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王明鉅/護台灣靠這「四道防線」

● 王明鉅/台大醫學院麻醉科教授、曾任台大醫院副院長及竹東分院院長

新型冠狀肺炎病毒在中國大陸持續肆虐,光在2月2日,湖北省的確診人數就高達1921人(武漢894),雖然這代表確定感染的人數大量增加,但是中國武漢的累積死亡率,已經從最高峰的超過6%,於2日下降到5.45%。湖北省武漢以外地區,累積死亡率也降到1.41%。


▲武漢肺炎肆虐,光2月2日單日,湖北省的確診人數就高達1921人(武漢894)。(圖/王明鉅醫師提供)

整個中國大陸的累積死亡率,也從幾天前的0.27%,至2日止逐漸降到的0.19%(5399確診、10人死亡)。就算是每天新增死亡人數與確診人數的比例,也開始略微下降。

 

▲王明鉅醫師指出,中國每天新增死亡人數與確診人數的比例,開始略微下降。(圖/王明鉅醫師提供)

我不知道這些數字,是不是意味著武漢與湖北的疫病控制開始有了一線曙光,但我真心希望他們的苦難能早日結束。

但是,另一個不好的徵兆是,疫情指揮中心1日在記者會中,認為中國廣東省可能已經有社區感染(累積確認病例632人),所以將廣東疫情提升為二級流行地區。不但廣東籍人士不許入境台灣,其他來自廣東的人士也要在機場被採檢,並要居家隔離14天等待結果。

在防疫上這代表著每一個來自廣東的人,都有可能已經感染而傳播這個新型肺炎病毒。而2日下午的最新措施是,浙江溫州也被提升成二級流行地區。

▲二級流行地區(廣東省)入境處理流程。(圖/王明鉅醫師提供)

香港若社區感染 恐波及台灣

廣東的狀況,香港人可能最清楚也最擔心。所以香港部分醫護工會組織,由於香港政府拒絕他們實施「禁止所有旅客經內地入境本港」的全面封關等要求,已經在1日晚上投票通過,將可能有數千人從2日開始罷工五天。

我很悲觀的看法是,如果廣東已經有社區感染的話,以這個病毒感染者在潛伏期就會傳染的特性看來,香港恐怕也很可能在不久之後發生社區感染。一旦香港真的發生社區感染時,以台港之間的來往狀況,恐怕台灣很難繼續成功地將病毒完全侷限在境外移入與家戶內的感染狀況

在更靠近台灣的廣東與浙江都被提升為二級流行地區,甚至香港也可能無法守住零社區感染的狀況下,台灣當然有可能會發生社區感染的狀況。

▲香港醫護罷工。(圖/路透)

台灣面臨著這個新型冠狀病毒的威脅,我們需要四種保衛國民健康的能力與能量。

一、阻隔力

過去這一個多月以來,我們在阻隔力上努力,也成功地將這個病毒,一直控制在只有10個確診病例與家戶感染的狀況。

但是,這個病毒在被感染者沒有明顯症狀時,就可能傳染給別人。因此,它突破阻隔,進入社區的可能性在大幅增加中。過去成功將它阻隔在境外與移入者家庭中的努力,也可能在一夕之間破功。

二、保護力

如果這個病毒真的離開家庭進入社區時,阻隔力將無法再保護台灣。台灣民眾也將開始利用環境消毒、戴口罩與勤洗手這些措施,來保護每一個人不受病毒的侵害。

勤洗手要靠著個人的衛生習慣與提醒,戴口罩將是保護自己與他人的最佳裝置。如果台灣已經發生社區感染,但口罩卻仍然缺貨時,那問題就真的大了。

▲武漢肺炎延燒!口罩搶完搶酒精?宜蘭酒廠酒精1080瓶1小時搶光光。(圖/記者游芳男翻攝)

三、鑑別力

當台灣真的發生社區感染的狀況時,任何人只要出現發燒或是呼吸道症狀時,腦海裡一定會浮現「我是不是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問號?人們也一定會希望能儘快知道自己的確定診斷到底是什麼?

但是,這個病毒不像流感有各種快速篩檢機制。至少截至目前為止,它仍然需要將所有的檢體送往疾管署所指定的醫學中心的實驗室,由負責病毒檢驗的專業人員利用專業儀器,以及疾管署實驗室所提供的檢測試劑,再加上至少四到六小時的反應時間,才能得到是不是罹患了新型冠狀病毒的確定診斷。

為了讓每部機器一次可以進行檢驗的檢體量極大化,這些實驗室無法來一支檢體,就作這支檢體的檢測工作。他們必須等到檢體達到一定數量之後,才能一批一批地進行檢驗。

在台灣的各醫學中心裡面,目前這些專業人員與檢驗儀器的數量都是有限的。他們本來的任務,也只是處理日常醫療業務中的各種病毒檢體。而且在全民健保的制約之下,也不會有哪一個醫學中心的實驗室,有許多閒置的人力與檢驗機台,等在實驗室裡來應付可能發生的疫情。

▲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 。(圖/科技日報)

因此,這些醫檢師們他/她們每天所能處理的檢體數量一定也是有限的。如果台灣真的發生社區感染,發燒或呼吸道症狀的病人,都要針對這個新型冠狀病毒進行檢驗,才能確定診斷時,這些實驗室所要處理的檢體數量將會比現在爆增很多倍,他們很有可能無法應付爆增的檢驗需求。

事實上,在中國疾病控制中心的網站上就寫著,1月30日該中心就派出了18名病毒相關專業人員,前往湖北武漢、黃崗與孝感來協助當地的檢驗工作。

▲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 。(圖/科技日報)

這個狀況和台灣目前的口罩供應,由於平時沒有疫情狀況下的需求幾乎是固定的,廠商並不會有多餘的機台與人員足以來應付疫情的大量需要。因此,當需求因為擔心疫情而大增許多倍時,廠商的產能當然無法應付,和發生口罩大缺貨的狀況完全是一樣的。

未來,如果台灣真的發生新型冠狀病毒社區感染狀況時,如果由於鑑別力的不足,讓所有有發燒與呼吸道症狀的民眾,就算送了檢體去檢查,但如果由於檢體量過多,實驗室無法處理,而讓確定診斷報告要等到到三天、四天,甚至更久之後才能出爐的話?

我相信,光是這個等待期所產生的不確定感與焦慮,就會讓非常多的人抓狂。

四、醫學處理力

如果台灣真的發生社區感染,由於病毒的傳染力不像SARS,可以用發燒來篩檢與防堵,因此將可能會有大量的確診病例出現。

這些確診病例,可能是可以自我照顧的輕症,也可能是已經有相當病情必須住院,甚至是要住加護病房的重症與危及生命的狀況。

即使是能自我照顧的輕症,他們也都必須被隔離而且他們的病情可能會發生變化。更可怕的是,他們的數量將可能很多。

▲國民黨團召開「武漢肺炎 政府罩得住嗎?」記者會 。(圖/記者屠惠剛攝)

所有的病人不但必須在空間上被隔離,而且還必須接受適當的醫療處理與照顧。台灣的醫療體系當然絕對有能力來處理這樣的病人,但台灣的醫療體系是否有夠多的人力空間,尤其是隔離病房與夠多的醫療物資,來處理從輕症到重症的病人呢?

更麻煩的是,如果病情真的較嚴重、必須住院,甚至是住進隔離加護病房的重症病人太多時,台灣的醫療體系與醫療人力真的能承受嗎?

幾年之前,造成大量燒傷病患的八仙樂園塵爆事件,就是一個醫療需求瞬間超過供應能量的例子。但是這次新型冠狀病毒如果也造成短時間內的隔離醫療需求大增的狀況,將遠比八仙塵爆事件更棘手也更可怕。

▲醫師指出,武漢肺炎若也造成短時間內的隔離醫療需求大增,將遠比八仙塵爆事件更可怕。。(圖/《ETtoday新聞雲》資料照)

我不知道與台灣一海之隔的溫州、廣東與香港,未來到底能不能控制住疫情發展。但我知道,我們一定得做好最壞狀況下的各種準備。

我們一定得先準備好我們自己的保護力、鑑別力與醫療處理能量,只有一切都先準備好了,才能讓所有的台灣民眾安心。

否則,傷害我們的不必然是並不那麼可怕的「武漢肺炎」,而是我們自己的焦慮、擔憂與恐懼所帶來的混亂與失序。

我們當然應該要有信心,可是信心是來自於充分的準備與周詳的計劃,天佑台灣。

熱門點閱》

►【武漢肺炎】王明鉅/「這件事」比疫情更傷台灣經濟

►【武漢肺炎】脫口罩學問大 口罩亂摸病毒入侵!

►【武漢肺炎】最可怕的是「醫療系統過載」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王明鉅」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