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玉秀/讓台灣人民團結一致打敗阻礙司法改革的病毒

● 許玉秀/前大法官、模擬憲法法庭暨模擬亞洲人權法院發起人

阻滯新冠病毒大規模傳染的防疫策略與措施,成功團結了台灣的人民,帶給全民莫大的榮譽感及自信心。在一個內部政治立場長期十分分歧對立的社會,這樣美好的經驗,實在難得而值得珍惜。相信所有台灣人民都期待,這樣互相團結、順利達成目標的美好經驗可以不斷複製。

我們可以很快再搜尋到一個能夠拿來互相團結、促進社會進步的項目嗎? 有的,這個可以促成台灣社會再度團結,創造進步價值的機會,在5月8日其實已經出現。

改革司法的團結契機已出現

5月8日,公民團體「陪審與參審一併試行推動大聯盟」在立法院前面陳請,國民黨、民眾黨、時代力量在野三個黨團總召,均出面表達支持。其中最大在野黨國民黨總召林為洲委員,更表示會努力到底,至少陪審與參審兩制併行。

▲ 民眾黨團召開「司改須回應民意 參審陪審可併行」記者會。(圖/記者徐斌慎攝)

國民黨的表現,出乎意料之外。從政黨競爭或鬥爭的角度來看,陪審制是民進黨的黨綱或行動綱領所明載的司法政策,怎麼可以讓敵對政黨的政策目標實現?

過去國民黨始終杯葛陪審制,或對陪審制置若罔聞。但是這一次,國民黨卻能體察民意,放棄競爭的立場,願意讓民進黨的政策有落實的機會,而支持參審與陪審兩制一併試行。國民黨捐棄私見,願意成就國家團結的努力,令人感動。

如果蔡總統自詡為有能力消彌國內各種歧見、團結國家內部各種力量的人,豈能坐視這個大好的機會流逝?在野黨都願意來成就執政黨落實黨綱,執政黨豈有自己缺乏信心而退卻的道理?

▲ 國民黨總召林為洲委員表示,願意支持陪審與參審兩制併行。(圖/記者李毓康攝)

法官、檢察官不要做阻礙國家團結的罪人

WHO如何對待台灣,全體國人都很清楚,那是怎樣的令人悲憤與無奈?不過無論如何,台灣人民應該沒有捐款給WHO。如果台灣人民面對自己納稅供養的政府官員,也必須遭受相同的對待,台灣人有甚麼資格去抱怨WHO?

司法院在立法院兩次關於陪審與參審議題的公聽會上,堅持唯一參審、陪審完全不可行、兩制一併試行絕對不可以的態度,和絕對不准台灣加入WHO的中國多麼相似!

已經分析司改國是會議第四分組當初的議案、表決過程,最近又再度調查過委員們的真意,確定支持陪審與參審兩制一併試行的委員超過半數,而且司法院自己主動提出兩制併行的策略,找民間團體協商,表示司法院已經不以第一次表決兩制並行得票最少,杯葛陪審制,卻仍然在三番兩次的聲明稿,一再跳針重複聲明兩制並行得票最少,這和WHO官員不斷重複,台灣沒有警告新冠病毒會人傳人的無賴形象有何不同?

如果兩制併行違反平等原則,那麼採行參審之後,和現制並行,不是也有兩種不同待遇的被告?一種被告的有罪判決是職業法官的二分之一決,另一種判決是職業法官加上參審員的三分之二決,為什麼這樣沒有違反平等原則,加入陪審試行的兩制,就違反平等原則?這不正和前任WHO秘書長有權邀請台灣參加WHA的會議,但譚德塞說他無權邀請台灣參加WHA的會議,一樣是爭著眼睛說瞎話?

▲ 152個民間團體組成「「陪審參審一併試行推動大聯盟」5月8日到立法院前集結。(圖/記者屠惠剛攝)

在太陽花學運時,當初的執政者到今天都認為太陽花學運沒有正當性,最近的高院判決,也說台灣的憲法不承認人民有抵抗權,但是司法院現今的當權者、多少執政黨目前的從政黨員,當初站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心情有多悲憤?為什麼一旦掌權,就忘記人民高聲抗議、當權者置若罔聞,人民會覺得多麼屈辱?

當拿自己的錢倡議陪審制的人,願意退一步和參審制一併試行時,領著納稅人給他們高薪的法官、檢察官,無視於陪審倡議者也是為了讓國家更進步而在街頭奔走,竟說那是敗者求生的策略,難道不會太冷血?司法改革失敗,所有台灣人民都是輸家,當權的法官們、檢察官們拿司改失敗,當成他們的勝利嗎?

而把制度的試行,形容成賭局,這又是甚麼心態?制度不能賭,難道誠信就能賭?(請參〈當人比較有尊嚴,還是當狗?〉、〈唯一符合正義的方案-參審與陪審一併試行〉)

試行參審,就不是賭,不是活體實驗,加上陪審,就是賭,就是活體實驗?(請參文章)這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嗎?如果要拿活體實驗比喻,法官實任之前,總得候補五年、試署一年,請問六年之內,實驗過多少案件白老鼠?

▲ 前大法官許玉秀在立法院談「陪審與參審兩制併行」。(圖/記者吳銘峯攝)

台灣人要對自己有信心

台灣的防疫策略獨樹一幟,幫助台灣在對抗新冠病毒的戰役上拔得頭籌。台灣人民應該都已經相信,只要我們團結,我們可以克服任何挑戰。

在國民黨自認為不得已退據一隅的心態下,台灣人民長期接受的是孤臣孽子的心理教育,始終有著出身不如人的自卑。這種不健康的小媳婦心態,不利人格發展,必須改變。治國者要治民心,鼓舞人民是當政者的責任,當政者如果不能鼓舞人心,選票如何能拿得安心?

除了防疫之外,如果在革新國家的法治建設、打造國家的法治防禦工程上面,也能化解台灣社會各方面的歧見、團結台灣內部的各種力量,台灣絕對不會只是抗疫成功揚名國際,也有機會一起努力打造一個七星級的人權國度。

台灣人民有能力在台灣成立民間版亞洲人權法院,獲得國際人權專家的欣羨與感謝,已經證明台灣絕對有機會成為世界實現法治國理想的領導者。在法治國的實踐上,請台灣人民千萬要對自己有信心。請台灣的檢察官、法官們不要自外於人民。

熱門點閱》

►  許玉秀/當人比較有尊嚴,還是當狗?

►  殺警案》德國專家:我做精神鑑定,面對的從來不是怪物

► 【殺警案1】詐病能躲法律制裁?精神科醫師:有難度!

► 【殺警案2】監護上限五年 放出去比一般兇手更危險!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許玉秀

許玉秀 許玉秀

前大法官,德國佛萊堡大學博士,前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院教授,精研刑事法,於2003年至2011年出任中華民國司法院大法官,是迄今最年輕的女性大法官。卸任後曾任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兼任講座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