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瑋/從「通俄門」看美國的政治偵防

▲美國總統川普被指控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時與俄羅斯有不尋常關係,事稱「通俄門」。(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雲論作者周天瑋(律師)。●周天瑋/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美國「通俄門」特別檢察官調查已告一段落,各方期待報告在日內公開。但是這一場我就其本質稱之為「希拉蕊儲君門」的美國兩黨大鬥法勢必餘波蕩漾,更大的內幕在等候逐步全盤托出。屆時民主典範蒙羞,一個令人意外的準「香蕉共和國」或許呼之欲出。

第1波檢討出現了,4月10日司法部長巴維理在國會做證,以一種極為低調、專業而冷靜的口吻明確指出歐巴馬政府的情報部門曾經在2016年祕密監視川普競選團隊,司法部正在徹查是否具有足夠的合法依據。政府祕密監視對手的競選活動,在台灣稱之為政治偵防,政治偵防非同小可,這是民主美國第1位司法部長做這樣重大的公開承認。

不僅如此,同一時間司法部督察長(類似於紀監委)也著手調查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內部在2016年和2017年依據《外國情報偵防法》針對川普團隊進行偵防之時,行為有無不法。別忘了,2017年川普已經就職總統,但是聯邦調查局對他的調查沒有歇手。為什麼?有這樣相當權威的說法認為,一些蛛絲馬跡顯示,司法部底下的「深層政府內部敵人」一面試圖轉移媒體注意,以求自保,一面以攻擊代替防禦,意圖逼宮。

與川普總統不合並且已經遭到司法調查的前任調查局代理局長麥凱博今年2月便透露,川普總統在2017年5月突然開除調查局長柯米,讓司法部高層大感詫異,開始私下討論是否說動內閣成員援引美國憲法第25條修正案把川普逼下台。麥凱博指證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一度提議與川普開會時夾帶錄音器材,以便偷錄川普發言作為他妨礙司法的證據。針對這個提議,羅森斯坦已經否認。

種種真相應該會在今年夏天以前漸漸曝光。美國是民主法治國家,民主法治國家本不至於立儲,可各種原因導致希拉蕊形成儲君地位,因此弊害叢生。但如果真要回顧歷史,會發現美國政治圈對政敵進行司法和偵防打擊,這不是第1次。

羅斯福總統曾經利用查稅打擊政敵隆恩。甘乃迪總統也利用調查局和國稅局的資料打擊政敵,並且還透露給《新聞周刊》的華府首席記者布萊德利,布萊德利卻選擇從來不在媒體揭發甘乃迪。甘乃迪和後來的詹森總統都監聽民權牧師金恩的電話。1964年大選詹森總統監聽共和黨候選人高華德的競選總部電話。1968年大選,詹森總統監聽代他上陣的副總統韓福瑞的電話。對於以上不法手段,美國一直都做,新聞界卻不做報導,但是等到尼克森競選連任,轉任《華盛頓郵報》的布萊德利便揭發著名的水門案,誰教尼克森隸屬共和黨,首當其衝!接下來的歐巴馬政府也不例外,曾經利用國稅局打擊茶黨組織,再調動司法部向福斯新聞記者、《紐約時報》記者和20名美聯社記者蒐證,《紐約時報》於是只好給予抨擊。

至於說到通俄,美國媒體最近重提1992年《倫敦時報》根據蘇聯檔案披露的往事。有心競選總統的愛德華‧甘乃迪參議員,曾經在1983年聯絡蘇共中央總書記安德羅波夫,表示願意協助蘇聯介入美國大選,打擊競選連任的雷根總統。安德羅波夫於次年2月去世,這件事就此打住。

美國的政治偵防和裡通外國,是不是一直都存在?

熱門文章》
►韓國瑜:民氣與地氣的抉擇

►看更多【周天瑋】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中國時報》,請勿直接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