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國之心肝重寶並無大過 不該道聽塗說未審先判

我們想讓你知道…這樣的風氣,不僅浪費個人時間,消耗社會對公眾議題的注意力,對當事人也是相當不公平,網路上無數閒言閒語,真的知道內幕的有幾位?幾乎都是道聽塗說,那麼還是不要再說了吧!

● 藍弋丰/專欄作家、台大醫學系畢業

當前台灣政治與媒體的綜藝化,凡事都以激起最大情緒為目標的炒作話題方式,對台灣已經造成越來越大的傷害,一件事情發生時,媒體常常不僅沒有盡基本的查證責任,還刻意捕風捉影,就算敘述有極為明顯的錯誤,只要能挑起點閱,直接放上標題也在所不惜。

「恩師關係」?

近來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好心肝診所的疫苗施打爭議,新聞大剌剌的直接稱台北市長柯文哲與好心肝基金會的許金川教授有「恩師關係」,就廣義上,或許也不能完全說錯,因為許金川教授應該有在柯文哲學生時代上過他的課,但是,這種說法毫無意義,個人也是台大醫學系畢業,學生時代曾經教過課的,若都算「恩師」,那可數也數不清了。

若要談新聞言外之意所影射的那種有密切淵源的恩師,應該是要有提拔關係,而許金川教授是內科,柯文哲是外科。若兩人真的要用「恩師關係」來連結,那讀者們可能只能來找上我本人,因為畢業後棄醫從文的過程中,兩位老師都曾雪中送炭,提攜照顧這個醫界逃兵不肖學生,兩位貨真價實都是我的恩師。

好心肝事件如今逐漸澄清,看來並不是一起所謂特權事件,而是台北市政府公務員因應市長給予太過緊迫的時間壓力,一時便宜行事,與民間聯絡溝通過程中,各環節訊息傳達與認知又有落差,所造成的烏龍事件。其實一開始對好心肝的特權指控就很不合邏輯,任何領域接待特權VIP,會讓一大群人半夜擠在大街上?

疫苗,COVID-19,好心肝,肝病,許金川,柯文哲,衛生局

▲好心肝診所因遭控未依規替人施打疫苗,躍上媒體版面。(圖/記者屠惠剛攝)

相關細節既然司法已經調查,我沒有內幕消息來源,也不知道真相,不知道的事情不多談論,靜待結果。

但我可以說說我確實知道的事。台灣醫學在少數領域執全球牛耳,對B型肝炎以及後續引發肝病的研究是其中之一,這有環境上的因素,因為全球B型肝炎的案例其實不多,但台灣過去卻是B型肝炎極為盛行的地區。

台灣戰後肝病研究的領導人物是已故的宋瑞樓教授,他也是台大醫院內科邁向現代醫療的推手、台灣消化內視鏡之父,醫界稱呼為「台灣肝炎鼻祖」,宋瑞樓教授貨真價實的是許金川教授的恩師,另一位知名的宋瑞樓直傳學生,是已故中央研究院院士、前台大醫學院院長陳定信。三人都不僅是台灣肝界的權威,也是國際學術界上的台灣之光。

宋瑞樓教授大力推動B型肝炎疫苗,使台灣自1984起全國新生兒大規模施打B型肝炎疫苗,我這個世代以後,台灣大體脫離B型肝炎陰影,都要感念宋瑞樓教授的貢獻,而證明B型肝炎病毒可以藉由母子垂直傳染,因此才知道需要出生就施打疫苗的,正是陳定信教授,其綽號霸氣十足,號令天下的「肝帝」。

疫苗,COVID-19,好心肝,肝病,許金川,柯文哲,衛生局

▲好心肝診所因遭控未依規替人施打疫苗,躍上媒體版面。(圖/記者屠惠剛攝)

相較之下,許金川教授的綽號就樸實得多,默默耕耘的「台灣阿肝」,許金川教授對台灣內科醫學科技也有相當的貢獻,率先以超音波檢查小型肝腫瘤,是台灣肝臟超音波的先驅。

許金川教授心心念念想拯救更多「肝苦人」,是好心肝基金會以及診所成立的初衷,基金會推動早期篩檢,幫助了無數人。

每位病人、同事,或是學生,都會異口同聲的說許金川教授是人格崇高、性格極好的一位醫者、主管、良師與長輩。

台灣阿肝 默默耕耘

當年我還沒沒無聞的時候,許金川教授聽說有這樣一個學生不幹醫師在外面靠著搖筆桿為生,主動找我撰寫一些會刊文章,每期的稿費,對收入不定的文人來說,提供了不少安心感。提攜後進的溫情,可見一般。

許金川教授對每件事都很認真,包括會刊每期編輯會議都親自主持,開會時,總是跟上課和上節目一貫的幽默,常常自嘲娛人。

病人與會員不分政黨族群,但許金川教授總想在會刊中能有鼓舞台灣,讓台灣人能更認同台灣的內容,常常討論怎樣委婉地進行,題材怎樣選擇。

他曾親自講過成立基金會的故事,由於肝內部沒有神經,問題不易察覺,許多病人到末期才來就醫,許金川教授在台大看到太多這樣的病例,覺得相當難過,心想若台灣民眾都能普遍有早期篩檢的觀念,不知能拯救多少生命?於是他起心動念想成立一個宣導與巡迴篩檢的公益組織。

台大醫院的薪水是全國醫院最少的,當到教授,生活是沒問題,但想作點大事,突然發現阮囊羞澀,診治過的企業界人士,發現他愁容不展,主動詢問是怎麼回事,知道之後,都願意慷慨解囊,基金會就是這樣成形。

物以類聚,基金會的員工,也都是熱誠急公好義的「台灣阿肝」。

由於B肝疫苗的政策成果卓著,加上許金川教授長年推動肝病防治相當成功,肝病在台灣逐漸從國病退位,現在大腸癌、肺癌是主流了,基金會也因此很早就未雨綢繆轉型,診所擴大的時候,我已經沒有再繼續幫忙寫稿,但過去一段在好心肝撰稿,與許金川教授以及基金會同仁共事的日子,至今仍相當懷念。

疫苗,COVID-19,好心肝,肝病,許金川,柯文哲,衛生局

▲因受好心肝疫苗案影響,許金川教授也接受檢調約談。(圖/記者游宗樺攝)

許金川教授身為台灣之光,也是對台灣社會貢獻很大的醫者,年紀一把了還要遭約談,實在讓人很難過,更讓人氣結的是媒體的毫無敬意,憑著空穴來風含沙射影。

閱聽觀眾明知新聞喜愛胡亂炒作,卻也不免跟著起舞,對根本沒見過的人物、不曉得任何內幕的事件、完全不了解的真相,卻言之鑿鑿,天馬行空的發展陰謀論,未審先判,對一個數十年來幫助無數人的公益事業,用規模和董事名單去做誅心論的質疑,難道公益事業不應該發展成功蒸蒸日上嗎?還是應該做到無人聞問、沒有半個知名董事、沒有收入、沒有捐款,破產才是功德?

這樣的風氣,不僅浪費個人時間,消耗社會對公眾議題的注意力,對當事人也是相當不公平,網路上無數閒言閒語,真的知道內幕的有幾位?幾乎都是道聽塗說,那麼還是不要再說了吧!

我親身認識許金川教授,受過他照顧,跟他共事過,他的的確確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長輩,我願意相信他,為他說話,並希望若不知內幕與真相的人,就不要隨便批評,胡亂影射。若事後真相澄清並非如此,那平白折損國之重寶的名譽,誰來賠償?

疫苗,COVID-19,好心肝,肝病,許金川,柯文哲,衛生局

▲北市民生國小施打疫苗。(圖/記者黃國霖攝)

台灣最後終究是要全民施打疫苗,目前在日本的奧援下,有124萬劑疫苗在手,1000劑疫苗的施打順序錯誤,固然違反指揮中心的規定,依法應有何種裁罰,該誰受罰,就依法處理,但這真的是一件罪大惡極到需要全民激烈抨擊討論的事嗎?防疫的其他訊息沒有更重要嗎?

事有輕重緩急,若應該盡公眾義務的媒體公器,以及應該全心協助政府防疫的執政黨人士,卻老是在挑起對立衝突,誘導陰謀論,把大眾的精力無謂的引導到並非最重要的事,在需要冷靜團結防疫的關頭,卻總想煽動情緒,那麼,真正應該遭大眾用力譴責檢討的,到底是誰呢?

熱門點閱》

► 黃韻如/國產疫苗EUA申請在即!「符合國際潮流的台灣標準」如何取信於民?

► 誰可以採購新冠疫苗?以歐盟及新加坡的制度為比較對象(范國華、吳尊傑)

► 何美鄉/高端疫苗解盲成功 聯亞接力!談三期臨床試驗必要性與可取代性

► 苦苓/【疫苗懶人包】弄明白就可以準備打了!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分享給朋友:

推薦閱讀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