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文榮/提高基本工資,台灣會不會出現「邊際勞工」?

▲臺灣提高基本工資,會不會造成經濟學家所謂的「邊際勞工」 ?(圖/記者周宸亘攝)

●鍾文榮/科普經濟學作家及資深產業分析師。經常四處臥底探究百姓生活,把枯燥的經濟分析轉成民眾能懂的文章。

行政院在8月14日正式定案,自2020年元旦起調漲基本工資,月薪從23,100元調升至23,800元,調漲700元,調幅3.03%;時薪則從150元調至158元,調幅5.33%。這時候,讀者們問我,臺灣提高基本工資,會不會造成經濟學家所謂的「邊際勞工」 (Marginal Labor)現象?

一些國家對「邊際勞工」的定義係指低技術、低學歷、身心障礙及中高齡工作者,也就是說就業競爭力比較差的勞工。但,如果更廣義的思考,邊際勞工其實會「移動」的,也就是說以資方視角而言,勞工的成本(總薪資,包含福利與保險)如果漸增到等於資方的報酬,這時候「邊際勞工」就會出現,資方聘請這些勞工會無利可圖。

八月初,我到韓國首爾一趟,說是休假,其實是趁機瞭解一下當地的經濟實況。我問導遊(是個漂亮的韓國單身女生),韓國的經濟情況如何,她直搖頭,坦言自2016年的薩德事件起,受中國大陸抵制,韓國的旅遊業一直是很冷清的,但並未表現在失業率上面。然而,逐年高升的工資(包含基本工資),讓很多小本經營的商店出現質變,業主減少聘僱員工,甚至,員工都可能是自家人充任,一些飲料店的收銀廣泛的用無人Kiosk與無現金取代,削減人力成本,成了普遍的現象(想像一下,一個觀光客無奈的拿現金在Kiosk前的局面)。

我發現,在韓國,服務業的員工很少提供消費者服務,去連鎖便利商店,店面不大,員工僅有一人,包含進貨、補貨、收銀等工作,都是一人打理(閒的時候,不是打瞌睡就是滑手機)。而韓國的失業率其實表現在大學畢業與中高齡人口,剛好是就業競爭力最弱的那一群。

▲《寄生上流》金氏一家。(圖/imdb)

這不就是韓國電影《寄生上流》(기생충)金氏一家四口的寫照?

下圖是韓國的失業率與基本工資的比較圖,從圖上來說,基本工資從2006年的時薪3,100元,漲到2018年的7,530元,2019年起更調高到8,350元,平均成長率約8%,這時候看臺灣的基本工資成長率,真的是好羨慕!

經濟學有一說法,基本工資調漲會引發失業率攀升,其理由為老闆是計較的,如果一個勞工的生產效率趕不上工資的成長,或者勞工的生產價值低於薪資,很簡單,就是請他們走路,接下來就是失業率攀升。

但是從下圖觀察,韓國的失業率基本上都在4%以下,如何看出來失業率和基本工資有所關連呢?坦白說,還真看不出來,只有在2013年到2018年之間兩者是同向,而全期 (2000年到2018年)的相關係數0.57。從統計上來說,的確有顯著的正相關,但無法證明這兩者之間有因果關係。

▼韓國的失業率與基本工資的比較圖。(圖/作者鍾文榮提供)

下圖是從韓國國家統計廳 (KOSIS)公布的資料,自2000年起,中高齡的失業人口是亦步亦趨的成長,到最近兩年,這兩種類型的失業人口數已經相近,而20-29歲失業人口在2014年起大幅度的攀升,點出了《寄生上流》這部片中金基宇(長子)重考四年(韓國的考試村現象很嚴重),只為了進一流名校,畢業後好進大財閥的現象。基本工資的成長是否推升了「邊際勞工」的失業?數字上無法有直觀的因果推論,但親自到韓國一趟,在當地人的解說之下,我認為這必然有因果關係。

▼韓國不同年齡失業人口數。(圖/作者鍾文榮提供)

回頭過來論臺灣的基本工資調漲,會不會造成「邊際勞工」?我認為還不會出現,至少不會大規模出現。因為臺灣的基本工資調漲不像韓國一樣,調幅甚至高達16.4%,一下子就有可能把更低階的勞工「擠出」就業市場。

但話說回來,薪資是勞力的需求與供給所決定的,不靠產業結構改變推升薪資,單靠提高基本工資是無法達目的的。當然,提高基本工資絕對會改變業主的成本結構(很多是零售餐飲業),成本最終又反應在售價與物價上,而政府單純的想用成本推升薪資成長,這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來去之間,只有實質薪資還是繼續「倒退嚕」,「邊際勞工」早晚會出現!

熱門推薦》

►WTF!鬼月普渡消費愈旺,代表經濟越差?

►智慧餐廳真的智慧了嗎?

►看更多【鍾文榮】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鍾文榮專欄 鍾文榮

科普經濟學作家及資深產業分析師。經常四處臥底探究..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