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非訣別  未來仍後會有期

▲英國首相強生簽署脫歐協議。(圖/翻攝自Twitter/@BorisJohnson)

●黃琛瑜/淡江大學公行系副教授

1月31日子時起,英國終止長達近半世紀歐盟會籍,成歐盟第一個離開成員國。

2016年6月脫歐公投後,脫歐成為英國朝野爭論不休議題。脫歐爭議,造成前首相梅伊掛冠求去,引發兩次國會提前大選。脫歐公投迄今,逾三年半;脫歐,猶如英國政治難以掙脫的緊箍咒。

2月起,英國脫離歐盟,但英歐關係並未譜上休止符。特別是,英國仍處於名義脫歐、實質留歐的「亞脫歐」狀態。名義上,英國已非歐盟成員國;實際上,年底前英國仍處脫歐過渡期,得以維持英歐關係現狀,包括英國續留歐盟單一市場及關稅聯盟。今年7月1日前,雙方將視談判進程,決定是否延長過渡期一或兩年。

然而,脫歐之路未來是否一帆風順,仍存諸多變數。

首先,過渡期結束前,雙方若未達成協議,英國仍將面臨無協議脫歐風險。特別是,首相強生於去年國會大選競選中不斷強調,不排除無協議脫歐可能性,並主張不應延長脫歐過渡期。

其次,歐盟與加拿大簽訂「全面經濟與貿易協定」,協商費時七年。英國與歐盟事務經緯萬端,脫歐談判曠日廢時。過渡期若延長,脫歐協商恐成馬拉松,考驗英國與歐盟的耐心毅力,並對英歐政經發展,增添長期不確定因素。

再者,過去數年經驗顯示,脫歐議題已成英國地方與中央政府議價的政治槓桿。英歐後續協商中,若未能維護蘇格蘭、北愛及威爾斯利益,將恐刺激分離主義,甚或獨立呼聲。特別是,英國脫歐後,北愛與愛爾蘭共和國軟邊界現況改變,引發北愛與愛爾蘭統一公投可能性。英國離開友邦,卻付出國家裂解代價,豈得不償失。

▲歐洲議會29日以621票對49票,通過英國脫歐協議。(圖/路透)

英國選擇脫歐,凸顯英國「光榮孤立」外交傳統。

19世紀英國海軍大臣戈申言:「我們的孤立不是軟弱的孤立,亦非遭到蔑視的孤立,而是一種刻意選擇的孤立,且在任何情況下可按自己意願行動。」

20紀以降,隨著國際情勢轉變,英國漸由「光榮孤立」走向結盟。「光榮孤立」政策雖轉變,仍對英國外交政策影響深遠。脫歐後,英國希望跳脫歐盟束縛,開創「新光榮孤立」的新紀元。

脫歐前夕,歐洲議會通過英脫歐協議後,議員合唱蘇格蘭民謠「友誼萬歲」(Auld Lang Syne)送別英國。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溫情寄語歐盟故友英國:「我們永遠愛妳,永不遠離。」

英國脫歐後,或許最大弔詭是,獨立自主與團結合作,本為一體兩面。英國在歐洲,從未真正獨立過,亦未真正離開過。因為,英國與歐盟始終歷史緊密相連,命運休戚與共。

英國脫歐,並非一刀兩斷相訣別,而是後會仍有期,珍重再見。

熱門推薦》

►【名家看經濟】英國正式脫歐挑戰才開始

►【武漢肺炎】蔡依橙/為何日本防疫比台灣慢?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原刊自《聯合報》。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