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竣民/國軍煙火秀暫緩 另類防疫「漢光演習」更貼近實戰

▲軍方聯合指揮所、作指中心等地下掩體,是部隊戰時的指揮中樞,對於值勤人員的檢疫更不能鬆懈。(圖/軍聞社)

▲▼雲論主筆黃竣民。(圖/黃竣民提供)●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隨著新冠肺炎(COVID-19,前稱武漢肺炎)的疫情在全球蔓延,確診病例數不斷地攀新高,讓越來越多國家紛紛採取更多更高規格的管制措施,包括封城,甚至鎖國的禁令也紛紛出籠,目的就是希望能夠抑制住疫情的擴散。不過,由於此次疫災影響層面已經擴及全球,對於經濟貿易、交通運輸、觀光旅遊、生產製造…等各項產業造成嚴重衝擊,影響之鉅更甚於當年的金融風暴。

隨著群聚活動可能有利於病毒傳染的風險遽增,許多國家也陸續祭出的團體聚會人數上限的禁令,甚至關閉邊境的鎖國政策也越來越多。而環顧現今生活圈中的團體生活,恐怕軍營是最無法被排除的一塊,畢竟公司、機關藉科技之賜還可以居家辦公影響較小。

也由於官兵個人在休假期間的生活難以掌握,如果返營後疏於管制與防範,稍有不慎,可能會引發極難收拾的群聚感染效應,所造成的影響也會較外界大;以去年軍官學校入伍生訓練期間的流感為例,已經讓整個訓練課程大受影響,而這只是最基礎的訓練課程而已。目前國防部也已經公告暫停3、4月的後備動員教召訓練,或許剛好有個台階下,免得這種不倫不類的教召訓練,萬一引爆出更多的疫情反而因小失大!

▲連美國駐歐陸軍司令和其他各國軍方與會代表,也在一場聯合演習的先期籌備會議後,陸續採取自主隔離。(圖/DVIDS)

對於目前新冠肺炎的威脅,相較於一些國家在軍隊管制上的作法,即便像北韓這種集權國家,也都宣布今年的訓練暫緩,南韓軍方也開始鬆動而順勢取消訓練,無不正視眼前對抗這種病毒的威脅,已經讓防疫等級更勝過作戰了。

很欣慰,國軍在經過審慎評估後,原本規劃在4月底舉行的「漢光36號」電腦兵推,以及5月初將實施的實兵驗證將延期(這也不是沒有前例可循,先前在2003年的SARS疫情時,就曾經將該年度的「漢光演習」延後過),在當前疫情無法完全有效控制的情況下,採取這樣的決策是相當正確。

如果年度的演習只是為了去搞那些火砲排排站、外行看熱鬧的煙火秀,邀請外軍觀摩團也只是行禮如儀、走馬看花,對於真正磨練指揮參謀作業、軍(兵)種聯合作戰/戰術,新編聯合兵種營的部隊驗證…等等的意義都不大,這些也都可以擇期再辦,沒有必要在當下急著趕鴨子上架;要是防疫工作在參演的官兵或是觀摩人員身上有漏洞,就不是這麼簡單可以處理。

▲傳統的火力展示,除了聲光效果外,對於磨練中高層次的戰術戰略其實意義有限。(圖/翻攝國防部臉書)

別忘了,我國的防疫作為還是目前世界各國所稱讚的模範,如果這一個形象在國軍的年度軍演之後破功,國防部不僅顏面無光,更可能會造成社會恐慌。盱衡全局,軍方根本沒必要在這時淌渾水,乖乖支援做口罩就好!

看看日前疫情在歐洲快速蔓延,整個歐盟近30個成員國已經全數淪陷而無一倖免,多國軍方的高層人員;如義大利陸軍參謀長──法里納(Salvatore Farina)確診,於本月上旬在德國參加「歐洲防衛者-20」(Defender Europe-20)的聯合軍演先期籌備會議,不料會後也讓波蘭的陸軍司令確診,與會的駐歐美陸軍司令──卡沃里(Christopher Cavoli)與德軍高階將領及隨行參謀們,也都進行自我隔離的措施,這樣的情形堪稱是空前未有,後續相關的軍演時程與軍事訓練已經確定受到影響;美國國防部也已經明確指示,歐洲的演訓都進行調整與暫停。

▲海軍潛艦部隊的封閉性型態,也是病毒傳播的高風險場域。(圖片/青年日報)

檢視該病毒在歐洲和東亞的傳播速度最為明顯,而且連五角大廈也都淪陷,因此美軍駐各地區的指揮官已經制定了相關的隔離政策,以對部隊官兵和文職人員進行隔離管控,但這樣的措施能否止住疫情蔓延,目前看起來似乎還是抵擋不住。至於德國也是重災區,聯邦國防軍早已經對後備部隊的醫勤人員發出動員令,陸續投入在這一波的抗疫行動中。

評估全球已經對於此次新冠肺炎的威脅另眼看待了,光是股價與油價的跳水,就不難想見各行各業在這一波疫情下的慘狀,我國如果啟動國安的層級應對並不為過。倒是軍方各營區的指揮階層如果對於新冠肺炎還是停留在以往的輕忽態度,那不難想見對於整體戰力運作的影響。

尤其是地下指揮所、艦船、航空器、院校…等,一旦官兵被感染就難以善了,所以異地辦公、分批作業…等措施根本就不用懷疑,應該不待命令主動提升,像居家辦公在國外早已實施多年,全賴網路科技的進步,然我國軍方由於有更多考量,迄今仍無法接受這樣的做法。

▲針對大型集會或活動應盡量予以避免外,活動場地的消毒作業更不可輕忽。(圖/記者林敬旻攝)

平時對於作戰計畫中醫療救護的開設與生化作戰的應變作為,在這一次如此貼近實戰的條件下,更是對聯合醫勤與化學兵部隊無疑是一個最仿真的檢驗,養兵千日用於一時,這些平時不甚被重視的戰鬥勤務支援兵種,更應該趁此時機驗證其反應機制及訓練成效。畢竟,現代戰爭的型態已經不再像以往那麼單純,看不見的較勁(網路戰、生化戰、輿論戰、心理戰、資訊戰…)不見得會比戰機、火砲的殺傷力小。

如果軍方到了這個世紀還只是會演這些在海灘放列,呈自殺隊形的煙火秀,倒不如多花一點心思在研究如何應對新型態的戰爭威脅上,不然,光是看化學兵部隊那些陳舊落伍而不受重視的裝備(迄今我國陸軍連一輛核生化偵檢用的裝甲車都沒有,老是用民車改裝,防護效果與性能差上一截),遑論要他們應付國土防衛時的敵人的核生化威脅,以及平時反恐應急的嚴峻挑戰,這種薄弱的抗核生化裝備與作戰實力早就跟不上時代,也該順勢做一個提升。

▲與其他國家相較,我軍在戰鬥/勤務支援兵種上的投資,遠遠落後主戰裝備,化學兵部隊的核生化裝甲車即是一例。(圖片/黃竣民攝)

如果在這疫情發展期間,軍方能夠在短時間調整演習想定與作業,那才真是值得鼓勵與肯定,演習不見得都得聽到砲聲才算數,也不用每次上演逆轉勝的作噁戲碼,實在助益不大。看看其他國家的編制與作法,有時候平、戰時期均能派上用場的作戰支援裝備,其實比採購主戰裝備更具有實用性,部隊官兵的專長也能跟社會有更高的結合度,換個思考角度或許會更有意義!

熱門點閱》

►黃竣民/上級「突發奇想」下級「以拖待變」 聯兵營是可恃戰力?

►李大中/美國一定會出兵保台?由桑德斯專訪談起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

「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