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大趨勢】李沃牆/台灣發展AI的五缺

▲軟體銀行機器人Pepper成為世界第一台入學就讀的機器人,並說自己像「杯麵」一樣,白白圓圓的。(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機器人Pepper也應用在京站百貨、台新銀行等台灣企業。(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Google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簡稱AI)圍棋程式AlphaGo和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國棋王柯潔展開對戰,結果代表人類的柯潔三戰全敗,凸顯示AI的發展潛力驚人。

嚴格說來,AI發展於1950至1970年代,近年則隨著行動網路、大數據、超級運算、物聯網及腦科學的帶動下突飛猛進,相關的學科發展、理論建模、技術創新及軟/硬體的升級正在迅速發展,並成為國際競爭的新焦點。鑑於AI將是引領未來的戰略性技術,世界主要的已開發國家均把發展AI作為提升國家競爭力及維護國家安全的重大策略。誠如俄羅斯總統普丁(Putin)所言:「誰能突破AI,誰就能主宰世界。」

平情而論,台灣半導體產業根基穩固,可提供AI良好的發展基礎;但目前雖有AI發展行動計畫與口號,但卻有五缺;若五缺不改善,恐難畢其功於一役。

一、缺乏領先契機

以鄰近的中國大陸、新加坡及韓國發展AI為例,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早於2015年3月將「互聯網+」規畫為國家級戰略,以互聯網、科技產業、創業、創新為中國經濟發展主軸,貫徹「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方針,達成降低失業率、提升人均所得、維持經濟成長目標。同年5月公佈「中國製造2025」方案,目標為2049年建國100年時,綜合實力進入世界製造強國前列。2017年7月發表了《新一代人工智慧發展規劃》,做為AI的發展戰略。

新加坡政府則是於2017年提出「AI.新加坡」計畫,預計在未來5年內投資1.5億新加坡幣發展AI及資料科學。此計畫內容包括讓當地研究機構、新創公司以及各大企業相互合作發展AI產品,創建工具以及開發人才,推動新加坡的AI技術發展。南韓深感國家在AI競賽中落後於中國、日本及美國。

2018年5月15日在首爾舉行的第四次工業革命總統委員會第六次會議上,完成了一項AI研發戰略。到2022年將投資2.2兆韓元,以加強其AI 研發能力。上述鄰國,除了韓國稍晚外,中國及新加坡早於去年宣佈AI發展戰略;而我們行政院於2018年1月18日才提出4年期的「台灣AI行動計畫」(2018-2021)。其實,政府若能在宣佈「5+2產業」時,就同時將AI計畫融入,應是很好的時機點。如今,以台灣的執行力欲後發先至,恐不容易。

二、缺乏雄心壯志

中國大陸將發展AI分為三大階段,第一階段是在2020年創造1500億元人民幣AI核心產業規模;第二階段在2025讓部份AI技術與應用達到全球領先水準,創造4000億元人民幣的AI核心產業規模與5兆億元人民幣的相關產業規模;第三階段則是2030年時、AI技術與應用都能領先全球,超越美國,成為全球主要的AI創新中心;屆時其AI核心產業規模將超過1兆人民幣,相關產業規模則可達到10兆元人民幣。新加坡的目標係成為亞洲AI先驅,提升新加坡經濟競爭力,積極往首個智慧國家之路邁進;希冀在2035 年,新加坡的年度經濟成長率將翻倍。韓國的目標則是於2022年達到AI全球前四名。台灣發展AI雖列出「AI人才衝刺」、「AI領航推動」、「建構國際AI創新樞紐」、「場域與法規開放」、

「產業AI化」等五項重點工作;卻沒明確具體目標,只有一句口號「讓台灣在下一波的智慧革命中取得機會與優勢」,相形遜色。

三、缺乏軟體與數據建構基礎

不可否認,台灣一直存在硬體優勢,但軟體實力相對落後,軟硬整合更是不足。誠如李開復所言:「台灣想做AI,十年前就得先做好軟體與數據了。」因為跳過「軟體」與「資料」這兩大基礎,想要做好AI,無疑是緣木求魚。也有專家揶揄的認為,台灣硬體主導的陰霾仍然揮之不去,科技部每年用50億台幣打造AI研發中心會不會就只是要買機器?

尤有進者,中國連大數據產業都可發展成為試驗區。筆者於今年7月到「貴州國家大數據試驗區」參訪,此試驗區的建構係基於習近平主席在中共19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指示:「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慧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在中高端消費、創新引領、綠色低碳、共用經濟、現代供應鏈、人力資本、服務等領域培育增長點,形成新功、支持傳統產業優化升級、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瞄準國際標準、提高水準。」

試驗區內有「大數據制度創新試驗」、「數據開放共用試驗」、「數據中心整合利用試驗」、「大數據創新應用試驗」、「大數據產業聚集試驗」及「大數據資源流通試驗」。目前已建構成一個完整的大數據生態鏈,包括貴陽大數產業技術創新試驗區、大數據培訓中心、大數據技術創新和安全聯盟、大數據產化孵化器、貴陽國際人才城等。

貴州於2015底舉辦「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至今已三屆,業已成為國際大資料產業交流合作的重要平台;也讓開放創新的貴州已經成為一片充滿生機的熱土,昂首闊步走向世界。由於大數據產業成功落地,貴州在2015至2017年的數字經濟增速連續三年全國第一;今年上半年的GDP成長率更高達10%,,在已公佈的十五省中居首位。

四、缺乏AI紮根教育

科技部雖然已在台大、清大、交大及成大成立AI創新研究中心,號召國內外300位專家學者投入AI技術發展與應用,培育4,000位AI領域人才;另有非政府組織成立的「台灣人工智慧學校」協助培育人才,但仍缺乏AI紮根的基礎教育。君不見,中國大陸為了深入AI基礎教育,上海已發表全球第一本AI中學教科書,《人工智能基礎-高中版》,已有四十所試點高中列為教材。

五、缺乏產官學整合

科技部雖有AI計畫及口號目標,但又缺乏將政府及產學資源整合,實在可惜。筆者以為,若能形成園區或試驗區的概念;如AI園區、AI試驗區;藉此結合產官學及AI生態系,才能相輔相成,創造綜效,亦比較有成功機會。

有論者謂,台灣除半導外,這30、40年來已無新的代表性產業,若這波AI不把握的話,恐怕難再看到下個機會了;此番話語,值得政府在發展AI時做為激勵與警惕。

延伸閱讀

【AI大趨勢】馬凱/人工智慧怒濤可覆舟 亦可載舟

【AI大趨勢】魏聰哲/AI機器人如何影響失業與產業人才轉型

施典志/我們需要以區塊鏈為基礎的社群或內容服務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李沃牆,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主任,亦為富華創投及兆豐第一創投董事、品豐投顧榮譽顧問。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李沃牆專欄 李沃牆

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