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因應冠狀病毒流感化 副總統有對策

(編按:本文轉載自中華民國副總統陳建仁臉書,原始標題為「冠狀病毒流感化的醫藥產業因應對策」) 

● 陳建仁/中華民國副總統、流行病學者、中研院院士

全世界在2003年、2009年和2019年M分別面對SARS、H1N1新型流感和武漢肺炎大流行的嚴峻挑戰。這三次大流行造成了在數十個國家,為數眾多的確定病例和死亡個案。

雖然這三種病毒都是透過飛沫或觸摸口鼻分泌物而傳染,但是它們的發源地、流行期間、動物宿主、傳染力、致死力、以及防治對策並不相同,如附表所示。

 

▲SARS、H1N1、武漢肺炎對照表 。(圖/副總統陳建仁提供)

2002年SARS剛流行時,連病原都不知道,只能靠症狀和旅遊史、接觸史來判定「可能病例」,並且利用病例隔離治療,密切接觸者居家自主健康管理來防止疫情擴散。

直到冠狀病毒確認為病原後,才以RT-PCR的方法來判定「確定病例」。由於SARS感染者會發生嚴重症狀、致死率也高,但不發燒就不會傳染,而且要有近距離密切接觸才會傳染,因此SARS病毒的低傳染與高毒力,反而限制病毒的大幅傳染!SARS流行也在2003年7月就完全結束!

(編按:RT-PCR(Real-time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指,即時聚合酶連鎖反應,是一種在DNA擴增反應中,以螢光染劑偵測每次聚合酶鏈鎖反應(PCR)循環後,產物總量的方法。)

▲SARS病毒的低傳染與高毒力,反而限制病毒的大幅傳染。(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2009年的H1N1新型流感才爆發流行,就確定病原是新型豬瘟流感病毒。該流感在墨西哥致死率達2%,在其他國家僅及0.1%。

H1N1新型流感的傳染力高,但是致死率低。高毒力的病毒很快致死宿主,無法將自己傳播給其他宿主;毒性低的病毒僥倖存活下來,更容易在人群傳播,提供病毒更多的突變機會!

流感病毒不適合在高溫潮濕的環境生存,因此H1N1新型流感在2009年春季發生、夏季疫情降低、秋冬再次攀升!

H1N1新型流感剛開始流行的時候,只有抗病毒藥物(如克流感),卻沒有快篩試劑也沒有疫苗。我們就加強隔離檢疫,讓確定病例和密切接觸者,接受隔離治療和居家自我健康管理,並在機場港口篩檢有疫區旅遊史的旅客,有症狀就立即送醫。

▲ 巴西2016年曾爆發H1N1流感疫情。(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學校也實施325方案,發病的學生務必就醫、在家休養,不要上學去傳染其他同學。如果三天內,班上有兩名學生發病,就全班停課五天。這樣作雖然無法完全阻絕病毒的擴散,卻有助於延緩流行的快速蔓延。

等到有了快篩試劑以後,基層醫師利用快篩試劑找出感染者,給予抗病毒藥物治療,既可使病人早日痊癒,也可因降低病人病毒量,而減少傳染給他人的風險。

等到有了疫苗以後,我們全面推動預防接種,進一步預防流感的流行。臺灣在H1N1新型流感流行期間,死亡率是全世界最低的第三名,僅次於日本和比利時!現在H1N1新型流感已成為季節性流感病毒株!

 

▲國際知名流行病學者、副總統陳建仁(左)指出,因應冠狀病毒流感化,台灣應加強研發藥物的研發和量產。(圖/記者屠惠剛攝)

冠狀病毒也逐漸從低傳染、高致死的SARS病毒,逐漸演變成為高傳染、低致死的武漢肺炎病毒!

它可能漸漸演變成為流感一樣的病毒,換句話說,它可能成為持續存在、週期循環的傳染病。

因應這種「冠狀病毒流感化」的演變,我們應該要加強武漢肺炎防治藥物的研發與量產,包括快篩試劑、抗病毒藥物以及疫苗等藥物,都正在研發當中,希望都能夠早日研發成功,來確保人類的免受疫災之難!

熱門文章》

►【武漢肺炎】薄世寧/為什麼病毒性肺炎這麼難治?

►【武漢肺炎】為何疫情夏天會降溫?前生技總裁告訴你

►【口罩之亂】林騰鷂/政府捨棄「這組織」是防疫敗筆!

►【武漢肺炎】醫預言:兩岸斷航後「這事」將發生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