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崑玉/防疫作戰不是內戰 請先弄清楚主要敵人是誰

 雲論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吳崑玉/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曾任職公關公司、雜誌副總編,危機管理顧問,現職專欄作者。

台灣是個不正常的國家,而且不正常到人們的認知與心理也都不太正常。

將軍原本該去消滅敵人的,卻忙著辯解敵軍軍機繞台不算挑釁;外交部長本該八面玲瓏,與人為善的,卻時不時愛向對岸「嗆聲」,角色扮演是不是該對調一下?病毒是不分藍綠的共同敵人,但藍綠好像都把對方政黨當成主要敵人,巴不得病毒是自己戰友,能把對方一次弄垮?

醫療體系是整個防疫抗疫的主要戰線,但從中央到地方,藍綠白黃,都好像把記者會當主要戰場,個人聲望才是主要戰役,兩岸關係比抗拒病毒更重要,個人音量又比一切都更吸引人,超前佈署表現自己比較能幹,有點功勞就要沾光造神。從政客到鄉民,吵架與表功已是主要工作,防疫不是。

台灣現在的防災體系與防疫體系,是歷經扁政府時代SARS、馬政府時代莫拉克,以及一連串天災地變,疫情衝擊的慘痛經驗下,逐步建立的,不是那個黨或那個人的功勞。如果今天是藍軍政府當家指揮防疫,也只有依循同樣流程做出同樣決策,否則鐵定出事。

防疫指揮官張上淳,在馬政府時代當過衛生署副署長,也不是那個黨的嫡系人馬?鬥垮防疫指揮體系,是會增加台灣防疫能量嗎?義大利各政黨,在疫情爆發後不到一週便紛紛噤聲,當地報紙的評論是:「政客們放下了自己的小算盤,至少目前是。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意大利人們絕對不會原諒他們。」

▲中央流行疫情召集人張上淳。(圖/記者李毓康攝)

張上淳的三十歲兒子出國的確不當,但現在誰還管得住自己的成年小孩?以此抨擊老爸,無非是想藉題生事,反顯出自己的威權式家父長觀念。反過來說,醫護禁止出國的禁令,擺明是對著對岸來的,卻有違法違憲嫌疑,這位白目醫師抨擊點也不能說錯,不該檢討調整一下?或至少提出更合理的原因說明嗎?一路獵巫,島內互打,徒增怨氣,會比較好嗎?

再來是口罩問題,自建生產線是對的,但是政府宣傳日產1200萬片,每個人一週還是只能買三片,雙北藥局門口不分晝夜,照樣大排長龍,而且毫無減少或縮短跡象,政府既然要徵用管制,就該負起物流調度與充分配給的責任,優先供應國內需求。否則光宣傳產能倍增,就是你家好棒棒,關我小市民屁事?我還是得去乖乖排隊買三片,徒增怨氣而已。

我們是個民主國家,面對危機,政治體系的主要工作就是「調度」與「說服」,而不是「管制」與「懲罰」。後者只是政府必須處理的「異常管理」,是一種不得不為的手段,而不是顯現自己很威的光榮。面對對岸的大外宣與國內假訊息攻擊,最好的武器就是「真實」,只有名實相符的訊息與作為,才能贏得「信任」,而「信任」才是一切「說服」的基本要素。

台灣政治人物們一直有個毛病,看到人家賤的威的讓自己嚇到的,就一邊罵一邊偷學,過幾天開始做一樣的爛事,完全沒有核心價值標準,也不想樹立自己的風格。這就像在跟畜牲吵架,吵贏了比畜牲還畜牲;吵輸了比畜牲還不如;吵平手則跟畜牲沒兩樣?為什麼不會暫時讓畜牲叫幾聲不理牠就算了?或者狠一點,回家拿木棍鐵鍋,等下拖回來燉湯?

▲口罩網購上路,但藥局依舊大排長龍。(圖/記者周宸亘攝)

這次疫情其實是個很好的試煉,也是很好的機會,讓人們辨別誰是鮮花?誰是毒草?惡意攻擊者無所遁形,只是現在沒時間理你,日後再來加倍奉還。人們心中永遠有兩本存摺,一本記善,一本記惡,等危機過去,感謝與怨恨都得奉還。要不然,偉大的邱吉爾怎會在二次大戰後選舉慘敗,留下那句「對政治領袖的無情,是一個偉大民族的象徵。」

其次,所有大型天災地變,都是團結眾人與凝聚共同體意識的最好機會,而且政治領袖只要認真做好事情就好,大多數人不會在這種危機時苛求政府完美,反而會覺得想把不完美硬掰成完美的宣傳讓人噁心。承認錯誤,不斷修正,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才是危機時讓人放心與信任的政治宣示。

面對危機,首要的工作便是先搞清楚主要敵人是誰?還要能聯合次要敵人來消滅主要敵人。我們的主要敵人是病毒,聯合一切力量來消滅病毒才是首要任務。但如果有人活得不耐煩,想藉病毒來打垮防疫系統,那他便會快速晉升為主要敵人,因為鄉民們在防疫期間無事可做,手癢心急,誰出來亂剛好一起去打誰?

政治工作,出手時機很重要。看到許多不正常人類的不正常發言,除了嘆氣,也只能遙祭默哀,祝他們一路好走。

熱門推薦》

►趙春山/後疫情時期 兩岸關係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張上淳兒子出國惹議 醫護粉專:父母為成年兒負責合理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吳崑玉

吳崑玉 吳崑玉

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曾任職公關公司、雜誌副總編,危機管理顧問,現職專欄作者。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