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櫻琴/國家隊的美麗與哀愁 新創公司錢燒完的下一步?

我們想讓你知道…政府在撥款補助時,應建立考評及究責的制度,讓政府創投基金或補助款協助國家隊成功

 ● 陳櫻琴/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系副教授

最近口罩國家隊風波不斷,口罩廠商有人以國家隊為榮,協助台灣疫情的防護,並贈送全世界,表達Taiwan can help的軟實力;但也有廠商因私利而壞了國家隊名聲,胡謅以國家隊為恥云云。思考國家隊的美麗與哀愁,其實可以在台灣產業發展中看到成功一面,相對的,廠商也有無奈時刻。

撒錢打造國家隊 錢燒完了下一步?

近日有知名的無人機廠家自行宣布下興櫃,因為不堪連續的虧損,引發新創業界憂心忡忡。

政府再三說鼓勵創新,國發基金或官方創投資金努力打造各種國家隊,各部會競相灑錢提供補助款,工業區打造產業群聚或供應鏈,看似一片美麗遠景。但類似IT國家隊、生技國家隊、綠能國家隊、航太國家隊等,一般是研發時間長、商業模式還在找,新創廠商錢燒完了,下一步怎麼走。

當然也有人認為根本不應該有國家隊,市場經濟靠產業競爭,廠商若只靠政府投資或補助,欠缺競爭力,國家隊的招牌終將蒙塵,廠商沒有獲利,一片哀嚎。

▲ 學者指出,政府介入產銷對抗市場,背後的政策目標一定要明確。(圖/路透社)

企業經營 不應只靠國家隊光環

自由經濟之下,政府介入產銷,影響市場供需,政府這隻「看得見的手」對抗市場「看不見的手」,背後的政策目標一定要明確。類似疫情中的徵用口罩,對廠商的產銷及定價有若干的限制,這也是國家隊應有的紀律,能更有效調配經濟資源。

其他在科技或新創領域風險高的國家隊,由政府帶出國家隊,每一步的政策目標、執行期間、投資效益,包括忍受虧損額度,都要有一套計畫,懂得運用專業。

例如最近負責國艦國造政策任務的公司,多年來虧損連連,一直減資再增資,今年的股東常會必須對虧損已超過資本額的一半提出報告;其負責人也破釜沈舟改善經營困境,公開表示不支薪等氣魄。但歸根究底是,企業的經營即不應該只靠國家隊的光環,理應仰賴專業進行體質改造及公司治理。

新創公司斷奶後 敵不過市場競爭

各國政府都在努力培養自己的國家隊,用政府主權基金投資或靠民間創投私募制度,但對台灣而言,科技業少數成功的國家隊,前端的政府支持和後端的產業競爭力,同等重要。

遺憾的是,國家隊的美麗往往不能持久,失敗經驗歷歷在目:原本政府基金投資多年的一家創新架構處理器研發公司,政府為大股東,但因多年虧損,政府不再增資,近乎奄奄一息。幸有賴該公司董事長以個人名義增資認股,如今發展成股價站上百元俱樂部的上市公司,而政府投資基金現僅持極少數股權,原本投資該賺的錢卻沒讓國庫進帳,該公司的官網甚少提當年的國家隊辛酸。

還有一種國家隊的哀愁,新創公司要到處去參賽拿計畫,申請補助款,看似光鮮亮麗是政府扶植的企業,但執行的計畫到期或補助款用完,賺錢機會還沒看到。這些政府補助款是奶水,科技廠商斷奶後,敵不過市場競爭,新創公司又被打回原型。

▲ 蔡英文總統聽取敏成公司董事長古思明說明不織布特性。(示意圖/記者沈繼昌翻攝)

補助國家隊 應有考評究責制度

兩岸的高科技產業競相打國家隊,很多廠商都是兩岸佈局,成立子公司或交叉持股,類似大同集團旗下的華映公司,財務和投資調度都朝向「瘦了台灣肥了中國」的操作;除此以外,兩岸政府競相補助科技廠商研發,造成台灣研發成果被中國捷足先登申請專利或早一步應用生產的現象。

有一些台灣廠商申請經濟部或科技部的專案計劃或補助款,同一集團內公司又在中國拿到補助,形成變相偷技術、搶人才。美中貿易大戰,美國指責中國利用資助學術研究、提供人才獎勵等方式,吸收美國科技人才,侵犯智慧物產權,進一步下令華為、中興等列入拒絕往來的黑名單,也調查出若干隱匿在美國學術研發圈內的商業間諜。

我國政府為產業政策目標建立國家隊,但政府在撥款補助時,應建立考評及究責的制度,讓政府創投基金或補助款協助國家隊成功,讓真正有競爭力的企業參與,研發成果不要被中國剽竊,政府多數資源挹注國家隊才能獲得民心,國家隊的成果也才能真正為台灣爭光。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渣男發言人》陳淞山/陳菊愛將丁允恭「辦公室當砲房」 恐成政黨輪替關鍵?

► 陳淞山/蔡英文越來越像當年的李登輝 準備走出「跌破眼鏡」路線

►【掏空公司1】大同為通達虧13.5億 林蔚山掏空手法大揭密!

► 課綱去三國》呂秋遠/我背了一堆沒用的東西考上建中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陳櫻琴

陳櫻琴 陳櫻琴

雲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系副教授,曾擔任公平交易委員會委員,專攻《經濟法》、《公平交易法》及《政府採購法》等,深入觀察台灣產業法制,強調「財經正義」的重要性。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