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騰鷂/回應許玉秀,不只司法崩潰,更怕憲政破毀

▲ 現今司法院預算約兩百多億,僅占1%的中央政府總預算。(圖/記者季相儒攝)

● 林騰鷂/東海大學法律學系退休教授

司法院前大法官許玉秀教授,繼15日在雲論發表〈讓台灣人民團結一致打敗阻礙司法改革的病毒〉之後,18日又在雲論發表〈審判系統崩潰,人民也崩潰〉,認為減輕法官工作負擔,「有效而明顯易見的方案,當然就是免去寫判決的義務,因為寫判決不是《憲法》的要求,當然更不是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的要求」。

對此看法,未見司法當局回應,但筆者倒有不同的意見。

必要正當法律程序:判決要有判決書並附理由 

許前大法官認為,寫判決是法官最大負擔,免去法官寫判決義務,最能避免審判體系崩潰,但此看法與作法並非妥適。

因為法院判決要有判決書並附理由,是訴訟法學基本原理,正如行政處分依《行政程序法》第96、97條,以書面為之者,應記載必要事項並附理由一樣,是必要的正當法律程序原理。

即以許前大法官留學,拿到博士學位的德國,也未以免去法官寫判決義務,來避免審判體系之崩潰。

▲ 法院判決,要有判決書且附理由。(圖/記者楊佩琪攝)

在德國,法官是先依照法官評議結果草擬判決大綱,再依判決大綱口述判決內容錄音後,後交由配置法院各庭之秘書處行政人員打字清稿。法官均不自行繕打判決書,而將時間、精力花費在研究案件、開庭聆聽、審酌案情等審判實務上。

另外,德國也大量使用學術助理協助研究案件及論述說理,以強化法院判決實務與法學界的思想交流,並避免與社會脫節!

台灣司法淪政治傀儡 未落實司法概算獨立

相反的,我國自行憲以來,司法一直未能十分獨立,從審檢不分立,鬧出「奉命不上訴」憲政笑話後(最近情況請參:湯文章/檢察署去法院化還不夠 審檢應徹底分家),司法淪為政治傀儡或奴婢的事件就層出不窮(請參閱筆者2017/04/25評論:法官不是政治奴婢)。

憲法增修條文民國86年增訂第5條,規定「司法院所提出之年度司法概算,行政院不得刪減,但仍得加註意見」,以致司法概算獨立,仍未完全落實,而現今司法院預算大都只有兩百多億元,僅占1%的中央政府總預算,且多投注在各法院的硬體設備上,而少用於法官員額的增設!

筆者在2003年、2010年、2017年分別撰寫「司法改革新面向」、「司法結構改造的方向」、「笨蛋,問題在司法官的質」,均指陳司法遲滯、法官血汗與我國司法保護密度不足的問題,但因司法當局的荒唐怠惰與顢頇(請參閱筆者2013/05/25 焦點評論:荒唐的司法怠惰與顢頇),以致我國法官的編制員額至今仍十分偏低。

如美國法官總數為3.1萬名,每萬人口法官數為1.01名,如再加上陪審員,則其司法人員相當充足。而德國法官總數為3.5萬名,每萬人口法官數為4.4名,但我國每萬人口法官數僅有0.8名,顯見法官數量嚴重不足,已影響了法官辦案品質及其判決的公信力。


▲ 我國每萬人口法官數僅有0.8名,法官數量嚴重不足。(圖/記者湯興漢攝)

人民司法權保護不足 訴訟權嚴重遲誤

這也是我國多年來偏重經濟發展,政治浮濫民粹,刻意疏忽司法建設的沉痞。

而解除戒嚴後,呼喊司法改革這三十多年來,不顧司法血汗、也不管法官質量的胡亂改革,並未打造出一個「司法主權在民」的司法制度,以致人民的司法保護相當不足,訴訟權受到嚴重遲誤,生命與生活的權益,也受到不義的剝奪!

除此之外,憲政體制的敗壞,也因司法院大法官的異常政治化,而日益加劇。2016年,蔡英文總統重提許宗力擔任大法官兼司法院院長,造成大法官「得否『再任』」的鉅大憲政道德爭議,而3位大法官被提名人至立法院接受質詢時,表達違憲「國家認同」立場,所引起的軒然風波,使人憂心大法官過度政治化的操作,會造成「司法主權在黨」、「法院是黨開的」印象,破壞人民對司法的信心與信任!

尤其是,5月20日蔡英文續任總統,又接任民進黨主席,可以指揮國會多數黨黨籍立法委員,護航她這一任期所提名的大法官人選,則我們將失去民主國家最重要的權力分立與制衡機制,而淪為憲政破毀的國家,人民將無周全、完善的生存照護,也無充足美好的生活給付,不能享有合乎人性尊嚴的生存權與人生歡樂的生活權!

熱門點閱》

► 許玉秀/參審和陪審 哪一個平等?

► 520就職》謝金河/江啟臣前途令人憂心!

► 520就職》黃光芹/打贏兩場勝仗之後,蔡政權已再難撼動!

► 520就職》北京拔台邦交國 對蔡英文如重拳打棉花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