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文榮/「三倍券」變「三倍倦」只會讓消費決策當機

我們想讓你知道…「三倍券」的模式正企圖用「系統二」邏輯式思考的方案評估消費決策,這絕對沒辦法胡亂消費,當然,也難以逼出邊際消費。如此一來,我們除了無法胡亂消費振興經濟之外,還困在如何極大化日常的替代消費。

▲「三倍券」開始預購,7月15日後將正式上路。(圖/記者林敬旻攝)

● 鍾文榮/科普經濟學作家、資深產業分析師

行政院的「振興三倍券」(簡稱「三倍券」),總算在驚濤駭浪中以「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理直」的發行了。政府一定在期待,7月15日後,百姓提著「三倍券」以報復性消費的精神,希望能夠振興臺灣的內需消費。

「三倍券」變「三倍倦」?

既然,行政院「理直」,當然就不必再「理會」各方的批評與評論了。

按演繹法,「三倍券」的提領也一定會依著當初「口罩之亂」有不同的「三倍券之亂」。而第一亂已經在7月1日開始的系統當機上演了,如台大教授薛承泰提到,「三倍券」真的是「三倍倦」,意思是三倍疲倦!

但還有其它「亂」,該是行政院始料未及之處,正因為消費決策之複雜,不是黑板經濟學可以解釋得了的!

消費選擇路徑愈長,快樂愈少,痛苦愈多

幾個朋友問我,根據「三倍券」的提領與消費方案,經濟學上有最佳選擇嗎?我相信這些朋友一定以為我們這些天天經濟學理論朗朗上口的經濟人,錙銖必較與效用計算絕對是我們必做的功課,才能以一千元的代價,企圖擠出最高的效用。

朋友會這麼問,一定是期待我們總算能計算出最低機會成本的選擇方案,但有趣的是,我算不出來啊!更何況,每個人的偏好不一樣,怎能企圖找到一個放諸臺灣皆準的最高消費效用方案呢?

我覺得大家太看得起我這位經濟人!我原本就以為花錢消費就是一種滿足慾望,別用腦袋計算太多,買定離手,用最快的速度把錢花了最快樂。否則,從消費者行為來看,當消費評估到實際消費的路徑愈長,快樂就會愈少,反之,痛苦就會愈多!

▲「三倍券」促銷方案有數十種,讓消費者一時難以抉擇。(圖/資料照)

龐大的「三倍券」消費方案只會讓消費決策當機

也許大家不知道,從「三倍券」的提領到消費,究竟有幾種促銷方案?而且每一種促銷方案都大放利多,都企圖滿足我們極大的消費慾望。從選擇提領方式的實體券與數位券(信用卡、電子票證與行動支付)而言,就是四種方案,然後又各自發展出不同的組合、搭配與促銷方案,再到實際消費點推出的各式各樣「三倍券方案」。這一路用乘法擴散,最終的選擇方案恐怕會讓我們亂了套,只要一亂了套,消費者就會出現認知失調!

「天啊!我到底該怎麼花錢?」這還不夠亂嗎?

更亂的是各地方政府還加碼,然後,我們該去臺南市消費「送房子、送車子」,還是只是在選擇在臺北市「花三千送三千」?

好複雜的「三倍券」消費模式。我這位中年大叔去菜市場買菜都知道討價還價,買蔥送韭菜,事實上我還會向老闆多要些香菜、辣椒。突然間,隔壁菜攤老闆大聲向我吆喝,憑「三倍券」再加送蘿蔔一根,我趕緊把剛剛選好的菜通通放回去,但沒多久,菜市場到處傳來「憑『三倍卷』加送」的吆喝聲,即使我這位臥底經濟人大叔號稱多麼的充分理性,這時候我會計算出最佳的買菜消費決策嗎?

「三倍倦」難道是始料未及?

我絕對沒有智商180這種超級智商,但我知道依據經濟消費決策,最爽的消費決策絕對是買定離手,滿足消費慾望後,就頭也不回的不再想,這就是Daniel Kahneman在《快思慢想》中提到的「系統一」直覺式思考。

但「三倍券」的模式正企圖用「系統二」邏輯式思考的方案評估消費決策,而我相信,這絕對沒辦法胡亂消費,當然,也難以逼出邊際消費(指的是額外非必要的消費)。如此一來,我們除了無法胡亂消費振興經濟之外,還困在如何極大化日常的替代消費,這會不會又是行政院所「始料未及」之事呢?

熱門推薦》

►鍾文榮/雖千萬人吾往矣 經濟部1687的乘數之亂

►薛承泰/你今天「三倍倦」了嗎?

►黃勢璋/三倍券「數位綁定」不到三成 行動支付環境需建置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開始!國內旅遊票券快閃特價

鍾文榮專欄

鍾文榮專欄 鍾文榮

科普經濟學作家及資深產業分析師。經常四處臥底探究百姓生活,把枯燥的經濟分析轉成民眾能懂的文章。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