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黃竣民/另類「超限戰」的體現?

▲日本自衛隊反生化武器部隊,示意圖。(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雲論主筆黃竣民。(圖/黃竣民提供)●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2019年年底在中國湖北所爆發出來的「武漢肺炎」,雖然在日前已採取大規模封城的管制措施下,但仍然止不住疫情傳播,整個擴散的範圍有如滾雪球一般的越滾越大,目前世界已有多國傳出確診的病例。

這個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所造成的災情與損失,雖然目前還難以估計,想必對於全球經濟與相關產業的鐵定會造成劇烈影響,如果說「武漢肺炎」是2020開春的一隻「黑天鵝」,大概也沒有人會反對。

回想起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疫情襲台時,當時還造成醫護人員感染喪命,百業幾乎停擺,重創民生經濟,相信大多數的國人仍記憶猶新。時值今日,即便台灣有了上次的抗SARS經驗,但也止不住民眾普遍的恐慌。

行政院長率先喊出口罩禁止出口,原意是想讓老百姓可以充份的獲得,但想不到卻反而造成民眾瘋狂搶購的現象,先不管大眾對於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瞭解程度,這樣滿街「人臉一罩」的景象也著實嚇人,而在政治人物的口水與媒體恐慌性報導的推波助瀾下,整個搶購、囤積醫療衛生用品(口罩、酒精…)的熱度,並沒有因為政府的管控及配售機制得到緩解,反有愈演愈烈的跡象。

樣的現象也暴露出進入新世紀之後,各種足以影響全球的因子不在只是單純型態的戰爭;而生化戰也只是其中的一種小成本,但影響力廣與威脅性高的一種不對稱作戰型態,它能夠造成的心理威脅與恐懼,遠遠超過戰機、大砲。

▲「超限戰」是一種追求超越傳統戰爭的模式,包含以生化戰、網路戰、媒體戰、恐怖戰、經貿戰等混合運用,來達到作戰目的。(圖/路透)

超限戰:各國政府的嚴肅議題

美、俄等軍事強國在生化戰的領域上原本就著墨很深,先前也有多項案例都難與和這些單位所研發出來的產物脫離關係,這一類單位的存在價值,也隨著當今戰爭衝突型態的改變,而有了更高的關注度。當然,也因為時機點的巧合,坊間甚至也傳出許多不同論調的威脅論,畢竟透過各種手段打擊敵人,從來就沒有界線。

早在上個世紀末,第一次波灣戰爭期間,聯軍為了防範伊拉克使用生化武器,對其官兵造成大規模的傷害而做了很多的功夫;包含防核生化(NBC)裝備的緊急採購與官兵的訓練,光是在超過40°C的高溫下穿著防護服就已經夠折磨人了,幸運的是這一個假設狀況一直沒有發生,或許也該歸功於聯軍的生化報復論奏效。但是回到承平時期的日本,1995年3月爆發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就造成13人死亡、高達6,500人受傷的慘劇,才讓人不得不正視這一個不分平、戰時期都得嚴正看待生化作戰的問題。所以,中國的軍事學者在上個世紀末所發表的「超限戰」理論思維,才會在短時間風靡全球。

超限戰這一種追求超越傳統戰爭的模式,包含以生化戰、網路戰、媒體戰、恐怖戰、經貿戰…等加以混合運用,來達到其作戰目的的各種手段,在當前;甚至是爾後的國際局勢發展,都將成為各國政府必須嚴肅面對的事實。

台灣歷經先前對抗SARS的經驗,目前面臨著新一輪更嚴峻的威脅,民間搶購醫療物資的景況一時還難以緩和,而政府機關所下達的各項措施(高中以下寒假延長2週、居家隔離、營區體溫量測、異地辦公…)也得視2週的潛伏期過後,才能較明確地判斷出效果如何。如果這些手段都沒有辦法有效地遏止病毒的擴散,那可預期的是整個國家的秩序還得繼續紊亂一陣子,只期望疫苗能早日研發出來,不然這樣的疾病傳染擴張的速度,恐怕對全球勢必造成嚴重的影響。

▲如果能把握接近實戰的模擬,來檢驗國內對抗超限戰、不對稱作戰的機會,將是日後類似處理危機時的反應基礎。(示意圖/123RF)

防疫演練成日後對抗基礎

以目前的態勢,防疫視同作戰的等級,也提醒著國人在心理上必須有所準備,而國安單位對於各種假設性的狀況,也該有多套劇本以因應,免得只能被動地不斷接招,畢竟股市、經濟、觀光產業…都是連動的環狀關係,只要其中一個環節沒有妥善應對,就怕產生連動效應;光是中國年後股市恢復交易的首日,上海綜合指數就重挫超過7%、深圳成份股指數重挫超過8%,除了都創下4年多來的單日最大跌幅外,股市市值一天就蒸發掉將近4,000億美元,各國也都難逃池魚之殃,後續產生的連動影響恐怕仍在擴大之中,恐怕還得一年半載才有辦法恢復。

隨著國際交通上的便利,各國對於疾病的檢疫與管控,也因各國國情的不同而有所差異。然而對於所謂的邪惡國家或不法集團,這些成本低廉,但效果足以產生重大恐怖威脅的管道,目前都是被納入可行的手段之一,這些遠遠比正規的軍事威脅還要棘手,因此在防範與處理上更加難以做到百分百,必須建立在全民的共識下才能比較有效去防範。

面對未來更多元、更複雜型態的安全威脅,如果能把握任何一場接近實戰的模擬,來檢驗國內對抗超限戰、不對稱作戰的機會,雖然政府各機關初期難免會手忙腳亂,但料敵從寬的措施也不能說是小題大作,畢竟這些管控的措施,可能也都是日後遭遇類似危機時的反應基礎。

熱門推薦》

►談雄三飛彈增程的意義

►美國早知伊朗擊毀客機非故意 訊跡情報輔助立功

►看更多【黃竣民】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

「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