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安/無人機防闖禁航區 軍事營區整體安全防護

▲▼             。(圖/記者張雅貞攝)

▲以干擾槍干擾入侵無人機外,許多廠商也研擬運用雷射擊落無人機的可行性。(翻攝自Rafael)

●尤里安/現任軍事戰略評論員,淡江戰研所畢業。

3月中旬發生無人機闖入松山機場事件,導致機場關閉與旅客延遲登機,後續立委提議,應比照國外作法,於機場周邊設置電子圍籬,先行一步將無人機阻擋在外。

立體空域的侵犯

為求飛航安全以及顧及民航機的起降安全,過往機場周邊的限制通常為建築物的限高與禁建,當然周邊住家飼養賽鴿之類的設施也是被民航主管單位禁止,這個區域若以周邊5哩計算,其平面限制面積為25平方哩;若以高度5哩計算,其立體空域為125立方哩,理論上來說這125立方哩(具體範圍視各國規定)是不可以讓非允許的飛航器進入,以免發生危安。

但在無人機崛起以及民眾休憩娛樂想拍攝空拍照片的狀況下,越來越多的無人機「侵犯」了這個空域,為求飛航安全,通常民航業管單位會暫停飛機起降,進而影響乘客搭機時間。事實上在3月15日晚間發生了2起無人機闖入事件,機場關閉63分鐘並影響8班航次,統計近5年的資料,共計有135件違規案件,但僅開罰55件。

無人機除了干擾飛航安全外,事實上也發生過許多各種「無人機案件」,包括偷拍民眾提款密碼、環保人士以無人機撞擊核子設施、甚至是利用無人機遂行暗殺任務,2018年8月委瑞內拉總統演講時遭遇無人機襲擊。上述事件層出不窮,迫使許多國家思索如何應對無人機。

通常這種反制措施一樣區分為硬殺與軟殺,軟殺主要是干擾無人機訊號,硬殺包含開槍射擊或是雷射擊毀入侵的無人機,但細究起來,台灣各界竟然沒有一套有效防範無人機的方式,軍事設施亦同。

空中捕抓?

無人機可以侵犯民航空域、撞擊公部門建物,當然各種固定式的軍事處所也會是敵運用無人機、進而發動攻擊的明顯目標,對於這種迥異於過往的軍事攻擊方式,軍方是交由科研單位製各種器具來因應。但很可惜的是,這套無人機防禦系統居然是「空中灑網」捕抓!

這類反制方式大意為,當防守方發現不明無人機時出動另一台無人機於空中「灑網」捕抓,後續也有在無人機上架設步槍的形式出現。在中科院這種「灑網」無人機於台北航太展展出時就引起許多評論,而在後續的展覽中,民眾也發現過往安裝1管捕抓網的無人機,已經「進化」成3管發射器的無人機。

▲▼             。(圖/記者張雅貞攝)

▲用類似貓抓老鼠的反制無人機手段,基本上來說可能緩不濟急。(圖/全球防衛雜誌)

這種反制方式有其物理限制,就是防禦性的無人機飛行速度要快過不明無人機,否則無法遂行補抓或是擊落的動作。但最麻煩的是,隨著不明無人機越來越精進、爆裂物越來越小或是其他攻擊武器的進化,都會使得攻擊方可以趁隙對防守方發動攻擊,防守方根本沒有時間玩這種「貓抓老鼠」的捕抓或是射擊動作。

以營區整體安全防護為例,碰到這類不明無人機侵犯,守軍可以在接戰規定下以步機槍射擊無人機,但這有其難度,因此目前各國軍方所研製的反制無人機多半以可攜式無人機干擾系統(Protable Counter Drone System)來因應,這類系統由於外型酷似步槍,因此一般以干擾槍來稱謂。

干擾槍方便單兵使用,當發現不明無人機後,士兵或是警衛只需將干擾槍對準概略方向,射出高頻電磁波後干擾不明無人機,先行一步阻斷無人機對外發送影像或是GPS訊號的輸出,接續再讓不明無人機失去訊號源後落地。先行阻止不明無人機發送訊號相當重要,因為許多案例顯示,當己方這類影像或是GPS訊號被敵知悉時,通常不久後敵各式導引彈藥就會接續攻擊。

這種干擾槍的反制方式當然可以運用在民航機場上,但所需的電源以及基座可能更大,因此通常會以架設於三角架的干擾台型式出現,以民航機場為例,這類干擾台只需4具,電源取自裝置所配賦的太陽能板或是電池,這種防禦方式就是立委所說的電子圍籬-當然這是無形的。

軍事層面上是承認這種類似「塔防遊戲」的防禦方式,但是卻更進一步的結合雷射,成為一整套系統(Counter-Unmanned Aerial System, C-UAS)除了前述的干擾功能外,基本上是以系統旁邊的高能雷射武器擊毀不明無人機。

在可見的未來,類似的無人機入侵機場甚至是軍營的事件一定會層出不窮,以干擾槍配備重要營區據點很可能是解決不明無人機的第一要務,民航機場或是重要公部門的防範上,不彷採用干擾台的方式來因應,這些建置成本並不會比發生飛安事件後的防範來得大,值得相關單位緊急編列預算投置。

熱門推薦》
►美國2020將出現第一位台灣裔總統?

►看更多【尤里安】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全球防衛雜誌》。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