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登及/疫情風雪與美、中國際競爭的一些細節

▲《台北法案》成台美關係新標竿,台灣在國家利益、選民承諾和盟國期待的三方協調是關鍵。(圖/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張登及/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新冠疫情如暴風雪,各國計畫趕不上變化。華府以印太強軍和國際退群施壓霸權挑戰者;北京在貿易戰第一階段停火下且戰且走;台北抓緊疫情在武漢爆發加緊對陸斷鏈並響應譴責世衛、中共;日韓與東協、歐洲則仍在華為、東奧、抗疫等問題實行「避險」。

疫情外交戰 台北挺進突出部贏得美方肯定

疫情繼續暴雪紛飛,台灣公衛勝出美中歐日韓,加碼進軍兩強衝突「突出部」的策略頗受盟國肯定。雖有中共官民口誅筆伐、共軍更不時環島甚至前進西太,但美軍機艦也還以顏色。川普總統更簽署去年發起、剛剛通過的《台北法案》,成為亞洲再保證法、台灣旅行法等系列立法後,新時代台美攻守同盟由暗轉明的又一標竿。

疫情最新、最大的變化,是美歐在確診與病故數開始超越中國大陸,其勢短期難以遏止。這又迫使原本輕描淡寫的川普團隊一改2月川習通話態度,從3月初起猛攻「武漢病毒」、「中國病毒」。但此波輿論攻勢持續兩週多一點,又在沙烏地主持的G20抗疫特別視訊峰會後,稍稍後撤。

川習3月27日的通話應該是在中美一陣相互抱怨後,重申了「先暫時嘗試合作」的態度。之後美方雖然仍有眾院議員發起全球調查中國並索賠的議案,但華府行政團隊,特別是龐培歐(Michael Pompeo)國務卿,都重新回到「新冠病毒」概念。

然而華府「集結號」未響,台北似不宜跟退。一時之間,官方與多數媒體的「武肺」旗幟頗有疾風勁草、獨釣寒江之姿。台灣是否能在疫情壓力下維持國家利益、選民承諾和盟國期待的三方協調,是風雪中第一個需要關注的細節。

▲《台北法案》官方中譯名稱暗藏深意。(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台北法案、台灣法案、臺灣關係法加強版?

《台北法案》是美方友台的象徵,也是執政黨耕耘台美同盟的重要成果。但不少人應該都注意到,此一法案提出後多被稱為《台北法案》。包括外交部新聞稿、中央社報導蔡總統肯定的評論,也使用此詞。這是因為該法英文全名是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臺灣友邦國際保護暨強化倡議法案),TAIPEI 即是其縮寫。這絕非偶然的「小細節」,而是台、美雙方有意為之的創意之作。

但近日開始有媒體改稱此法為「台灣法案」,看起來此法首字是Taiwan,又可呼應1979年的「臺灣關係法」,也有其合理性。畢竟這是美國國內法,非台美雙邊協議,中譯如何,美方不會過問。但此一譯法更深用意,是希望它成為「臺灣關係法──加強版」(TRA plus),甚至簡稱「臺灣法」,以去除「關係」這個隱含「非官方」的名詞。

這個譯法會獲得官方接受成為新用法嗎?它能否不負所望,阻卻未來可能的邦交風暴,甚至成為比TRA更強大的TRA plus,幫助中華民國台灣加入國際組織、重返國際社會?還是去掉「關係」兩字之後,除了更彰顯美國「國內法」屬性,卻變成大國疫情外交戰霧(fog of war)中溫馨的小插曲?這個細節值得密切關注。

▲習近平是否「應約」通話,隱含中國的外交期待。(圖/路透)

「應約」與否的電話外交

北京抗疫除了要「內防擴散、外防輸入」,挽回1月防阻不利,在外交戰場陷入巨大被動的危機,更必須統一國內與國際兩條戰線。雖然有些相互「扔鍋」的外交戰顯得粗暴,但由於疫情暫時不再領跑,G20峰會就成為中美此波國際較量的一次拐點。

為了抓住這一外交機遇,習、李分別進行了十多次首腦通電。有評論家抓住一個細節分析說,中方新聞不再使用「應約」通話,說明中國外交不再倨傲,是一個進步。但仔細檢索發現,習近平與川普、普京、文在寅和巴西總統博索那洛(Jair Bolsonaro),以及李克強與歐盟輪值主席國克羅埃西亞總理等通話,仍稱「應約」。與英國強生首相、法國馬克宏總統、德國梅克爾總理、沙烏地國王薩勒曼(King Salman)等的通話沒有「應約」。

雖然川普後來說川習通電是習的要求,但外交用語絕非隨機。它包含當事國對一個局勢、動作的主觀感受和期待。對歐沒有「應約」是不是意味著主動出擊,美俄「應約」是否表示是對方有所期待?這個小區別的含意值得觀察。

▲美國朝野「相互監督」逐漸撕裂社會理性論政的空間。(圖/路透)

疫情風雪中的「超級細節」

不僅中國飽受拖延公開疫情之指責,從1月21日華盛頓州首例確診起,川普政府怠慢疫情又對台美之外的國際合作,特別是美歐合作表示冷淡,也引起日益猛烈的責難。

由於美國朝野幾近撕裂社會的競爭,使理性論政的氛圍受到相當損害,對川普政府的批評,又反而引起共和黨右派與川普支持者的反擊。

老對手希拉蕊推文嘲諷川普終於創造「美國第一」,當然有些失格。但部分共和黨右派攻擊白宮疫情策略小組重要專家、國家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西(Anthony Fouci)是民主黨內應;又有傳聞說川普記者會開玩笑,說國務院是「深層國家」(deep state department),其實意在言外。

抗疫大戰下,美國的民選總統、內閣菁英、國會、州政府、知識界與媒體的這些「相互監督」,是民主陣痛,還是哈佛國際關係學者瓦特(Stephen Walt)吹哨警告的國家失能?(The Death of American Competence)

筆者目前認為吹哨響亮,一向是美國民主中的有益抗體。但這些抗體能否在風雪中恢復巨人的活力,將是國際政治最值得關注的「超級細節」。

熱門推薦》

►張宇韶/民眾黨突襲「換時中」國民黨淪苦主不自知

►李沃牆/史上最大紓困案通過 美國能躲過經濟衰退?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張登及專欄

張登及專欄 張登及

台大政治學系教授,偏見是喜歡從歷史與結構兩個角度出發,去探索國際關係、兩岸關係與地緣政治條件下,人的處境。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