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寫真】彭怡平/實施民主制的四大前提?

▲盧梭提出實施民主制度所需要的四點社會條件:小國寡民、民風淳樸、高度均富與階級平等的社會、嚴拒窮奢極侈。(示意圖/ETtoday資料照)

●彭怡平 Yi-ping PONG/台大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索爾邦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電視系博士,專攻劇本、紀錄片拍攝與電影藝術的研究。通曉法、日、英、德、拉丁文。《風雅堂》藝術總監。著有十餘本攝影文學及藝術專書。多次應邀在國際舉辦個展。為文化部、國藝會、台北市文化局獎助藝術家。從事跨領域的藝術創作,兼具藝術家、攝影家、作家、策展人、紀錄片導演等多重身份。最新代表作《這才是法國》

盧梭《社會契約論》的〈論民主制〉篇中指出適合施行民主制度的幾個條件──首先,得是一個幅員很小的國家,使人民很容易集會,並使每個公民都能很容易認識所有其它的公民。其次,要有極其淳樸的民風,以免發生種種繁複的事務和棘手的爭論。然後,這個國家的人民還得擁有社會地位與財富上的高度平等,否則,權利上和權威上的平等便無法長期維持。最後,這個社會還要很少有或者根本就沒有奢侈,因為,奢侈或是財富的結果,或使得財富成為必須;它既會腐蝕窮人,同時也腐蝕富人,前者以貪婪心來腐蝕,後者以佔有欲來腐蝕;奢侈會把國家出賣給軟弱,出賣給虛榮;它會剝奪掉國家的全體公民,使他們這一些人成為那一些人的奴隸,並使他們全體都成為輿論(註一)的奴隸。

實施民主制的四個前提

當盧梭提出實施民主制度所需要的四點社會條件:小國寡民、民風淳樸、高度均富與階級平等的社會、嚴拒窮奢極侈。可說為實現民主政治的園地,提出必要的土壤。但是,這些標準,除了第一點是地理因素以外,為了達到其它三項,都非得一如寫出《論法之精神》作者孟德斯鳩書中數度談到的:「把『道德性』當作共和國最根本與最重要的原則。因為,如果沒有德性,上述這一切條件,都無法維持。」

儘管盧梭主張的民主政治是人世間最困難也最不安定的政治制度,法國人民依然義無反顧地發動革命,推翻王權,建立共和制。當共和國建立以後,雖然以自由、平等、博愛做為口號,但是,如何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人把他所欲統治的這個世界秩序建立於什麼基礎之上?卻在國民議會上吵成一團。每個人都自認為站在正義的一方,整個法國社會陷入無休無止的混亂!

以自我為中心所建立起來的普世神話

人們對於正義的理解,卻又是如此無知。正因人類如此無知,總是習慣性地以本國的習俗與個人的價值觀來評判與論斷,甚至於創造出一個以我為中心的普世皆準的神話,要求他人也一律奉行。結果總是──這自以為是的正義一方,若無視於他者,或者時代、風俗、歷史、文化、地域條件的不同,貿然施行,往往製造出更多的混亂,使得世界各地成為一個秉持著正義之名而烽火遍地的燎原之土。

法國神學家、哲學家與數學家帕斯卡曾在《論正義》這篇書信上,導引出一個結論:「大哥獲得一切。」他並以這麼一個故事來比喻敵我關係。「你不是住在水的那一邊嗎?如果你住在這一邊,我就成了殺人者,並且,用這種方式殺你就是不公正的。但是,由於你住在那一邊,所以,我殺你就是公正的,我就是英雄。」

民主共和國的條件在於人人要有德性

如此說來,沒有別的政府有如民主政府或者說民意政治那般易於發生内戰和內亂了!因為,沒有別的政府形態是那麼強烈的,又那樣傾向於不斷地改變自己的形式;也沒有任何別的政府形態需要以更大的警覺和勇氣來維持自己的形式。正是在這種體制之下,盧梭認為民主政治中的公民特別應以最大的道德勇氣和無比的耐心與恆心來武裝自己。並且,終其一生,每天都應該在自己內心深處背誦波茲南侯爵在波蘭議會上說過的這句話:「我願自由而有危險,但不願安寧而受奴役。」但盧梭也同時自問:「世上可曾存有過如此道德清高的人民?如有,那麼,他們便可以遵循民主制度來治理。」如此說來,一個十全十美的政府是絕大程度上,難以適用於人類社會的,或許,僅能存在於智者的想望或者是離我們很遙遠的那個早已不復見的上古時代。難怪春秋時代的思想家主張上古時代的法制在春秋時代並無法施行,因為,人民改變,制度也必須回應這個改變。

註一:輿論,在盧梭一七六二年寫成此書時,西方報業正值蓬勃發展。此處的輿論,指的是製造輿論的媒體。

熱門文章》

►從法蘭西走向世界的萬神殿

►從馬克宏的軍事政策談戴高樂主義的務實政治

►看更多【彭怡平】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法國寫真 彭怡平

台大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索爾邦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