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美國聯合各國抵制華為是「八國聯軍」?八國聯軍始末話從頭

 

▲外界一陰謀論稱習近平統治正當性的內部鬥爭引爆美中貿易衝突。(圖/路透社)

●藍弋丰/專欄作家。

美國對中國掀起關稅大戰,許多人稱之為貿易戰,嚴格來說,貿易戰最起碼要像美國對伊朗或北韓禁運以上的程度,才能稱為「戰」,還只在抽抽關稅的階段,實在還不能稱為「戰」。美國對華為的嚴厲態度,才稍微有那麼點戰意,中國方面則把美國連同各國一同抵制華為的舉動比擬為歷史上的八國聯軍,更傳出許多陰謀論,稱貿易戰升級,是中共內部派系各懷鬼胎政爭的結果,想要誤導習近平與美國硬碰硬,最終讓他灰頭土臉下台。

這些「宮中祕聞」我們實在沒有管道證實,不過,歷史上的八國聯軍,前因後果倒是很清楚,不妨也就趁機來複習一下這段莫名其妙的離奇事件是怎麼發生的。

聽到八國聯軍,一般沒有特別研究歷史的朋友,腦海中浮現景象的可能是:畢竟八國打一國嘛!那應該是諾曼第登陸那樣史詩般壯闊的軍容(諾曼第戰役盟軍方面有:美國、大英帝國含加拿大與紐澳、希臘、丹麥;還有法國、波蘭、比利時、荷蘭、挪威、捷克的流亡政府部隊),大清帝國的正規軍與義和團一定是淹沒在槍林彈雨洗禮之中?實際情況跟這樣自然的想像大有不同。

聯軍第一階段,只有兩千多人,第二階段打到北京城的聯軍,也不過約1萬8千人,受到氣候炎熱,沿路交戰與補給條件的影響,真正攻打北京的聯軍可能不到萬人,相對的,就算不論數以十萬計的義和團,光是滿清的正規軍,也足足是聯軍的好幾倍,所以,以寡擊眾,在數倍於己的敵軍之中奮勇作戰的,其實是聯軍方面。

這場戰役,在中國與台灣的敘述也大有不同,國民黨歷史課本裡頭,義和團從來都是愚昧無知萬惡不赦的代表,但是共產黨則讚揚義和團是偉大的人民革命,所以後來中國不少歷史作者為此寫了翻案文章,重新證明義和團是愚昧無知萬惡不赦的愛國賊,台灣讀者看了滿頭霧水:這不是本來就這樣,還有需要翻案嗎?

不過,不管哪邊的課本,都把八國聯軍列入「列強欺壓中國」的範圍裡頭,但整個過程,其實是因為義和團攻擊使館區與教堂而引起的,就算交戰也不應攻擊使館,這是國際常識,就算沒國際觀,中國自古也有「兩國相爭,不斬來使」的道理在,滿清卻由正規軍領著義和團圍攻使館,裡頭只有部分戰鬥人員,還有許多婦女兒童,當時義和團到處殘暴虐殺所抓到的洋人與信仰基督教的教民,釀成高度人道危機,各國只好倉促組織救援部隊。是的,八國聯軍的主要任務是解除使館區人道危機的救援行動。

一隻倉促成軍的救援部隊就把整個滿清的中央軍力都打垮了(地方部隊如袁世凱在山東的部隊,則大多進入了「東南互保」狀態),這樣「廢到笑」的軍事能力,也敢向八國宣戰,甚至還犯大不韙去攻擊使館?難怪慈禧從此在國民黨歷史課本上被寫為一無是處、不識字的迷信老太婆。

但是國民黨歷史課本沒寫到,八國聯軍之後,慈禧就領導展開中國快速的改革,稱之為「庚子後新政」,這些新政奠定整個民初中國現代化的基礎,而甲午之前的第一階段改革,也就是自強運動,也是慈禧主導的,當時許多反改革的挑戰都由慈禧一手壓下,所以她真的是個蠢蛋迷信老太婆嗎?但如果不是,為何又會做出這個幾乎是中國歷史上最蠢的決策呢?

克勞塞維茲《戰爭論》中說「戰爭是政治的延續」,指的是戰爭是國際政治角力的一環,是其他政治手段的延續,不過,在中國大地上,這句話還有另一種解釋,那就是對外戰爭可能是內部政治失衡的結果。

八國聯軍就是標準的這樣的事件。一切的根源在於慈禧的統治正當性問題,慈禧經過「祺祥政變」排除顧命八大臣而與慈安、奕訢共同掌權,之後慈安過世,慈禧一路培養曾國藩、李鴻章、張之洞等洋務派重臣,羽翼豐滿後在1865年拔除奕訢的議政王頭銜,1884年再藉口清法戰爭失利將奕訢為首的軍機大臣全數更換,史稱「甲申易樞」,自此大權獨攬,對下讓左宗棠與李鴻章互相制衡,左宗棠過世後讓翁同龢來平衡李鴻章,大玩政治高空走鋼索。

儘管慈禧再怎麼有手段,在世襲專制王朝中,她的統治正當性終究是來自同治皇帝,1875年同治皇帝猝逝,慈禧只好硬是用「文宗無後」的理由,把醇親王與她妹妹的兒子過繼給咸豐皇帝,並以此繼位,就是光緒皇帝,在光緒未成年的階段,慈禧又能垂簾聽政,可是,光緒終會長大,慈禧也總要面臨把政權交還給皇帝的一天,這是慈禧最大的統治正當性危機,隨著光緒成年,又遇上甲午戰爭失利,慈禧迴避責任,於是1898年光緒宣布親政,有了「百日維新」。

沒想到光緒果然「孝順」,維新過程過於躁進、不切實際,把所有務實派的大臣,包括許多先前與日後都是洋務派的重臣,都趕到太后這邊,在重臣支持下,慈禧又有了重掌政權的機會,導致「戊戌政變」,所謂政變,過程就是慈禧跑來說句要把政權收回去,就這樣了,光緒身為成年的皇帝,也是帝國具有實質統治正當性的唯一一人,竟然從此被軟禁起來,這不是慈禧真有滔天之力,一句話就說了算,其實根本原因在維新過程讓多數大臣不信任光緒的治國能力,才讓慈禧得以重返權力顛峰。

傳說,慈禧在收回權力那天,手舞足蹈,簡直不敢相信她還能重回巔峰,可是,只要光緒存在一天,她的統治正當性就有問題,釜底抽薪的解決方案是把光緒廢位,換一個小皇帝,重新回到「垂簾聽政」的取得統治正當性模式,這個根本問題,注定了慈禧聰明一世,卻在1898年至1900年的2年間變成「蠢蛋迷信老太婆」。

當慈禧向她一手培植的洋務重臣李鴻章試探廢帝的可能性,李鴻章立即警告,當時全世界大多都還是君主國家,沒有一國會容忍君主遭到隨便廢立,會引起嚴重國際問題,忠言逆耳,慈禧為了免得李鴻章囉嗦,打壞兩人關係,竟然就把他遠遠的任命為兩廣總督,眼不見為淨,但是「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不能解決問題,洋務派的重臣都與李鴻章一樣警告反對,可是這些大臣都沒顧慮到慈禧的心事:她的統治正當性問題。

慈禧第一步先以「立儲」來試探各國反應,命光緒收繼溥儁為養子,史稱己亥建儲,果然如先前李鴻章等人的警告,各國均不予承認,讓慈禧碰了大釘子,結果在慈禧一生洋務(祺祥政變就是聯合洋務派奕訢,消滅了仇洋的肅順顧命八大臣勢力),就這2年與仇洋派站在同一邊,可望成為光緒廢位後接替小皇帝的溥儁,其父親載漪憤恨各國作梗,身旁聚集了無數仇洋派,更鼓勵義和團發展。

義和團本來是華北人口過剩的自然現象,類似捻亂的捻匪最初的成因,因人口過多人均田地、家用不足,農閒時結夥搶劫補貼家用,農忙時就消失變回種田的良民,這種打劫行動在水旱災時就會更普遍,風調雨順時就又消失。滿清開始現代化的過程,鐵路造成大量挑夫、縴夫失業,機器紡織廠造成大量家庭手工紡織失業,各國要求保護教民,更造成無數民教衝突,加劇了人口過剩的經濟危機,所以義和團會結合仇洋情緒有其根本原因。但是,義和團一開始以打劫教民為主,後來教民不夠搶,不分教民與否都打劫,就顯現了其土匪本質。

本來這種半民半匪,稍事鎮壓就平息了,偏偏朝中出了問題,載漪因為各國反對立儲而仇恨洋人,姑息甚至鼓勵民間仇洋,義和團在發源地山東因為鎮壓與旱象結束而消失,卻在天子腳下的直隸大行其道。最妙的是,自古以來民變民匪都打著推翻政府改朝換代的口號,這次他們因為是受中央姑息鼓勵而成的,竟然打起「扶清滅洋」口號。

慈禧在「同光中興」的過程中,學習到聯合洋人,消滅民變,那麼,反過來,聯合民變,打擊洋人,是不是可行呢?這問題在後世看來好像連想都不用想,但是慈禧並非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愚不可及,因為當時海運能力的限制,各國能派來的部隊與武器數量有限,義和團就算一無是處,只要真心相信「刀槍不入」各個願意送死,數十萬計的義和團,的確足以把聯軍子彈耗盡淹沒。

慈禧在下定決心與各國宣戰前,好幾次派遣大臣與親自視察,想評估義和團的戰力,就在舉棋不定的最終關頭,前線裕祿傳來造假戰報,將聶士成正規軍在廊坊阻擋第一階段2000多人聯軍的「戰功」歸於義和團,又謊稱在義和團的幫助下於大沽戰勝,慈禧於是下定決心,向各國宣戰。

很不幸的,中國人並不是射擊遊戲裡的殭屍,是有學習能力的,一開始的確有部分年輕易受騙的義和團成員會一直向聯軍衝鋒,身中五六槍才倒地,讓聯軍相當震撼。但是很快的,義和團青年就質疑為何「刀槍都入」,大師兄與師傅推說,那是因為年輕人「功力不足」,或是因為邪惡的聯軍用穢物破解法術,其實,是因為戰場上那些老賊都躲得遠遠的,只有天真的年輕人會真心相信「刀槍不入」而戰死。不用多久,義和團青年也學聰明了,至此義和團一聽到聯軍的槍響就潰退,倒是不忘土匪老本行「掠百姓無算而還」。

結果,聯軍受到最大抵抗是在天津戰役階段與聶士成戰到聶士成陣亡,從天津到北京,儘管中間可能有數十萬義和團,聯軍主要的阻礙是炎熱的天氣與濃密的玉米田。

但是在義和團的想像中,他們仍然有狠狠的打擊了聯軍,例如,他們相信女性成員「紅燈照」只要扇子一揮,聯軍的大砲就會啞炮,還可隔空取物,拔走聯軍大砲的螺絲,只要施展法術,遠在海上的聯軍戰艦,就會起火爆沉。實際上,螺絲是鐵鋪買來的,大砲也沒有啞炮,當然更沒有任何聯軍戰艦因為紅燈照而起火爆沉,只有這些來自社會底層的婦女因為能夠解放社會責任喘口氣而「自我感覺良好」。

美中貿易衝突的過程中,中國網路上也曾出現自認華為「技術太強」可打慘美國的義和團言論;陰謀論則稱習近平統治正當性的內部鬥爭引爆美中貿易衝突,若這種說法為真,倒是還跟八國聯軍有點可比擬之處。不過,這些陰謀論沒有根據也無法證明,還是等到後世一切塵埃落定再去研究。

我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義和團行為對國家沒有好處,只有無窮禍患。義和團只會靠一些吹牛謊言自欺欺人,真的對上聯軍時一無是處,真正抵抗聯軍的聶士成,戰前全力反對義和團,義和團也把他視為眼中釘,這可以給我們許多啟示,讓我們很容易辨認出誰是義和團,但是,病源並不是義和團本身,若沒有中央政府的姑息甚至鼓動,義和團也不會到處肆虐,比起辨認義和團,更重要的是,誰是載漪、剛毅?

另一個沉痛的啟示是,慈禧一輩子改革派,為了統治正當性問題,可以2年內倒行逆施,導致歷史定位全毀,想要保住權力的誘惑如此可怕,足以讓一個人完全扭曲,成為愚蠢邪惡的化身,掉落遺臭萬年的深淵,這個可怕的事實,值得所有從政者警惕。

熱門點閱》
►網路小說為何無法拯救出版業:網路聲量與民調的落差

►看更多【藍弋丰】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專欄作家。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