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初選】莊伯仲/韓國瑜的課題是「開拓票源」

●莊伯仲/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有道是:「不以成敗論英雄」,但選舉這回事卻只能以成敗論英雄。換言之,選贏了,你先前做什麼、講什麼都對;選輸了,則做了什麼、講了什麼都不是。國民黨初選民調已然揭曉,以大比數勝出的韓國瑜自然成為英雄。誰主勝敗的因素很多,大到綠營朋友是否灌票,小到民調未包含手機是否合宜,不過,最直接的檢驗仍在雙方的競選傳播策略。

競選傳播策略可概分為形式面的媒體使用與內容面的訊息呈現。先說郭董好了,他雖然縱橫商場,有著成功企業家的鮮明形象。但一來畢竟是政壇新鮮人,站在選民角度,對他的認識還不夠;二來,國民黨初選採用全民調,不限於黨員;三來郭營又是「子彈不虞匱乏」,因此採用了從電視、報紙到手機、看板無所不在的全媒體策略不能說不對。

不過,儘管此舉可讓郭董與你我長相左右,但訊息面卻乏善可陳。在國民黨辦的三場國政電視發表會,五位選將中就屬他表現最差,除了譁眾取寵式的「0到6歲國家養」尚有共鳴外,其他則乏人問津。儘管四大報頭版廣告一直下,電視廣告也一支接一支。最後甚至不擇手段地跑去蹭網紅,跟館長爬山,也學人家踢瓶蓋搞笑。這樣的漫天放煙火,除了予人「把全部大砲拉上山頭,給我狠狠地轟」的感覺外,卻無法將我們熟悉的霸氣郭董形塑成國政領航者角色,反而得到「大撒幣」、「財富重分配」、「老人家故作天真」的嘲諷。因此最愛Cost Down 的郭董對其競選團隊絕對有深切檢討的必要,畢竟已有柯文哲的素人成功案例可循,郭董對選舉再怎麼隔行如隔山,也不至視若無睹。

至於韓總,基本上還是去年選高雄市長那一套。一有「三山造勢」式的全台動員,二有鐵打韓粉的守望顧票,三來還有特定媒體集團的吹捧。此次固然依靠鞏固基本盤而打贏國民黨初選,但已催到極限,半年後的2020總統大選恐怕是「固票有餘,拓票不足」的局面。

回顧韓營造勢,能讓人如痴如醉地揮舞國旗、高唱中華民國頌只有在昔日新黨全盛時期的場子,韓國瑜成功之處在於有所超越,能將外省藉軍公教之外的人士也納進來,甚至文山伯、強強滾、杏仁哥、鳥松里長等「四大護法」也都是本省藉。不過,儘管能跨過族群鴻溝,而達到水平整合,但在年齡上無法做到垂直整合,卻是一大問題。

依據中山大學六月民調,該校學生支持韓國瑜的僅佔一趴。筆者在校所見雖不至這麼慘,但以大學生為主體的年輕人十之七八對韓沒有好感確是不爭事實,唯一的連結可能只有「國民女兒」韓冰。其實除了高雄人之外,多數學子跟韓國瑜並無交集,之所以缺乏好感,主要還是疏於經營。平心於論,韓國瑜搞水果外銷、國瑜夜市那一套庶民經濟跟大學生並無直接關聯,而難以感動。此外,媒體過度放大凍未條哥、激動姊這些激進分子的言行也有負面貢獻,這樣的style其實是很不對年輕人胃口的。筆者相信多數挺韓民眾是溫和理性的,但對大學生而言,韓粉卻已近乎負面名詞。再加上「反紅媒」運動的延伸,將對特定媒體集團的憎惡投射到韓國瑜身上所致。初選結果揭曉後,周遭的那些叔伯阿姨歡天喜地,但學生的臉書、IG上卻冒出不少「芒果乾很重」(亡國感很重)貼文。面對這樣的警訊,韓營豈能不慎?

英雄與狗熊往往在一線之間,隨時可能豬羊變色。初選畢竟只是熱身賽或是模擬考,勝出固然可喜,只宜高興一晚,面對接下來的大選,該如何彌平裂痕,以及進一步開拓票源都會是韓國瑜的重大課題。

熱門文章》

►誰能挑戰蔡英文?時間是郭台銘的對手 卻是柯文哲的武器

►國民黨高層已預見的「初選災難」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