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選戰】張誠/潛艦國造是假議題?

●張誠/前雄三飛彈總工程師,現任中央大學企管系兼任助理教授、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副理事長、國會政黨聯盟發言人。

蔡總統臉書發文表示:「潛艦國造是進行式,希望要選總統的人,不應該諷刺潛艦國造,打擊國軍官兵與國防產業的士氣」韓國瑜有反對潛艦國造嗎?韓國瑜所說的「毒蝦戰術」可行嗎?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11月9日到基隆傾聽在地青年心聲,國民黨基隆市立委參選人宋瑋莉說「潛艦國造是假議題」,韓國瑜聽聞後表示,對台灣潛艦國造的能力抱持懷疑,百分百自製的難度非常高。韓國瑜並沒有諷刺潛艦國造,韓國瑜質疑的是中華民國潛艦國造的能力,韓國瑜認為「應根據國防需求、自身能力,通盤考量需要什麼樣武器裝備,不能現在就談要建航空母艦、要登陸月球,要看我們國家的能力到哪裡,我們的國防需求是甚麼,找個平衡點」。

談到國防需求,韓國瑜表示:「國防要AI自動化、小型、有嚇阻且靈活,像毒蝦一樣,任何敵人攻打我,都會受到某種程度的報復」。先談「毒蝦戰術」。「毒蝦戰術」(poisonous shrimp)源自於新加坡建國之初,總理李光耀認為這個世界就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因此新加坡在國防上必須成為有毒的蝦。縱使他國有能力吃掉新加坡,也會中毒受到重傷,是一種玉石俱焚的概念。

 

▲談到國防需求,韓國瑜表示:「國防要AI自動化、小型、有嚇阻且靈活,像毒蝦一樣,任何敵人攻打我,都會受到某種程度的報復」。(圖/記者張榮恩攝) 

從韓國瑜提出「毒蝦戰術」的觀點來看,筆者就不得不稱讚韓國瑜,韓國瑜雖然當過軍官,應該是在尉官階段就已經退伍了,尉官要專精的是戰術、戰法,像「毒蝦戰術」這種屬於戰術、戰略層級的概念,是校官、將官的專業,不是尉官專精的範圍,韓國瑜提到「毒蝦戰術」時是很自然地脫口而出,而韓國瑜提到「任何敵人攻打我,都會受到某種程度的報復」,這是軍事上「戰略嚇阻」的定義,表示韓國瑜對戰術、戰略是有涉略,不是渾然不知的。

這次新聞事件有個案外案,馬英九總統說:「潛艦國造在我任內就有規畫」,媒體竟解讀成馬英九總統打臉韓國瑜,叫韓國瑜不要質疑台灣是否有潛艦國造的能力。然而,馬總統要表達的是,潛艦國造的「海昌計畫」是馬總統任內啟動的,不是民進黨政府才開始的。事實上,1995年潛艦國造的預算在立法院過關,所以,1996年民進黨政府才能宣布潛艦國造啟動,在1995年立法院通過預算前,海軍、國防部要做非常多的需求分析、作戰模擬、預算規劃才能建案成功,這就是馬英九總統所說的「我任內就有規畫」,民進黨政府收果子卻不拜樹頭,忘記因為有前人種樹後人才能乘涼的道理。

 

▲中科院仿以色列毒蜂級飛彈快艇(Dvora)的設計,由中國造船公司(現名台灣國際造船公司)建造的飛彈快艇 。(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在建立國軍水下打擊能力方面,呼應韓國瑜提出的「國防要AI自動化、小型、有嚇阻且靈活」,2018年02月12日筆者曾在雲論發表「著力小型潛艇研製 潛艦國造將不是夢」。筆者建議潛艦國造可先從600噸級小型潛艦做起,小型潛艦一樣能發射魚叉飛彈、發射魚雷,從事水下作戰。20艘「AI自動化、小型」600噸級小型潛艦「靈活且有軍事嚇阻功能」。

第一艘600噸級小型潛艦驗證成功後,再啟動後續20艘的建造及精進;每一到二年生產一艘,當最後一艘生產完,剛好也是第一艘要除役的時候,如此即可維持生產線的產能,並持續研發能量。小型潛艦研製,可先從無人潛艇開始,因為沒有換氣、維生系統的需求,比較容易成功。無人遙控載台的研發,正是中科院的強項,更容易成功。

▲「潛艦國造廠區」將設立在高雄港內。(圖/記者林銘翰攝)

2019年11月02日媒體報導,國防部打算委中科院以「慧龍專案」編列36億6千多萬元,從2020年起以5年的期程研發無人潛航原型艇計劃。回憶中科院從無到有的過程,潛艦國造從小型潛艇著手,同時建立循環不斷的生產能量,一方面技術層次在可掌握的範圍內,另一方面也滿足台海防衛水下戰力的需求,從筆者的觀點,這才是潛艦國造邁向成功之路。

軍事小辭典:軍事潛艦依排水量區分成3個等級:600噸以下的叫小型潛艦,超過2,000噸以上的叫大型潛艦,中間噸位的叫中型潛艦,大於5,000噸的成為超大型潛艇。之所以分成小、中、大、超大型潛艦,當然有不同的技術門檻。

熱門點閱》

►M1A2T軍購:台灣進入全球軍武供應鏈的任意門

►研發「空射型雄三飛彈」 打造遠距進擊力!

►看更多【張誠】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