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依/國民黨又在喊團結,有效嗎?

▲團結沒有錯,但對國民黨而言,卻非常困難。(圖/記者李毓康攝)

● 白依/獨立評論人

總統選擧候選人連署申請,13日開始,17日截止;國民黨怕同志申請破壞團結,而大喊團結。團結沒有錯,但對國民黨而言,卻非常困難。黨中央若「子率以正,孰敢不正」喊團結才有正當性,但若是上樑不正,就不能責怪下樑已歪?

國民黨不團結是有歷史的,國共戰爭時,擁有四百多萬美式裝備的國軍,卻不敵小米加步槍的八路,原因就是不團結,能躲過與共軍正面作戰就躲,能拖延支援友軍就拖,結果共軍圍點打援、各個擊破。到了台灣,痛定思痛,徹底改造,因兩岸無大戰,難以看出成效。但與民進黨的選戰,卻屢屢出現因不團結,而讓民進黨漁翁得利之事。

違紀參選者只是破壞團結的果,真正破壞團結的因呢?恐怕是黨中央要捫心自問,是否犯了下面三大錯誤:

一、屈就現實而無是非

國共戰爭期間,聽話應戰的將領,打死了,得個勳章;打敗了,落個窩囊。躲而不戰、拖而不援的將領本應嚴懲,卻因仍擁有重兵,中央屈於現實,以「待罪立功」敷衍了事,於是各將領都明白了「只有現實,沒有是非」,保存實力才是生存之道。

三十多年前,我以省黨部文宣委員身份,輔選某縣長連任,我認真奮戰,縣長心腹視我為自己人。四年後,縣長任滿想提名自己親信,卻因資歷太差,黨部另提他人,縣長答應全力輔選,我也再度奉命輔選,縣長心腹偷偷告訴我別認真,讓同志落選,因為縣長既無高學歷,也無好背景,將來要往省往中央發展,必須以地方實力為後盾,如果讓提名同志上,地方派系都會向他靠攏,縣長就空了,所以……我聞之駭然。果然提名者落選後,老縣長仍為黨在該縣大老,從省到中央,一路上升,但黨的力量則一路下滑。

請問:韓國瑜8號在新北市造勢,侯友宜身為地主卻不到場,國民黨敢開鍘處分嗎?只會屈就現實,不了了之;沒有是非的黨,有實力的同志,誰會甩你?

▲筆者質疑韓國瑜在新北造勢,侯友宜身為地主卻不到場,國民黨敢開鍘處分嗎?(圖/翻攝新北市政府)

二、懷有私心而無公平

老蔣從剿共、抗戰到國共硬戰,有沒有「護自己嫡系,耗他人實力」的私心?讓歷史去判斷。但蔣經國卻絶無私心,請問他的兒子在他生前,誰當過中央委員,更別説中常委了。

1994台北市長選擧,2000年總統選擧,如果黨中央公正無私,順從民意,是否應該提名趙少康、宋楚瑜?卻因私心或私怨,提了得票第三的人,所以破壞團結,表面是違紀參選者,實際卻是私心為重,提名不公的黨中央。而2000年,宋楚瑜民調第一,黨中央卻可以做假民調,成就了陳水扁,寜可給敵人也要做掉自己同志,私心變黑心的黨,有什麼臉喊團結?

三、手段狡詐而無正義

如果黨中央以狡詐手段,為能達自己目的的人佈局,讓其他參選者陷入局中而得逞,再叫大家「以大義為重、顧全大局」,會讓人心服嗎?如果被佈局提名的人已無勝算,更因連連犯錯,明顯不能勝任;他人可以勝出,更能勝任,那麽,什麼叫大義?服從不正義的狡詐佈局,未必就是大義,而真正顧全大局者,不能坐視狡詐佈局者得逞,更不能放棄一絲可勝之機會。

國民黨此次初選,怪象連連、充滿狡詐;不報名的人,可以考試;無黨員資格的人,可以揺身一變成了榮譽黨員。而決定方式也通過了又改變,參選者意見,一概不聽;背後的算計與詭計,人家看不出來嗎?所以王金平不願掉下「陷阱」,而退出初選,郭台銘不願對「詐賭」服輸。當初喊「非韓不投」的人,有什麼資格説:別人要參選就是破壞團結?人家不可以「非郭不投」或「唯韓不投」嗎?

▲今天國民黨提名人,估且不論是否會再犯錯,或有致命把柄,光就民調已從「黃金交叉」下跌,就得注意。(圖/記者李毓康攝)

今天若不團結敗給小英是痛,但是不讓黨中央對同志現實、自私、狡詐的行為徹底覺悟,則是國民黨永遠無救的痛。今天國民黨提名人,估且不論是否會再犯錯,或有致命把柄,光就民調已從「黃金交叉」下跌,就得注意:台灣選擧史上,黃金交叉下跌者,除了陳水扁靠總統特權及「兩顆子彈」翻身外,無一人能勝之事實。

藍營支持者不希望「換柱事件」重演,我們希望韓國瑜及韓陣營別再犯錯,但是否也應該考慮,在將來提名者確定已無勝算時,預先留個有望勝選,更能勝任的活棋、備胎,才是真正的大智、大義。

熱門文章》

►沉「瑜」落燕「吳」奈何?

►換瑜之亂?百年老黨還真是被嚇大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