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沃牆/談美日貿易協議 川普欲蠶食鯨吞

 

▲美國總統川普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7日舉行美日第11次領導人峰會。(圖/路透)

 ●李沃牆/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主任,亦為富華創投及兆豐第一創投董事、品豐投顧榮譽顧問。  

川普近日以國賓身分訪日,其重要的任務即試圖與日本重新協商貿易協議,藉此削減美國與日本的貿易逆差。他在27日的美日峰會上表示,美日貿易談判「8月能有重大發表」,但日方認為這只是川普一廂情願的想法。去(2018)年,美國對日本的貿易逆差為676億美元,僅次於中國大陸、墨西哥及德國;這也讓川普耿耿於懷,頗有怨言,並急於與日本簽署貿易協議,特別是完整的自由貿易協議(FTA)。但日本過去吃過美國的虧,向來謹慎小心;雙方各懷鬼胎,川普欲強渡關山,真能如願?美「聯日制中」,日本想在「美中二面討好」;而台灣「親美日遠中」,如何能在美日中三強中取得平衡?

美國要FTA 日本只要TAG

早在今年4月中,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就展開與日本的談判;美方認為美日間的龐大逆差主要來自於日本的汽車進口;因而,汽車談判成為首要之務、其次就針對農業及數位貿易等進行談判。據悉,日方將貿易談判定位為侷限於貨物關稅的貨物貿易協定(TAG);TAG只是限定在物品貿易的協定,不同於FTA(自由貿易協議),因為TAG不包含投資及服務等規則,因此不能說是FTA。但美方則有意擴大領域,以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為目標,強迫日本開放市場。美方還有意加入匯率條款,禁止透過干預匯率誘導貨幣貶值雙方,協議交涉的範圍成為首次會談焦點;但日方卻避談匯率問題,顯見雙方難同調。

日談「匯」色變 實其來有自

川普政府欲談日元匯率,但日本為何「敬謝不敏」,避談此事,實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話說日本在二次大戰後戮力重建,終至於80年代經濟達全盛時期;其貿易成長快速,讓美國不振的製造業景氣受到了更強的衝擊,也讓美日間的合作關係面臨考驗。然勢隨時轉,這個曾是叱吒一時的亞洲一哥、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日本,曾幾何時,太陽帝國開始失落,光芒不再?究其因,經濟結構轉型與貨幣政策失當是導致日本失落的二大關鍵因素。而導火線就是肇因於美國、日本、英國、法國及西德等五個工業發達國家財政部長和央行總裁於美國紐約的廣場飯店秘密會晤後,在1985年9月22日簽署的「廣場協議,Plaza Accord 」。此會議由美國為主導,目的在聯合干預外匯市場,使美元對日元及馬克等主要貨幣有秩序性地下調,以解決美國巨額貿易赤字,但此一舉措卻種下日本失落的種子。

因日圓被迫升值後,其匯率一路由250元升值至1987年底的120元;而在利率方面,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 BOJ)於1986年至1987年2月間,曾連續五次降息,使得銀行貼現率由5.0%降低到2.5%,匯率升值及利率降息結果,國際熱錢蜂擁而入,帶動股市及房地產價格飆漲,1989年12月29日,日經指數達到38,915.87的歷史最高點。1989至1990年間,日央行卻改弦易轍,連五次升息,銀行貼現利率由2.5%升至6%,房地產及股市於1990年開始崩跌。除了失當的貨幣政策外,金融自由化、國際化的經濟結構轉型政策亦難辭其咎。

進一步言之,日本於1990年代初因資產價格泡沫破滅,導致10年間出現嚴重的經濟衰退,不僅土地及股票等資產價格不斷地下跌,連銀行、家計部門及廠商均「去槓桿化」(deleveraging)(縮減負債),同時積極地調整資產負債表,結果民間需求大幅萎縮,一般性物價持續下跌,平均經濟成長率不及1%,失業率則高達4%。相較於泡沫破滅前的二十年間,平均經濟成長率達4%,失業率僅約2%,這段期間日本的經濟表現被戲稱為「失落十年,Lost Decade」。據統計,日本自1990至2011年之年平均經濟成長率僅1.1%,其中2008年到2010年三年平均成長率更為負1.17%,顯示其經濟欲振乏力。消費者物價持續下跌、日元升值、貿易出超轉貿易入超、政局不穩、經濟持續無感,稱之為日本「經濟迷失的二十年」亦不為過。「閒雲日影也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太陽帝國今何在,櫻花依舊舞春風」;2011年,日本的GDP總量首次輸給中國大陸,退居第三。安倍上任後誓言要振興日本經濟、再造榮景,重返亞洲第一;而他採取的就是超級寬鬆貨幣政策(QQE),讓日元大幅貶值,藉以提升日本企業的國際競爭力。但其所推動的「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實施多年後,因日本在長期「低出生率、低利率、低通膨、低實質薪資、低成長」等五低及人口老化的結構失衡下,經濟始終是扶不起的阿斗,如今更已進入「失落的三十年」

親美日遠中 台灣恐三輸

坦然言,國際間只有利益存在,難有道義可言。川普認為只要對美國不利的,通通要透過軍事或經濟手段軟硬兼施,進而讓他們俯首稱臣。準此以觀,川普訪日談貿易協議目的,無非要蠶食鯨吞;對中國大陸如此、對日本也不例外。再者,川普也善用「聯合次要敵人,打敵主要敵人」戰略,盼能個個擊破,求得勝利。舉例而言,美國在歐巴馬時代以「亞太再平衡」策略意圖圍堵中國大陸的崛起,但川普卻不「歐規川隨」。正當大家好奇的問,川普的亞洲戰略為何時;川普果然「寶刀出鞘」,於2017年11訪亞洲時正式揭櫫其「印太戰略」。此戰略同盟包括美國、印度、日本及澳洲四國,圍堵中國大陸意圖明顯。去年11 月,四國於新加坡舉行四邊會議(QUAD),藉此加強夥伴合作關係。眾所周知,蔡政府上任後親美日,推動新南向,刻意遠中。殊不知,川普心中只把台灣當成美中冷戰中的一顆棋子。親美結果,無非只是花大把銀兩買更多的武器,台灣能在美台貿易關係獲利?又跟著川普起舞禁華為結果,只會影響台灣5G發展;而親日的結果,卻以2億多新台幣的年稅損換取不進日本核食的諒解;影響更大的,應是「遠中」讓兩岸關係疏離,對經貿衝擊更是得不償失啊!筆者以為,台灣若無法在美日中三強中取得平衡,只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熱門文章》

►聯準會不鷹不鴿透露什麼意涵?

►看更多【李沃牆】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李沃牆專欄 李沃牆

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