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竣民/兩岸「神風彈藥」系出同門?

▲台灣中科院自力研發的「劍翔」反輻射無人機。(攝影/黃竣民)

▲▼雲論主筆黃竣民。(圖/黃竣民提供)●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日前因為沙烏地阿拉伯東部油田遭受無人機攻擊,迫使煉油廠爆炸而暫停石油生產的作業,讓沙國每日原油產量減少570萬桶,比例約佔總產量的一半,佔全球日產量約6%,國際油價瞬間大漲,對整體民生經濟造成不小衝擊,再度讓世人注意起無人機,而這種屬於「不對稱」作戰的武器也立即引發多國關注。

▲冷戰期間,西德便已研製DAR無人機,後來成為以色列「哈比」反輻射無人機的雛形。(攝影/黃竣民)

儘管軍用無人機種類繁多,除了一般攜帶攻擊性武器的大型無人機,因為長期以來被美軍大量投入在反恐作戰擊殺重要人物,已受到各國的關注外,還有當前發展也備受爭議的「自殺型無人機」;亦稱「遊蕩彈藥」(loitering munition)或是「神風無人機」(kamikaze drone)算是後起之秀,也讓許多國家開始對於這樣的武器產生興趣,而台灣也正式擠入這個少數能夠研製這種反輻射武器的行列中;就國防委員對外公布的「劍翔」攻擊無人機的預算,目前已經進入量產階段,在5年內要投入800億,預計生產104架。

▲以色列的哈比無人機,仍是目前國際上使用最普遍的反輻射無人機種。(圖/ Jastrow提供)

與先前得由戰機攜帶的「高速反輻射飛彈」(High-speed anti-Radiation Missile, HARM)去攻擊敵軍雷達陣地的作法不同,「遊蕩彈藥」的發展起源,早在1980年代後半段便已經有了雛形,不過同樣是為了執行「制壓敵軍防空」(Suppression of Enemy Air Defenses, SEAD)為目的,也就是為了對付地對空飛彈(SAM)。早從1990年代開始,德國的「多尼爾」(Dornier)公司便致力於開發出專門用來壓制和打擊敵人的防空系統的無人機,而這款「DAR」(Drohne-Anti-Radar)無人機的產品,能從車輛的集裝箱內發射,遵循「射後不理」的原則,搜索敵方雷達信號發射源的位置後,直接以自殺式的方式逕行攻擊,因此對於仰賴雷達的防空飛彈系統而言,其產生的威脅性相當大,迫使地面的飛彈部隊得有預備陣地或將雷達的開機時段做調整,以免遭受攻擊。

▲以色列「哈比」反輻射無人機的升級版「哈洛普」,在外觀的氣動力設計上已改為鴨嘴式的機頭,並在其下增設光電儀器,其機動性與對雷達搜索探測的能力更強大。(攝影/黃竣民)

後來以色列從西德取得相關的技術研發,進而推出了「哈比」無人機(看那DAR無人機的相關性能諸元,就知道「哈比」無人機根本是系出同源),讓運用技術更上一層樓,不僅射後不理,也是全天候、自動操控、具有高精準度的擊殺能力,而成為全球聞名的攻擊性無人飛行載具;也是銷售最普遍的產品,使用國家包括:中國、印度、土耳其、韓國。該產品經過不斷地性能提升,目前被稱為「哈比Ⅱ」的「哈洛普」(Harop)無人機,使用反雷達導航系統行完全自動控制,也可以採用人工智慧的模式,如果沒有發現所要擊殺的目標,無人機將自主返回並降落基地以重複使用,讓以色列在這一個領域還能繼續保有相關的優勢。

▲中國的ASN-301型無人機於2017年閱兵時首次公開亮相。(圖/中國軍網)

而中國早在1994年便已從以色列購入100餘架「哈比」無人機(採購金額約5,500萬美元),當時曾經讓台灣軍方嚇出一身冷汗許久,迫使國軍使用雷達裝備的單位都得想出應變之道,來防範這一款令人頭疼的「無人自殺炸彈」攻擊。因為「哈比」自殺無人機與高速反輻射飛彈的最大不同點,在於「哈比」接近的速度、射程和方向都不太容易偵測,使其更具備使用彈性以及威脅性,這種特點讓一般傳統的反制措施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到了2004年初,中國欲將該批「哈比」無人機送回以色列維修升級,卻遭受到美國的強力阻擾,此事件還演變成後來以色列與中國關係的低潮,不過中國也運用逆向工程抑或是取得以色列的協助,進而成功地仿製出ASN-301型反輻射無人機,正式擠入世界上能研製這類裝備國家的行列。

▲對於「神風彈藥」而言,各種防空雷達可是頭號同歸於盡的高價值目標。(攝影/黃竣民)

中國的ASN-301型反輻射無人機,在2017年解放軍慶祝建軍90周年的大閱兵活動中首次亮相,機長2.5公尺,翼展2.2公尺,全重200公斤,最大飛行速度220公里/時,續航時間4小時,

作戰半徑可達280公里,可探測2-16GHz 的雷達波段,對雷達信號的搜索探測範圍達25公里,不僅外型與綜合性能幾乎都像是以色列「哈比」無人機的翻版。無獨有偶,台灣在當年的航太展也展出類似的模型,到了今年台北航太展中所展示的「劍翔」攻擊無人機,幾乎在外型與性能上都差不多,一時之間陷入兩岸仿製軍品鬧雙胞的笑話!不免令人揣測是否以色列搞兩頭賺的行為模式?

▲2019台北航太展中,展出俗稱「賽鴿車」的集裝箱無人機發射裝置。(攝影/黃竣民)

以國防委員對外公布的「劍翔」攻擊無人機為例,要在5年內投入800億,量產104架,但礙於列在機密預算,外界還是看看熱鬧就好。不過這價錢在現貨市場上可是翻了好幾番,因為1枚高速反輻射飛彈的單價約為50萬美元、「哈比Ⅰ」無人機的單價約250萬美金、中國製造的ASN-301型無人機約30萬美金,而台灣的「劍翔」攻擊無人機要價可比「哈比」無人機貴上好幾倍,箇中疑慮只能留給國人去想像!至於「劍翔」無人機是否成為中國部署S-400型飛彈的剋星,其實也還言之過早,不需要去對這款產品過早吹捧!

▲中國已成為軍用無人機的輸出大國,其中又以具備「察打一體」功能的「翼龍Ⅰ」型無人機,創下的出口成績不惡。(攝影/黃竣民)

不可諱言,台灣在發展無人機的過程確實步履蹣跚,經過一個世代的研發成果,只能說在科技研發、人員訓練、準則建立、戰術運用…等多種面向還有很多可以成長的空間,但是如果單靠展場所展出的一些模型,媒體就能夠把武器性能講得天花亂墜,恐怕也不是個正常發展的現象。反觀對岸在這一方面幾乎是百家爭鳴,研製成果也令美國不得不嚴正看待,相信在幾天過後的中國「10.1」國慶閱兵上,又可以瞧見多種不同款式的無人機展出,屆時再和世界各國的軍事專家們拭目以待,或許未來還有更多裝備會鬧雙胞!

熱門推薦》

►「雲豹M2迫砲車」會是神兵利器?還是虛晃一招?

►台灣野戰防空 終有機會補破網

►看更多【黃竣民】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

「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