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凱/搶救「低薪」必須釜底抽薪

 

▲大力提升對勞動的需求,最有利於提高薪資;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充分發揮台灣既有的優勢。(圖/記者屠惠剛攝)

馬凱/社會企業公約基金會創辦人,經濟評論家,《經濟日報》前總主筆,中華經濟研究院前研究員。

去年薪資倒退回17年前,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專家學者紛紛提出種種解決之道,但這類多揚湯止沸、頭痛醫頭的表面工夫,觸不到造成問題的根源,因而即使大費周章、付出高昂的成本,治絲愈棼,絲毫於事無補。 因此我們必須首先釐清問題的真相,進而揭出其所以致之的根本原因,然後方能籌謀具體的解決辦法。

台灣薪資之所以倒退如許多年,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薪酬的內涵已與過去大有不同。在這17年間,由於勞工團體的政治遊說産生巨大功效,工時不斷縮短,勞工的工作條件及福利不斷提升,同樣的名目薪資已與以往不可同日而語。因此,要做時間序列的比較,就必須將這些非薪資的部分再折算成相同的標準,然後判斷其相對高下及變動情況。在未做此調整之前,我們可以確定的是,薪資必定不是倒退17年,到底是多少年,或者甚至是否倒退,都有待斟酌。同樣的,計算薪資所得占GDP的比重,近年來僅達44%,較1990年之51.04%為低,也有類似的問題。至於薪資成長幅度低於經濟成長率,至少部分來自相同原因。在此問題未獲澄清之前,這些聳人的說法,其立足點均大可質疑。

另一個思考的角度是,與他國相較,抱怨台灣薪資偏低。上述因素也適用於此;如果除了名目薪資之外的其他勞動條件亦有甚大差異,比較的結果當然也不足為憑。但更重要的考量是,各國相對物價差別甚大,只看以美元計算的名目薪資,其實並無意義。因而從事國與國之間的比較,更受到重視的,乃是以PPP(真實購買力)呈現的真實薪資水準。根據lMF所公佈的統計,近年來,台灣的每人所得高居英、法、日、韓等國之上。與此密切相關的真實薪資,亦有類似情況:手邊的2014年統計,台灣高於香港而與南韓不相上下;但若同樣調整非薪資報酬之後,可能會更有利。

▲去年5月,行政院召開「我國薪資現況、低薪研究及其對策記者會」。左四為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圖/記者屠惠剛攝)

充分考量這兩個因素之後,台灣的薪資仍然偏低、或者應該更高的條件,才真正值得深入探討。一個國家的薪資水準偏低,要追究原因,必定要從供給與需求這兩面著手。在需求面,近20年來,台灣出現了一些政策上的偏差,抑低了平均薪資。最重要的一項,就是政府顯著地偏愛所謂的高科技產業,而給予十分優厚的租稅及政策優惠;大多數傳統產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則相對受到懲罰。

由於前者以資本與技術密集度較高者為主,而後者則泰半屬高勞動密集者;因此這兩類企業的發展就前者過度而後者則不足。二者性質的差異,就決定了對勞動力的需求高低。在一定的資源限制之下,對勞動的總需求即會因此政策的嚴重偏好而大為降低,從而壓低了薪資水準。尤其當技術人力,不論是高階的技術人才,還是中低階的技術人員,因種種因素而數量受限時,平均薪資水準更受到其他人員的拖累而更往下降。

同時,大量的中小企業,尤其是服務業廠商,資本與技術投入因力有未逮而相形見絀,從業人員的生產力也就相對偏低,所能獲取的薪酬自亦無法提高。因而對一般並不具備特別技能的勞動者的需求乃大受壓抑,這對平均薪資水準產生嚴重的負面影響。

▲大量的中小企業,尤其是服務業廠商,資本與技術投入因力有未逮而相形見絀,從業人員的生產力也就相對偏低,所能獲取的薪酬自亦無法提高。(圖/記者張一中攝)

再就供給面而言,行之30多年的教育改革,一面廣設大學,一面將許多為企業培養大量學以致用的技術人力的技職專校改制。使得眼高手低、不屑降尊紓貴投入三K職場的大學生急遽擴增;而原本即被視為次佳選擇的眾多技職學校更加乏人問津。於是儘管由於技術人力日漸短缺而使其薪資快速攀高,但所占比例則大幅萎縮;而數量遠高的大學生紛紛投入薪酬偏低的工作,就嚴重拖累了平均薪資水準。

綜上所述,要搶救低薪,做些表面工作,只是揚湯止沸,起不了根本作用。真正的治本之道,就是要釜底抽薪,針對需求與供給這兩面,直接去除抑低薪資的因素進而極力補強,化阻力為助力,方能扭轉頹勢。

大力提升對勞動的需求,最有利於提高薪資;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充分發揮台灣既有的優勢,進而創造出更大的競爭優勢,使百業蓬勃發展.經濟蒸蒸日上;尤其是掌握全球經濟未來走向,為即將成為主導力量的Al、5G、互聯網等新興產業預為綢繆;則薪資水準如日東昇,不可限量。

與此同時,一切經濟政策都應以促進就業優先;過去種種扭曲產業結構、大力摧殘就業需求的偏差,都要儘速改正,甚至在一段時間之內,不妨矯枉過正,以迅速恢復平衡。對於最有助於增加就業需求的傳統產業及中小企業,尤應早日給予公平機會。不過,許多處於邊緣狀態競爭力偏低因而付不出高薪資的業者,必須有效加以輔導,使能與時俱進獲利及員工薪酬都能同步提高。

▲由於技術人力日漸短缺而使其薪資快速攀高,但所占比例則大幅萎縮;而數量遠高的大學生紛紛投入薪酬偏低的工作,就嚴重拖累了平均薪資水準。(圖/北科大提供)

供給面的首要之務,就是立刻著手改正教改所造成的嚴重偏失。目前深受少子化衝擊而致招生困難、教育品質低落乃至已奄奄一息的一般大學及科大,應採取幾個措施補救:第一,建立嚴謹而公正的評估機制,一方面將績效落後的學校逐步淘汰,一方面則獎優懲劣,鞭策所餘學校力爭上游,為企業與整個社會培養優質人才。

如此,技職體系所面臨的致命壓力乃可略獲喘息空間。但此猶有不足,必須以更具體的手段大幅提升對技職教育的青睞。一個簡單而又能立竿見影的辦法,就是馬上從向來以優異的技職教育傲人的德國、瑞士等,引進具標竿作用的若干技職學校,全盤照搬其師資、課程、教學方式,在國內造成轟動吸引各方精英踴躍投入,並且成為所有企業爭相求取的人才。技職教育的形象即可一舉翻轉。

與此可一時並舉的,是從美歐等一流世界名校,爭取來台設立分校,同樣,要求原汁原味,不做任何畫蛇添足的蠢事,亦可令封閉久矣的大學感受強大壓力而被迫見賢思齊。則一方面可以極大程度提升教育素質、爲社會培養更高明的人才;另一方面也能讓優秀的年輕學子有所選擇不必離鄉背井楚才晉用。

當形形色色各類人才比比皆是,充分滿足社會的需求,而其高素質與技術含量令生産力大為提升,薪資水準自亦隨之大幅升高。而且這更代表整體社會成員的褔祉與滿意度水漲船高,其意義已遠超過區區薪資水準的高低。

熱門點閱》

►對治「高房價」的致命武器

►零到六歲的孩子 國家養?

►看更多【馬凱】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馬凱專欄 馬凱

社會企業公約基金會創辦人,經濟評論家,《經濟日報..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