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疫苗短缺火燒屁股 政府好像不太急?

我們想讓你知道…猛然想起,為民眾買入足夠、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不該是中央政府的責任嗎?

●黃奎博/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全球及區域風險評估中心主任、外交學系副教授

在軍事作戰中,不心存僥倖,「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是防衛的最高準則之一。既然大家講「防疫視同作戰」,那麼對於去年初開始的新冠病毒來襲就不應心存僥倖,該超前部署就該盡量超前部署,包括疫苗採購及施打。

買東西要買得便宜或買得到,「以量制價」是大家都知道的一招。既然現在新冠疫苗的採購是賣家市場,那麼買得多一點,或者集中國內各方採購量,一起向廠商議價並要求部分貨量較早出貨,絕對是值得一試的。

奇怪的是,這兩個道理,遇到我國的衛福部之後好像都不太適用?

▲新冠疫苗採購。(示意圖/路透)

政府採購疫苗好像不急?

首先,不能說衛福部「憨慢」採購國外疫苗,因為至少從去年秋天開始,就有一些動作,但可能因為堅持不廣篩,而台灣為數極少的本土群聚疫情都沒有被察覺有擴散的跡象,所以衛福部有動作,但不急著一定要完成採購。

例如去(2020)年10月12日東洋藥品宣布取得德國BioNTech(BNT,亦稱輝瑞)疫苗有條件授權書,到11月3日東洋宣布破局,董事長林全說不能「吃東洋豆腐」,意即採購疫苗是政府的責任,不能全部甩鍋給東洋。

約莫同時還有香港雅各臣與衛福部洽談代購BNT疫苗,但衛福部認為對方沒有提出法律授權,因而中止了談判。這些過程中還傳出有BNT疫苗大中華區總代理上海復星公司不願放棄居中代理權,以及綠營立委介入的事情。

不過,衛福部與「新冠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簽了4百多萬劑疫苗的協議,也分別與英國阿斯特捷利康(AZ)、美國莫德納(Moderna)簽了1千萬劑和505萬劑的合約。

這些約2千萬劑的量,繼續原地踏步,直到國人知道政府在期待還在做二期人體實驗的國產疫苗(高端、聯亞)也可以在今年年中加入施打名單中,數量至少共1千萬劑。

▲AZ疫苗。(圖/路透)

這樣加起來就有3千萬劑,可以讓1500萬的台灣民眾施打,達成約65%的疫苗覆蓋率。可是,65%是國產疫苗能夠「彎道超車」,不經過國際慣例的第三期實驗,就獲得我政府「緊急使用授權」(EUA)上市,而且所有購買的疫苗都按時到位時才有的漂亮數字。

當今年初開始,國外逐漸傳出因為各種因素致使疫苗無法依約送達時,我政府官員卻好像老神在在,甚至還告訴民眾,還沒有接種疫苗的急迫性。陳時中在4月中旬立院答詢時還說,疫苗「太多給我們可能就不會收了」,因為沒辦法消化。

果然,在今(2021)年5月中旬台灣本土疫情爆發時,台灣總共只收到了73萬劑上下的AZ疫苗,曝露出政府「超前部署」的假象,而且很多疫苗施打的爭議,都是因為疫苗數量嚴重不足。

之前說「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結果病毒真的大舉入侵了,我們卻沒有足夠疫苗可待之。此外,如果新冠肺炎病毒持續變種以及真的流感化,說不定接種第三劑,或者年年接種將成為必要,那麼在這一兩年,疫苗的搶購恐怕難免。

▲排隊接種疫苗的人群。(圖/記者湯興漢攝)

政府對官民合作好像不積極?

終於,一些地方政府忍不住了,想要向外洽購疫苗,另從5月27日起,包括例如國際佛光會、永齡基金會或鴻海(郭台銘)、孫文學校(張亞中)、慈濟等數個民間單位,以及6月中旬被宣布「積極主動」代購疫苗的台積電等等,也想為台灣採購國際認證的疫苗。就在近日,呂秀蓮也稱有兩個國際組織願為台灣代購上千萬劑疫苗。

明明可以透過政府協調,集中購買一兩家外國疫苗,並透過「以量制價」、「以量催貨」的方式,盡快讓疫苗抵達台灣,但中央政府卻官威難測,直到6月18日下午才透過蔡英文約見郭台銘、劉德音(台積電)的方式,給予這兩位所代表的單位「專案授權」,若成,估計共1千萬劑BNT疫苗。

至於其他表示意願的地方政府與民間單位呢?從最近陳時中稱,若一次有太多民間捐贈疫苗會有困擾,便知目前中央政府似未積極以對,反而是本位主義的嫌麻煩。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在台灣鄰近國家中,印尼是鼓勵企業向中央政府登記,然後透過印尼國營生物藥劑公司發爾瑪生科公司(Bio Farma)把符合政府規定的疫苗進口至印尼。這不就是政府設置單一窗口,協助民間集中資源購入疫苗嗎?

越南衛生部6月初設立的新冠疫苗基金會表示,才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就有超過23萬個單位及個人捐款,募得約1.8億美元,除了原有的3000萬劑AZ疫苗、2000萬劑俄國的衛星-V(Sputnik-V)疫苗,另外正在洽談的有500萬劑莫德納疫苗、3100萬劑BNT疫苗。

▲接種疫苗。(圖/路透)

越南政府也放鬆管制,鼓勵地方政府和企業透過衛生部規範的流程或者27家已獲授權的進口商自行進口疫苗。這不就是政府去募集民間(企業)資源、鬆綁採購規範,盡量購入所需疫苗嗎?

菲律賓最近則是讓企業與政府合作,一起與西方疫苗廠商簽約,而企業可取得部分的疫苗以資運用。這不就是政府與企業合作,搶購疫苗獲致「三贏」嗎?

現在國產疫苗即使在二期實驗結束後就取得「緊急使用授權」,國人顯然是有一定的疑慮;同樣的,AZ疫苗施打後的潛在問題,眾說紛紜,也引起部分國人的擔憂。其他廠牌疫苗到貨的時程,也在未定之天。

所以,政府應以盡快增(搶)購國際認證的西方疫苗為主,經標準一致的謹慎評估後,不是欽點兩家而是海納百川,讓想幫忙且有能力購買疫苗的民間單位,在政府主導、協調下趕緊合作、集中資源,為台灣的疫苗採購找出另一條活路?

講了這麼多,猛然想起,為民眾買入足夠、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不該是中央政府的責任嗎?

熱門點閱》

► 莊春發/網路巨頭再不收斂 將成世界市場的過街老鼠

► 蔡錫勳/日本疫情持續中!辦妥東京奧運成菅義偉「防疫大作戰」

► 楊岡儒/刑案遠距、民事到場?疫情下開庭問題

► 嚴震生/中東政權大風吹 「新三國演義」來臨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

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外交系副教授

黃奎博最新文章

more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