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凱/新疫如世界大戰 台灣怎麼打?

馬凱/社會企業公約基金會創辦人、經濟評論家、《經濟日報》前總主筆、中華經濟研究院前研究員。

新冠肺炎從中國大陸爆發,短短百日即擴散全球:繼歐洲各國之後,美國更是變本加厲,一個月即逾7O餘萬,疫情仍未得遏抑,又不知將伊於胡底。

至於遠為落後的印度及非洲大陸,目前正處於爆發的前夕,一旦失控,其後果更無比可怖。因而愈來愈多有識之士已視此局面為另一場世界大戰,果然如是,則身處戰局之中的台灣將如何應戰?

有前兩次世界大戰為鑑,這次大戰可從中汲取何種教訓?當然,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但論其波及範圍之廣與死傷之慘烈,卻一點也不遜色。兩次大戰也都對參戰各國的經濟造成嚴重損害,而此次疫情的傷害,恐怕將有過之而無不及。

台灣因為有懔於過往SARS的慘痛教訓,以及全民健保所建立的周全防護網,從一開始便審慎以對,所以在人員及經濟方面所受到的衝擊都遠低於他國,這一點也深受各國肯定。

最重要的是,除了因防疫的需要與聯外交通的阻礙受到的影響之外,台灣的產業與經濟活動大多安然無恙。與前兩次大戰類比,台灣的處境有如參與大戰,而其本土及經濟卻未深受戰火摧殘的美國近似。

回顧史實,美國正是因此,而在大戰中深受其惠。幸運的台灣難道也會因禍得福?

要從戰事中獲利,最重要的條件,就是能夠充分而有效地利用我們相較於他國受創最小的優勢地位。也就是說,幾乎完全未因疫情衝擊而停工的產業结構。但這仍需要以下幾個層面的配合,方能盡展所長。

首先,各個產業的供應鏈不可缺損斷絕;否則,即使本身的產業结構完整,由於欠缺原科或中間產品,生產依然無法進行。其次,各個產業的需求仍能保持一定的水準。若不然,生產出來的成品無處可去,產能無法發揮,也是枉然。

前者的關鍵,在於修復因疫情而受損的供應鏈;而其原因,则多在於上游或下游在國外,無法與國內產業配合。

要解決此問題,有兩個辦法:其一,是在國內另建供應鏈。這又取决於國內的生產條件、市場規模,以及在疫情結束後,是否仍具有競爭優勢;在此三者皆許可的情況下,只要成本不是太大的顧慮,當然應力求其成。

其二則是,積極尋求與疫情已獲控制或明顯減緩的國家,恢復原先已運轉但因疫情而中斷的供應鏈。中國大陸雖曾受到疫情的慘烈蹂躪,但在逐步控制之後,目前產業復工的進度最快。南韓的情况也類似。

因此他們與台灣應是目前產能保持最佳的國家;即度設法排除交通、運输及人員往來之間的障礙,及早銜接彼此的供應鏈,成為領先全球的獨家供給者。

▲馬凱指出,大陸雖在疫情逐步控制後,目前復工進度最快。(圖/翻攝中新網)

至於維護各產業產品的需求,又要從幾面下手。

國内需求的萎縮,一大部份來自防疫的顧慮。如非必要,國人大多避免乘大家運输工具、出入人員衆多的場所;因而餐飲業、休閒旅遊業乃至衆多商店、百貨公司的需求都大受影響。

在疫情的恐懼未消除之前,以任何方式刺激其需求,恐怕都難以見效,甚至反而有助長疫情傳之虞。

不過這也並非完全無計可施,在休閒旅遊區儘可能加強防護措施、控制人數、保持社交距離,或者設法推陳出新,設計出與防疫沒有違背,甚或相得益彰的花樣,仍有可觀的商機。

需求萎縮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可支配的所得大減,這又來自幾個方面的影響。最重要的,當然就是許多人失去了收入,無力消費。

在疫情的衝擊下,企業因為斷鏈、失去銷路、顧客不上門而停工、放無薪假、無人問津而發不出薪資、得不到營收,則大量受雇者乃至經營者,都無力購買非必要乃至急需的物品與勞務,需求自必大幅萎縮。

另一方面,在防疫的顧慮下,大家都足不出戶,屏绝不必要的行為與支出,受影響的行業不可勝數。同時,國際貿易受創深重,各國之間深溝厚壘、互不往來,向以貿易立國的台灣,在國外需求方面的損失更不待言。

因此,提振國內外的需求,亦是當前急務,解決之道也要從上述幾方面下手。

▲ 連鎖超商配合政府防疫政策,加強防疫措施。(圖/記者李毓康攝)

自疫情爆發以來,國人的防疫意識高漲,再加上防疫單位的耳提面命,幾乎都視外出購物、消費、用餐、旅遊為畏途。防疫單位別出心裁的順口溜,「沒事宅在家、宅在家沒事」,大家也瑯瑯上口。

不過,正因為台灣防疫工作妥善,只要嚴密管制邊境,內部已基本上安全無虞。所以,為了讓衆多受害的商家及其工作人員早日得謀生計,我們應該在嚴守社交距離、人人要戴口罩、量體溫的前提下,鼓勵大家有秩序、有節制地恢復平日的種種活動,以各種用心設想的方式,鼓勵大家積極消費、提前消費大力支出,不必動用公帑,即可令需求大增。

▲餐飲業者引導客戶保持社交距離。(圖/記者李毓康攝)

其次,由於許多家庭及個人失去支配所得,政府應從兩方面加以挹注:

其一是,針對失去生計的受雇及經營者慷慨給予補貼。其二則是,就已經喧嚷甚久的振興抵用券拿出有效的辦法,儘快實施。面對燃眉之急,不應再斤斤計較發放的方式、折扣等枝節問題。

最簡單而有效的方式,就是在排富的前提下,全面發放消費券。但此消费券與11年前不同,必須至少自付一半,而且要針對所選定需要積極提振其需求的商品及勞務支用。同時,金額必須夠大,至少應在萬元以上,方能產生明顯的效果。

至於國外需求方面,亦如前述,儘快與疫情獲得控制的國家建立往來達道,彼此互通有無,當可最大程度地加以提振。

最後,台灣在此次抗疫争中領先群倫,早居於不敗地位,即應設法充分運用此絕對優勢,在全球市場中争取最大利益,一如兩次世界大戰中美國享受的成果。如何運用,各行各業儘多頭角崢嶸之士;如果每日戰戰兢兢、如喪家之犬而錯失良機,那就太可惜了!

熱門點閱》

►  單驥/「酷碰劵」遠水救不了近火 因消費已大幅減少

►  李牮斯/疫情給世界的恐慌只是序曲 幾十年積累的槓桿經濟壓力準備反撲

►  鍾文榮/消費激情來了,疫情過後會出現「擴張性消費」?

►  醫師:台灣又陷入大爆發危機!艦隊染疫 暴露風險至少數千上萬人

►  疫情將主導美國總統大選,川普防疫美國人評價兩極

►  趙曉音/蒸口罩有用?台灣正上演國王的新衣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馬凱專欄

馬凱專欄 馬凱

社會企業公約基金會創辦人,經濟評論家,《經濟日報》前總主筆,中華經濟研究院前研究員。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