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榮欽/組黨若是柯文哲衰敗起點 何以受傷最重的是時代力量?

●沈榮欽/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

邱顯智表明為了林昶佐與高潞以用事件負責,辭去時代力量黨主席,可憐時力未老頭先白,比任何時刻更顯搖搖欲墜。

表面上看來,柯文哲組台灣民眾黨是布魯斯特給予凱薩的致命一擊,但是問題的根源恐怕還是出在時代力量本身。事實上從柯文哲宣布組黨的8月1日起,他的臉書粉絲數就開始下降,至今已經跌了三萬多人,仍未止跌。如果組黨是柯文哲衰敗的起點,為什麼受傷最重的反而是時代力量?

相比柯文哲,時代力量缺乏市府的龐大資源與政治行銷的能力,但是同樣不可忽視時代力量本身就缺乏組織力量。即使柯文哲雍正式的領導與現代組織領導格格不入,但是相較時代力量四分五裂的立委各行其事,還是高明許多。

許多人認為柯文哲以「垃圾不分藍綠」的雞湯語錄,令其在對政治缺乏深刻思索的搖擺選民間游走,得以左右逢源,但這恐怕同樣是為柯文哲語言所惑的結果。

如果仔細聆聽柯文哲的語言,不難發現他其實對於藍綠各有基本盤十分焦慮,時時刻刻擔心只要選情緊繃,藍綠各自歸隊,他的支持度就會下跌。可惜他的能力不足以超越市政,對國政與國際事務的膚淺理解,使得他無法大大方方在政策上提出藍綠之外的第三條路與之競爭,而採取了模糊與跳躍立場的挑撥藍綠策略,越能挑撥對藍綠的不滿,便能不用提及具體的政策,而收穫選票。

▲如果仔細聆聽柯文哲的語言,不難發現他其實對於藍綠各有基本盤十分焦慮。(圖/記者莊喬迪攝)

但時代力量又何嘗不是左右為難的俘虜?擔心選票與柯文哲高度重疊,而不敢在選舉時表態;擔心選民結構的光譜,而在許多議題上扭捏曖昧。問題是單一選區兩票制本來就對大黨有利,缺乏明確形象的小黨,遇到比你更能夠操弄模糊策略的第三黨時,立刻就令時力無立錐之地。但是這種搖擺策略的根源並不是在策略本身,而是時力缺乏組織的力量所致。只有內部堅實的組織才能夠在市場上競爭,當內部的交易成本高於市場的交易成本時,就註定時代力量的瓦解,這是72年前寇斯的洞見。

不過台灣真正的問題還是在於如何轉型為創新型經濟,這是一個過大的題目,但是其中關鍵的一點在於台灣的人力資本,人的素質是創新的必要條件。所以我們不僅僅要避免假新聞,更要避免劣質資訊,假新聞使我們內鬥,劣質新聞排擠我們獲取優質知識的機會。在目前的世界變局下,以商業語言來說,此刻還在尋找殺手級應用的組織都是落伍的,世界正在進行的是生態體系的革命,需要比過去更為多樣的創新知識與技能。為此我們該自問:是否呱吉或是視網膜是人才?我們要如何砥礪彼此改進現有的人才與創造更多的人才?如此一來,即使有朝一日時代力量不復存在,吳崢還是存在,基進的陳柏惟仍在那裡,只有當我們有足夠具有台灣意識的人才庫時,台灣才可能有創新的未來。

熱門點閱》

►柯文哲必修的政黨學分─早產的台灣民眾黨

►時代力量會成時代的眼淚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請勿直接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