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 即時評論/中共是川金會的「利益攸關者」

 ▲▼ 川金會/川普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會面。(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川金會在新加坡舉行。(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川金會」經過一波三折後,終於6月12日將在新加坡揭開序幕。有人認為,居中穿線的南韓總統文在寅,是讓「川金會」起死回生的關鍵角色,而中共則成了重要的「旁觀者」;但事實恐非如此,就像南韓前外長柳宗夏所說,開啓北韓走向談判的大鑰匙,還是握在中共的手中。因為中共提出的「雙暫停」模式,才促使金正恩決定和川普談判;金正恩在美韓軍演後做出的強硬回應,必也獲得中共的支持;而「川金會」最後的順利舉行,中共應該發揮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中共支持美朝談判,是著眼於中國大陸的周邊安全,以及中美在東亞地區的權力消長。首先,北京認為川普精於算計,故不會把對北韓的「極限施壓」視同兒戲。美國確實擁有對北韓展開先制攻擊的能力,如果北韓的「擁核自重」損害到川普在國內的威信,影響到他的選票,或是危及美國在地區盟友的安全,則川普不會排除對朝用武的可能。習近平有「民族復興」的重責在身,為了維持一個有利於治國理政的良好環境,他不會坐視周邊地區的戰爭危機升高。

其次,朝核問題的能否和平解決,影響中美在東北亞地區的競合關係。長期以來,北韓的窮兵黷武,提供了美軍駐韓和美日建立安保體制的藉口,也讓日本的重整軍備取得正當性的來源。當中美關係從戰略夥伴轉向戰略競爭的同時,中共擔心朝核危機會強化美國在中國大陸周邊地區的軍力部署。

因此,從中共的角度看,朝核談判達成北韓停核而非棄核的結論,才是符合北京當下的最佳利益;但無論「川金會」能否產生具體成果,中共都必須扮演「利益攸關者」的角色,而當務之急就是強化與北韓的關係。中共佔有北韓對外貿易的92%,掌控原油來源的70%,故真正能滿足北韓經濟和安全需求的恐非中共莫屬。

▲▼ 川金會/川普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會面。(圖/路透)

▲川普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會面。(圖/路透社)

因此,配合金正恩的富國強兵政策,中共首應協助北韓進行經濟改革。以中國大陸的經驗看,經過數十年的摸索,才走上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體制。但對北韓來說,這是一項「知易行難」的龐大政治工程。如果北韓經濟改革失敗,除非中共挹注更多的資源,否則金正恩會立刻面對內部強大的保守壓力,從而危及他視同國家安全的金氏王朝。

其次,如果金正恩在「川金會」後決定逐步推動無核化,甚至最後以棄核展現謀和誠意,則美韓是否採取「相向而行」的裁軍措施,這是中共關切的問題。例如,南韓如何處理境內部署的THAAD,以及美軍是否繼續駐在韓國。

最後,從「四海連動」的觀點看,中共關注中美在朝鮮半島的權力消長,是否會在東海、南海和臺海地區產生「外溢效應」。雖然中共視這些地區為攸關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核心利益,但川普站在「美國優先」的立場,不願見到美國在東亞的霸權地位,受到「中國崛起」的挑戰。值得注意的是,在朝核問題懸而未決的情況下,川普已在中國鄰近海域,展開「預防性防禦」(preventive defense)戰略。

如與歐巴馬時期比較,川普自2017年5月迄今,已明顯增加美軍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動(FONOP)頻率。最近的例子是美國驅逐艦「希金斯號」(USS Higgins)和巡洋艦「安提坦號」(USS Antietam)於今年5月駛入西沙群島12海浬內,在趙述島、東島、中建島及永興島附近執行航行自由行動。

中共雖聲稱不做霸權,但只要美國把崛起的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雙方還是不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

好文推薦

趙春山/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樂見兩岸展開「制度之爭」

趙春山 即時評論/川金會生變 朝核談判成聾子對話

趙春山/川金會真正好戲 強權幕後的角力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圖/翻攝自維基百科)●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網友參與,投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趙春山專欄 趙春山

曾任政大國關中心副主任、東亞所及俄羅斯所長,並參..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