無政黨版的兩岸路線,只剩蔡英文的「搶票路線」,不挺蔡的綠營政黨是死路一條,挺蔡的,也還是死路一條,大小姐意在逼迫小綠選擇,是早死還是晚死而已。

因此可以說,蔡英文版的「團結」,其實就是掐死對她有二心的同志,並以此掩飾實質分裂。

小綠們橫豎都是死,但「挺蔡而死」比「反蔡而死」更難堪,因為後者是堅持理念的「反抗軍」之死,死得其所,前者根本是兔死狗烹的「工具人之死」,死得窩囊。

綠營的假台獨佔比極大,看來只有「工具人之死」,不會有反抗軍。

►韓國瑜勝出 挑戰才正開始

►蔡英文還能撿到幾把槍?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