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革熱疫情】陳國祥/蚊子政治學,誰精通?

●陳國祥/政大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社董事長、選委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北市政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時報育才董事長。現為傳媒顧問。

總統大選方酣,候選人之間廝殺慘烈,蚊子也跑來湊熱鬧,登革熱剛好選在最熱門候選人韓國瑜的管區高雄爆發。相關人士一哄而上,上演一場精彩絕倫的蚊子政治學,大夥使出渾身解術,各自搏命演出,力圖趨吉避凶,擷取政治利益。

首先出手的是責任擔當人韓國瑜市長。他知道登革熱疫情近年數度肆虐,如果再度失控,守土有責的他首當其衝。他眼見預算有限,捉襟見肘,難以消除四處流竄的「蚊媒」,乃進京討錢,要求五千多萬的補助款。久不出席行政院會的韓國瑜,在院會中就登革熱防疫、仁武產業園區、捷運路網等議題請求中央協助。行政院長蘇貞昌看到肥肉送上來了,機不可失,會後擅將院會畫面剪輯成打臉韓國瑜的影片上傳,並要求韓市長要注意防疫、不要只顧選舉,還加碼要求他提到中華民國時不要加「地區」,並附上一張韓國瑜會中閉目的照片,黑他「打瞌睡」。蘇貞昌進而利用院會及登革熱撥款議題,對韓國瑜猛烈攻擊,冷嘲熱諷他不懂行政程序。

蘇揆洋洋自得,以為這下立了大功,繼續當著蔡英文總統的面修理韓國瑜,蔡也點頭稱許。不料這些黑韓舉動惡評如潮。眾人皆曰:行政院會過程的影像非屬行政院長的個人資產,不應在個人網頁上濫用。影片又是一面倒,只呈現蘇揆的單方面表演,完全沒有另一方的說法,這完全違背平衡與對等原則。而且截取一張閉目影像暗諷韓國瑜打瞌睡,有斷章取義之嫌。蘇揆最失格的地方是忘了國家一體運作原則,縣市首長無分藍綠,亦無中央與地方之別,都要一體為民服務,共同承擔責任,蘇貞昌貴為行政院長,卻不此之圖,竟耍小動作逞其政黨私心,令人心寒與不齒。

本土登革熱疫情在轄區爆發,韓國瑜基於深切責任感,前來爭取防治經費,蘇揆助之猶恐不及,竟然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不肯苦民所苦,還在韓市長背後開槍,真是令人嘆為觀止,也讓民眾看穿他黨的利益重於一切的狹隘心態。難怪引來眾怒,也被韓國瑜「犯上」批評他「小鼻子小眼睛」。確實,堂堂閣揆竟以刁難他黨市長為樂,予人罔顧民瘼之感。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誰都看穿蘇貞昌是在惡用行政權,想幫民進黨打擊有威脅性的挑戰者,這樣的黨政不分與罔顧疫情,實已暴露他看待問題是以選舉和黨派為上,民眾福祉擺在後面,其結果當然是大大失分。

或許為了止損,蘇貞昌院長派了高雄籍的副院長陳其邁親赴高雄,又是主持疫症會議,又跟韓市長公開示範防制疫情擴大之道,更以他之口宣告五千多萬的補助款批准了。陳其邁雖然選戰輸給韓國瑜,但敗選之後溫軟人心的優雅風度表現,讓他贏得民心,蓄積了東山再起的資源。如果韓國瑜辭市長被罷免,他取而代之的機會甚濃,這次的得體表現為他加分不少。

真正最可能的苦主還是韓國瑜。他剛就任市長半年就跑去選總統,正當性確有不足,原已備受質疑帶職參選,現在一心兩用,再有三長兩短,所要承受的責難就更大了。顧好市政才是市長的本務,現在為了選總統而南北奔波,四處張羅,一旦蚊蟲作怪,導致疫情擴大,則即使民眾如痴如狂相挺,支持度也要崩盤。正因這個潛在的劫難,所以韓國瑜防範登革熱格外用心用力。這樣或許可以強化高雄市的防疫措施,但昆蟲無情,若擺韓一道,也是蚊之常情,屆時對選情造成的損害,就不是蘇揆的拙劣撥弄可以比擬的。儘管蘇揆之舉招來「輸贏擺中間、民眾放兩邊」的譏評,但若疫情失控,韓國瑜是否也要招來「選舉擺中間、市政放兩邊」的責難?

這次登革熱疫情引來的政治過招,有人失守,有人得分,但別忘了,韓國瑜和民進黨政府之間的攻防鬥,勝負判定權不在自家或對方手中,而在民眾心裡。因此,向對手出招時,眼裡不能只有對手,雖然眼睛要看著對方,但心裡務必要想著民眾,然後再決定招數。

誠如新聞傳播學者胡幼偉所說:「政治無外乎人性,如果政治人物為了打擊自己的政敵,可以不惜拿老百姓的生命健康當鬥爭工具,那麼,當你回過頭說自己多麼勤政清廉愛鄉土,何嘗不是極大的諷刺?」因此,無論韓國瑜或是民進黨人士,乃至可能參選的柯文哲市長,都應牢牢站穩「民眾優先、政務第一」的立場,千萬不要為了鬥爭對方而讓自己站到老百姓的對立面。

熱門推薦》

►禁用巴拉刈的問與答

►為什麼蝶豆花不能當茶賣?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陳國祥專欄 陳國祥

政大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