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從13個「沒有」看罷韓的「不對稱戰爭」

我們想讓你知道…罷免案不只影響市長,也牽動市府內的政務官,也因此罷韓團體受到不少行政刁難,苦苓用13個沒有說明罷韓就是「一面倒」的對抗。

▲罷韓團體發黃絲帶呼籲出門投票。(圖/記者洪靖宜攝)

 

 ● 苦苓/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

罷免市長不只是罷免市長,而是罷免他和他所有的政務官,包括三個副市長、所有局處所長、和他們的機要秘書在內。這些人非但還沒做滿4年,多數只做了1年多、甚至不到1年,罷免市長對他們來說,是自己官位的保衞戰、是個人前途的保衛戰,豈可不全力以赴、傾巢而出?

就像國民黨的葉元之公開說的:「政務官哪有什麼行政中立?」這根本是一場球員兼裁判的「絕對不公平」比賽、一場「小蝦米對大鯨魚」的對抗、一場「大衞與巨人」的艱困戰爭。請問:

一、高雄市財政局長説罷免和改選要花1億8千萬、市府沒有錢,行政院主計處有第一時間出來告訴大家「市政府有第二預備金可以用」嗎?沒有。

二、高雄市副市長陳雄文是政務官,如果罷韓成功他也會丟官,卻由他出任高雄市選委會主委,中央選委會有要求他「利益迴避」嗎?沒有。

三、高雄市工務局和環保局聯手,「選擇性執法」迅速拆除罷韓看板,對其他大量違法看板視而不見,明顯違反行政中立,有任何一位監委(至少有一半是小英提名的)分案調查嗎?沒有。

四、教育局和民政局聯手,假借疫情阻撓投開票所設立(如果為了防疫每個學校只能借兩間,那為什麼四維國小可以借九間、新光國小可以借八間?),教育部長有出面強調「周末學生不上課,投完票全面消毒」讓大家放心嗎?沒有。

五、高雄市警察局威脅要取締三人以上的罷韓街頭活動,還說要以社維法送辧,明顯枉法侵害人民權益,主管的內政部或警政署有立刻發言糾正嗎?沒有。

▲罷韓傳出將有黑道監票,警政署長陳家欽表示將強力執法 。(圖/記者洪正達攝)

六、網路盛傳韓粉要技術性阻礙罷韓投票,法務部有出言警告「妨礙投票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是公訴罪,而且未遂犯也罰」嗎?沒有。

七、高雄市新聞局長公開誣蔑「罷韓四騙子」(李佳芬如果沒有打電話給某某局長,以她告了六七十案的紀錄,應該早就對罷韓陣營提告了!),綠營的民代和名嘴有在媒體或網路上「鳴鼓而攻之」嗎?沒有。

八、韓國瑜狀告罷韓四君子偽造文書,也告了許多支持罷韓的名嘴和網紅。市政府可以堂而皇之用納稅人的錢,去告每一個公開支持罷韓的人,而這些被告的人有得到任何實質的幫助嗎?沒有。

▲罷韓會不會過關?外界都在看。(圖/記者洪靖宜攝)

九、民政局長公開說「不投票,要監票」、「要給站出來罷韓的人壓力」,要等法務部次長說這㨾可能違法之後,才有檢察官出面偵辦,但就算起訴,罷免活動也早已結束了,有用嗎?沒有。

十、高雄市總工會拿了勞動局的輔助,把每年十月份辧的活動提前到六月五日,而且不收報名費,兩天一夜的活動讓參加者都回不來投票,勞動部有出來指責這種「變相反罷免」的行為嗎?沒有。

十一、高雄市政府在疫情快要結束、罷免即將開始的時候,對十幾萬弱勢族群發放有各種物資、包括100元現金券的「防疫暖心包」,衞福部有質疑這種「奇特」的防疫方式有「假公濟私」的嫌疑嗎?沒有。

十二、高雄市政府花了上干萬,分別由研考會和新聞處印製政績「大內宣」手冊發給市民,中選會有提醒「罷免及反罷免都可以宣傳,但宣傳活動只能由個人出資,不能利用公帑、更不能有政府各級機關介入」嗎?沒有。

▲高雄市府致贈民眾「防疫暖心包」 。(圖/高市府提供)

十三、高雄市政府花了5000萬搞振興,每位市民發500元抵用券、每週抽黃金、每月送汽車⋯為了搶在罷免前發出,竟把其中100萬「設置網站及印製抵用券」的費用挪出來,冒稱總額4900萬來逃避機制、提早決標⋯像這樣公然「違法亂紀」(那以後所有的政府工程都照這樣拆散、什麼規定都不用管了!)的大膽行為,有任何主管機關出面表示不妥嗎?沒有。

13個沒有,說明了罷韓就是這樣「一面倒」的對抗!在罷韓陣營如此倍受打壓、諸般無力、彈盡糧絕的情況下,如果高雄人還能用堅強的意志、堅靱的決心和堅實的勇氣,一舉完成史上空前的罷韓大業,那真是令全台灣、甚至全世界都肅然起敬的力量了。

畢竟,大衛最後真的打敗了巨人哥利亞。

熱門點閱》

► 趙春山/中美對抗!台灣「兩大之間難為小」的困境

► 苦苓/台灣不要當美國的「小老婆」 520後台灣要往哪裡去?

► 黃奎博/民進黨的國家論述其實亂中有序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苦苓專欄

苦苓專欄 苦苓

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