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看經濟】盧信昌/強森挾勝選餘威下險棋,能解「脫歐」僵局嗎?

 ▲▼保守黨取得重大勝利,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比讚。(圖/路透)

▲保守黨取得重大勝利,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表示選舉結果授權他脫歐。(圖/路透)

●盧信昌/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台灣競爭力論壇知識創新組召集人

一向不按牌理出牌的英國首相強森,出身牛津大學;之後進入媒體工作,因為做過一則假新聞而惹起大風波。他既善於捉摸群眾好惡,又懂得以煽惑性的言詞和枝微末節的攻防,輕易扭轉其在戰場上的優劣勢,化被動為主動。

英國脫歐至今,之所以歹戲拖棚,正是現下國際局勢的小縮影。背後既有來自西方極右翼勢力的刁難,他們希望以強力脫歐的決裂動盪,順勢拆解歐盟國家的團結。又有強森與美國川普總統的私人交情,假美國第一的口號和雙邊談判的必要,意圖拆解戰後的國際秩序;特別在世貿組織(WTO)之下,所建構起的新型國際關係。

前總理梅伊則盡心盡力往返布魯塞爾做交涉,並提出各種的修正方案;而她看似的舉棋不定,其實都能藏深意於其中。畢竟,在英國的國際企業與在歐盟境內求學、工作或退休的英國僑民,都有賴於建構出最小變動的脫歐安排。

當然,也有來自英國反對黨的刻意杯葛。他們以國會議事的技術運用,希冀裂解保守勢力好趁機奪權。至於一度因言賈禍,不得不辭去外交部長職務的強森,則只作壁上觀。但梅伊女士的有口難言,滿臉疲憊且聲音沙啞的爭辯,於媒體鏡頭的捕捉之下,卻被譏諷成是:難聽的聒噪發聲(a croaky voice)。

前首相梅伊無能突破種種的惡意攻訐,身心俱疲之下只得黯然宣布辭職。繼任首相職務的強森,則只是透過八萬名黨員投票所決定;強森於當選之後,更抬出英國女皇的諭旨作為護身符,聲稱無論如何女王都力保他的首相職務。

他妄想成為二戰期間的邱吉爾,能不受到國會不信任案的要脅與在議案推動的杯葛。正如強森一貫的行事風格,瞬間掀起軒然大波。繼之,於脫歐方案進入到國會的折衝過程,強森先開除跑票的議員。

▲▼ 歐盟農業政策遭貪污 。(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強生表示,1月31日前完成脫歐,「沒有也許」。(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強森深諳輿情操作,並且與工黨寇斌(Jeremy Corbyn)相互叫陣,意圖激發保守派的危機意識。終而,藉機反將一軍,利用反對陣營的聯盟分裂,順勢接受提案進行國會改選。於國會改選的投票前夕,在倫敦大橋上又發生假釋犯刺殺更生團體;整起離奇案件,讓兩名分別畢業自劍橋與牛津高材生的更生義工,死於非命。

民主國家的權力鬥爭與集體沉淪,可見一斑。

從強森接任首相的黨內程序,到如今於國會改選的意外大勝,在在讓民主制度與歷史偶然的辯證關係,往下墜落。當場被擊斃的假釋犯,則是一名回教移民。此前,拒絕接受來自塞爾維亞的移工,以及晚近呼籲拒絕來自北非移民,就是脫歐派的主張之一。面對蘇格蘭與北愛爾蘭的勝選政黨,都堅持脫離英國獨立;首相強森,則一口氣予以回絕。

川普總統拋出的誘餌,希望簽訂美英自貿協議;條件之一,自然要取得外資進入英國醫療體系的大餅。至於維持北愛擁有在歐盟與英國之間的優勢,虛擬性的境內關外,在北愛邊界不設貨物通關的查驗哨(backstop),則一直衍生極右翼勢力的不滿。

保守黨右翼認為,讓北愛留在歐盟共同市場之內,實質等同於放棄英國在北愛的主權。

脫歐公投以來,鼓吹「強硬脫歐」的一方,完全無視於跨國企業主的再三警告;如今強森挾著勝選餘威,更主張要在明年一月底之前,完成強硬脫歐。大選迄今,強森的一招險棋咄咄逼人。但能否維持各方的善意與談判互信呢?確實令人憂心。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堅持要強硬脫歐的強森,不惜造成全面烽火;但如此一來的經濟動盪,即能損害歐盟完整性與共同市場的運作。更令企業與投資人擔心的,則是後續安排的遙遙無期。

不但,歐盟與英國尚未就關稅同盟的可能做過討論;美國川普總統的彈劾案,以及他對於自由貿易的立場,更是反覆再三。在英國的主要國際企業,已經陸續完成撤資或轉往他國做併購、登錄。此後,英國的金融地位、投資與在歐盟境內的僑民利益,勢將深受影響。這些發展,都值得追蹤觀察。

熱門推薦》

►世界第一夢碎?中國2019到2099年國力會衰退嗎?

►中、美對壘下 台灣的競爭優勢?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盧信昌專欄 盧信昌

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台灣競爭力論壇知識創..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