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安/九鵬基地飛彈射擊 以演訓回應對岸?

▲鷹式飛彈射擊時所發射的火焰甚為壯觀。(圖/DIIC) 

●尤里安/現任軍事戰略評論員,淡江戰研所畢業。

7月底,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中訓次室次長李兆明中將表示,7月29到30日於九鵬基地進行的精準彈藥射擊,將試射12類共117枚精準彈藥。總數較去年略增,後續報導顯示,本次命中率高達98.1%。

例行演訓與媒體需求

依照先前媒體報導,本次射擊通告為實彈射擊,且彈道無限高,範圍延伸250公里海域而引起外界猜測。事實上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中已經給出明確答案:國防部循例在年底都會針對次年的重要演訓,發佈訓練計劃給各個軍種、指揮部作為訓練依據,而每年第3季(7月至9月)在九鵬基地實施飛彈射擊。

之所以會引起媒體大幅報導在於無限彈道無限高這段話,後續在國防部發佈新聞後媒體又追問2枚空射魚叉飛彈命中中字級登陸艦(LST216、LST230),後續國防部也以此為例行性訓練,並無獨特性回應。

從這些公開訊息我們大約可以整理出台灣精準射擊的概要:每年於第3季實施、彈藥不是精準彈藥就是飛彈,第三是數量可能超過100枚,當然地點一定在九鵬。8月3日後,軍媒隨即提供圖文、影片給其他媒體運用。

事實上國軍各作戰區,軍兵科與各單位都會依照訓練流路進行訓練,小型輕兵器會找個靶場讓官士兵進行實彈射擊,後續比較專業的兵科,以陸軍來說例如砲兵或是裝甲兵,也會前往到「北測」與「南測」進訓,最終會到保力山三軍聯訓基地受訓。海、空軍精準彈藥訓練呢?九鵬基地舉行,外界一般以台灣神密的51區來形容九鵬基地。

▲天弓三型飛彈發射瞬間,為台灣自製防空飛彈,擔任中高空防務。(圖/MNA) 

由於地理位置等因素,因此飛彈射擊方向不能往北也不能向西,東南方是個好選擇,台東地區人口密集度較西岸少,九鵬基地似乎也成為唯一選擇。雖然目前許多武器系統都可以運用模擬器來替代,但許多武器是模擬器無法替代的,必須讓部隊實際操作與磨練。

這種無法替代的狀況例如:在戰車砲塔內砲手拿到模擬射擊的滿分,很可能在實際上場後被砲彈擊發後的硝煙味嗆到而使戰力低落;多人操作載台的海軍各系統,除了個別系統操作人員需熟練外,還需要進行各系統人員間的組合訓練。多艘艦艇如何協同一致,也是模擬器無法模擬的。

另一方面,雖然這117枚各式精準彈藥看似眾多,但實際上能夠按發射鈕發射的軍官人數並不多,就常理來看應當是安排最多的受訓人數進訓才算常態,惟許多單位的軍官,很可能在其服役的職業生涯中都不曾實際發射過武器,這是實彈射擊演訓時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面向。

中國軍事演習與軍方回應

7月底稍早,中國發表題《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一天後美國海軍派遣1艘軍艦穿越台灣海峽因應,中國又透過浙江與廣東海事部門發表消息,指出中國解放軍將於舟山群島與東山島舉行軍事活動,兩地時間分別從7月28日到8月1日以及7月29日到8月2日;兩處地點分別距離台灣本島以北400多公里、以及金門西南55公里。

消息一出後,許多軍事評論立即指出,東山島海域演習是多兵種聯合演習,而同時在南北兩個方向演習,也很可能是驗證中國軍隊同時打贏兩場戰爭的能力,這些評論也頗獲外界重視。

但另外一種評論則指出,因為地理區域因素與中國用地需求增加的狀況下,中國也只能在東山島以及舟山群島演訓,外界實在不必過於揣測。況且軍隊承平時期就有演訓,春秋氣候多變、隆冬時節均不宜演訓,夏季似乎是唯一演訓的季節。

▲陸基麻雀飛彈於九鵬基地試射情況,此飛彈為陸軍野戰防空的中堅。(圖/MNA) 

雖然兩岸同時於夏季演訓很可能是一個巧合與必然,但是戰史上也不乏藉由演習進而轉成攻擊的案例,雖然在現代戰場下,雙方情、監、偵等系統發達,雙方集結大軍發動奇襲的機會大為減少,但是軍方依舊不得不防。

九鵬基地年度精準射擊碰到中國軍方大演訓,這難免會引人遐想,當然電子媒體也刻意的將兩起事件擺在一起看,硬把年度訓練描繪成對中國兩個戰區演訓的反擊。國防部近幾年在經歷過許多媒體公關事件後,對此事也很聰明的回應:軍方只說明射擊的種類、成績與數量,至於電子媒體與名嘴如何各自表述,則不歸國防部業管。

熱門推薦》

►台北航太展何去何從?一探背後真相

►無人機貴不貴?非量產武器系統的昂貴

►看更多【尤里安】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全球防衛雜誌》。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