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看經濟】林忠正/美中談判的「深水區」是意識形態的戰爭

▲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接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林忠正/經濟學博士,曾任立委、金管會委員、民進黨副秘書長、中研院研究員、台大教授。

2018年3月22日美中貿易戰開打,雙方雖然都擺出劍拔弩張的仗陣,在關稅上持續加碼力道,但也是邊打邊談。美方藉此機會,不斷擴大戰線,制裁中國關鍵科技企業的名單也不斷拉長。直到今年10月11日,美中在華盛頓進行了第13輪的貿易談判結束後,美總統川普終於宣布,將於11月中旬在智利的APEC峰會與習近平會面簽訂「第一階段協議」。

美中雙方宣布達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定

中方將購買約400億至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並解決知識產權、金融服務方面的問題,交換美國停止對2500億中方產品從25%調升至30%的關稅計劃。

不過,美方代表仍然宣稱在12月15日前若未達成雙方最終貿易協議,美國將對1560億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關稅。美中第二階段貿易協議將涵蓋強制技術轉讓、產業補貼、非金融服務⋯等結構性問題,主要是針對中國政府為保護國內市場或扶植愛國企業所建立的法令體系和各種公開、不公開的行政措施,造成外國廠商和產品進入中國市場的巨大障礙,以及外資廠商在中國境內長期處於競爭劣勢的不公平環境、等等相關問題。換句話說,第二階段就是渉及雙方意識形態戰爭的深水區,絕不像第一階段的商品貿易買賣協議那麼簡單。

▲中共自建黨以來就是馬列主義的奉行者,所以中共堅信經濟結構決定了上層政治的權力結構。(圖/記者曾俊豪攝)

中共的作為一定要合乎馬列主義和毛、鄧、習的思想指導

由於中共一向擅長於談談打打,許多專家都認為這是一場難打的硬仗,貿易緊張局勢也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再次升級,因為結構性的貿易談判將弱化中共政權對於國內各種經濟資源的宰制地位,而危及中共一黨專政和精英統治的關鍵。因為中共自建黨以來就是馬列主義的奉行者,所以中共堅信經濟結構決定了上層政治的權力結構。

毛澤東更是列寧革命論的粉絲,所以才會主張「槍桿子出政權」的硬道理,中共奪取政權的目的就是要掌控所有的經濟資源,這樣才能確保中共的永世統治。中共若逐漸失去對經濟資源的主宰地位,民間力量將不斷壯大,而且解放軍做為中共專政的黨衞軍地位也會逐漸失去正當性。所以,中共寧可答應買進更多的美國農、工、和金融産品,也不可能同意國內的經濟結構變成了一個自由開放的競爭市場,因為共產黨會喪失經濟資源分配的絕對權力,就等於失去了共產黨菁英絕對的統治地位。對於一個專制政權而言,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經濟衰退和人民受苦都能接受,就是不能危及絕對的統治地位。

習近平思想就是馬列和毛、鄧思想的進階版

從1978年鄧小平採取了改革開放政策以來,四十年來中國在生產和市場化方面的確是有了豐碩的成就,但是改革開放的結果卻不如西方國方的預期,中國並没有逐漸發展出自由民主的政治體制。

中共目前高舉著習近平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説穿了就是保留有限的市場機制,但引進了資本主義的資本操作方法:對內以少量的黨國資本和政治力量,接管國內所有重要民營企業,所以有「國進民退」的結果;對外則透過海外投資,企圖以國、民企業為名投資歐美重要廠商,也是以少數資本加上開放國內市場的誘因,併購或控制外國的重要廠商。

其實這就是馬列主義輸出革命赤化世界的進階版,也就是中國利用低價出口賺的大批外滙,向外投資,控制全球重要產業和自然資源,最終目的就是將習進平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推廣到全世界,讓中國可以稱覇全球。這樣的政策一則是合乎中共一黨專政和精英統治的最高原則;二則是符合了共產黨最終赤化世界的階段性工作;最後則是滿足了習近平追求漢唐盛世的「中國夢」。

▲中共目前高舉著習近平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説穿了就是保留有限的市場機制,但引進了資本主義的資本操作方法。(圖/CCTV)

習近平「中國夢」的新型帝國主義正在成形

中國在習近平的「中國夢」指導思想之下,逐步走向新納粹的帝國主義。中共積極地以大量的補貼、低利貸款、減免稅、免費土地、強迫技術移轉、封鎖網路、放縱智慧財產權的顠竊行為、以及種種行政岐視等的國家手段,保護國企並控制關鍵的民營廠商,製造不公平的競爭手段,掠奪國內、外市場以及西方的科技。中國更常動用軍武力量和龐大的市場胃納量作為靠山,霸凌外國的企業和政府。簡單的說,「想賺中國錢,就要下跪」。這種實例多到不勝枚舉!

這些年中共在國內、外強力的政經操作,加上在國際間到處展示軍事肌肉,迫使外國政府和企業像台商一樣叩頭求財。最近除了極力壓縮台灣的外交空間,更在香港「抗爭運動」中以高壓手段,拒絕港人對於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等普世價值的要求,不只激起了美國、英國和一些國家的反中情緒,也在民主國家裏產生了嚴重的威脅感。美國川普總統言行爭議雖多,但是他對中的強硬政策卻是美國兩黨和多數民眾的共同意志。

習近平該怎麼辨呢?

川普要求中國改變經濟的結構問題,其實就是要求中共推動自由和公平競爭的市場政策;這簡直就是要逐步閹割中共政權。但是,美國又是中國最重要的出口市場,一年半的美中貿易戰使中國經濟成長率已經跌到改革開放以來的最低點,而且還不斷向下行。顯然中國國內的需求,包括交通建設和房地產市場,都沒辦法取代產品出口美國的地位。

如果全盤接受川普要求,進行經濟的結構性改革,習進平對紅色貴族和官僚體系損失的利益,要如何交代?恐怕會面臨立即下台的慘況;如果全盤拒絕美方的要求,貿易戰勢必擴大和升高,中國經濟會更慘,房地產會再大跌,資金加速外逃,習近平的統治地位也保不了多久。

▲美中第二階貿易協議的談判一定很難一次就全盤達陣,這也是許多中國問題專家的疑慮,而擔心雙方不合而再次升高貿易戰。圖為今年G20前的川習會。(圖/路透)

中共勢必拖緩經濟結構改革的要求

習近平在這兩難的局勢中,一定會同意購買更多的美國產品,縮小美方的貿易逆差;特別是中國也需要的大量的大豆和豬肉等農產品,以滿足民生的需求,又不會危及中共政治上的專制地位。所以,第一階段的協議不是雙方真正的重點。

第二階段則是涉及共產黨政權存亡的深水區。對中共而言,能騙就騙;今年五月間雙方其實已經達成大體的協議內容,只是中共不願立法執行,因為立了法,改革就一翻兩瞪眼了,既不能騙,也不能拖。未來習近平若被美方逼得一定要進行结構性的改革,最好也要像切香腸一樣,要慢慢切而且也要越薄越好。方法就是將結構性改革切成各種細節的談判議題,和美國慢慢磨,慢慢騙,用盡方法拉慢改革的步調,等待時局的變化,説不定還有翻盤的機會。這種談判方式,對習近平而言,應該是不得已之下的最佳策略,因為衝擊最小。

所以,美中第二階貿易協議的談判一定很難一次就全盤達陣,這也是許多中國問題專家的疑慮,而擔心雙方不合而再次升高貿易戰。但是,如果雙方若能同意中國經濟結構的改革方向和時程,改革的細節則留待日後定期再議。美方則對中國保留機動的關稅制度,依中方改革的進度做出適度的調整。這樣的做法應該是在今年底前達成重點協議,降低雙方貿易衝突的最好方式;否則,美中貿易戰勢必持續升温,甚至引發美中雙方全面性的衝突。我們期待中國進行結構性的改革,成為尊重市場制度的正常國家,並不希望美中貿易戰的結果反而帶給我們巨大的災難!

熱門文章》

►台灣經濟低成長率 怪罪藍綠惡鬥?

►全黨鬼打牆 厲害了國民黨

►看更多【林忠正】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林忠正專欄 林忠正

經濟學博士,曾任立委、金管會委員、民進黨副秘書長..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