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寫真】彭怡平/從馬克宏的軍事政策談戴高樂主義的務實政治

 

▲法國總統馬克宏日前宣布,已批准明年9月成立新的太空部隊司令部。(圖/路透)

●彭怡平 Yi-ping PONG/台大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索爾邦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電視系博士,專攻劇本、紀錄片拍攝與電影藝術的研究。通曉法、日、英、德、拉丁文。《風雅堂》藝術總監。著有十餘本攝影文學及藝術專書。多次應邀在國際舉辦個展。為文化部、國藝會、台北市文化局獎助藝術家。從事跨領域的藝術創作,兼具藝術家、攝影家、作家、策展人、紀錄片導演等多重身份。最新代表作《這才是法國》

七月十四日的法國國慶日,依照往例,以閱兵典禮拉開序幕。雖同樣是民主國家,法國卻完全不同於其它的民主國度,以煙火秀做為節慶重點,相反的,反而一如中國、俄羅斯、北韓等國,堅持舉行盛大的閱兵典禮。參與者與觀禮者更是引以為榮。由此可見,法國從來不是國人口中的僅只浪漫而已,同時,也是一個尚武的國度。

馬克宏總統對於法國國防重視的程度,可於2019年國慶日前,他便已正式發布太空軍成立,加入中、蘇、美主導的太空戰;以及七月十二日在瑟布堡舉行六艘新型核子攻擊潛艇(SNA)系列中第一艘的下水儀式,做為慶祝「法國獨立」的重要象徵,由此可見一般。

這也意謂著,馬克宏主導下的歐盟政局,將回歸1945年二戰時期戴高樂將軍掌權下的法國,並且企圖扭轉1991年12月26日歐洲馬克斯主義-列寧主義的垮台,冷戰時期結束以後的歐洲,逐漸淪為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帝國的附庸。

戴高樂將軍的反美帝資本主義

▲戴高樂將軍。(圖/翻攝自wiki)

1944年6月6日盟軍登陸諾曼第的代碼名稱為「霸王行動」(Overlord),但這個詞的法語翻譯卻是「宗主國」(Suzerain)! 什麼是宗主國?根據法國詞源的解釋:這個詞假設了一個下達命令的宗主國和他所指揮的附庸國的屈服關係──戴高樂將軍領導下、被佔領的法國土地的聯軍軍事政府(AMGOT)的宗主國:美國,附庸國:屈辱的法國。

為了排除屈辱,更為了重建二戰後的法國,戴高樂將軍創造了一個法國神話──二戰期間,絕大多數法國人民都是反抗納粹的。這是為了避免於戰後追究責任──即戰爭爆發的頭兩年,法國境內的共產主義者遵循《德蘇公約》,與納粹在法國的代理人──維琪法國,保持緊密合作。

二戰戰後至1969年,為了維繫戰後政局的穩定,戴高樂掌權期間,法國政府一直都是左右共治──即文化上以左翼的共產主義者為主,右翼則以掌握經濟實權的銀行家、富豪、權貴的戴高樂主義者為首。

務實政治與愛國主義

法國歷史學家塞吉‧伯恩斯坦即以「務實政治」來為戴高樂掌權時期的政治特色做出歷史註解。不同於宗教教義或者意識型態的政治主張。戴高樂主政下的法國,文化主張上偏左,經濟、國防與外交上卻是偏右的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這樣的政治主張當然並非單一路線,並且往往自相矛盾,但卻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特質,使得法國從傳統走向現代的歷史進程中,得以造就出法國後來二、三十年的榮景。

美國學者勞倫斯‧D‧克里茲曼則認為,戴高樂主義被視為法國愛國主義的一種形式。雖然對外主張:保有法國主權的完整性。但對內:戴高樂主義卻致力於法國大革命以後的自由、平等、博愛的共和國價值觀,既不主張回復舊有的獨裁傳統,也避免法國再次陷入法西斯主義與納粹主義的仇外野心泥沼,戴高樂主義將國家主權和統一視為使命,與左派不斷在政治上興起的階級鬥爭,以及意識型態的分裂所造成的社群對立的政治路線截然相反。

我們可以說,戴高樂主義下的法國政治本質上是繼承與調合了伏爾泰的理性主義以及盧梭的革命熱情,使得法國的共合國體制不再是以高調的烏托邦理想做為圭臬,反而走向務實主義的政治。

熱門文章》

►從「巴黎聖母院大火」看假新聞的傳播

►為什麼法國人熱愛戲劇?

►看更多【彭怡平】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法國寫真 彭怡平

台大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索爾邦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