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韓國瑜認輸了!「自我毀滅」來得又急又快!

 ● 苦苓/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

什麼樣的球員,會要求中斷已經在進行的比賽?只有知道已經輸定了的球員,才會這麼做。

什麼樣的球員,會為了中斷比賽去控訴裁判不公?只有知道已經輸定了的球員,才會這麼做。

什麼樣的球員,會在初賽已過、即將進入決賽的時候,回頭去說初賽不公?只有知道已經輸定了的球員,才會這麼做。

「上帝要毁滅一個人,必先使他瘋狂。」看起來,韓國瑜真的瘋了!

罷韓因疫情冷卻 韓國瑜又把它「點熱」

本來新冠肺炎是來救韓國瑜的:因為主力放在防疫,大家就無暇討論市政問題,也無法檢驗韓國瑜的施政能力,他不太會被扣分。

再加上疫情迫使市議會無限期停止開會,韓國瑜不用接受議員質詢而變成「總機市長」或「發大財市長」,不必自曝其短,減少再被扣分的機會。

甚至議員也沒辦法開會審預算,如果無法編列罷免市長的預算,市長的罷免活動也可能無法進行。

尤其是疫情嚴峻時期,很多人對罷韓的關心程度已經大不如前。到時候即使要舉行罷韓投票,很多人可能也因為擔心群聚感染而不去投票,很可能達不到選民數四分之一的門檻。換句話說:罷免韓國瑜很可能不會成功。

其實罷韓團體也有一點著急,所以最近動作頻頻,但市民並沒有多大反應,老實說:整個罷韓活動其實已經「冷」了。

但是,韓國瑜又把它點「熱」了!

韓未於第一階段告訴 無異指控政務官作弊 

他去行政法院申請中止執行,理由是罷韓團體提前發起連署、於法不合。

可是連署書上,並沒有註明任何可以合法罷韓之前的日期,他憑什麼說人家是提早連署的嗎?這不是耍賴嗎?

而且罷韓第一、第二階段,不都是他任命的副市長、也就是高雄市選舉委員會主委,依法送交中選會通過的嗎?你是在指控自己任命的政務官公然作弊嗎?

如果真有他說的「提早連署」的情況出現,那他早在第一階段就該提出告訴,哪有打到決賽才在說預賽有問題不算的?真的是神經病!

而且選委會審核連署,本來就是要把不合格的剔掉,最後看合格的是否達到法定人數。怎麼可以說不合格的連署書就是罷韓團體「偽造文書」、就去告人家呢?那我可不可以說是含苯故意填錯資料、造成連署書無效,是他們在偽造文書呢?

更重要的是:有很多高雄市民已經漸漸淡忘了這件事,有人甚至認為「韓國瑜最近看來滿乖的,要不要放過他算了?」

結果他去法院控告告罷韓四君子、打這種爛仗,勢必又激起大家的怒火!這下不真的去投票把他罷免,那真的是天理不容了。

韓國瑜訴求中止罷免=認輸 

就算高等行政法院會可能兩個月才判決、有一方上訴又可能再拖兩個月,那就算罷韓投票拖到10月才進行,惹得高雄市民更加火大,韓國也只會得到更多的罷免贊成票而已。

退一萬步說:就算韓國瑜訴求中止罷免成功,每一個高雄市民仍然有權利再度提出罷免市長的訴求,那麼大家覺得這一次罷免會不會成功?會不會造成更多不爽的市民站出來支持罷免呢?

就政治生命而言,韓國瑜還是死路一條,只是早死晚起的差別而已。

但是最近韓粉失望的是:韓國瑜認輸了!

本來韓粉忍氣吞聲,盡量不動聲色,早已相約準備在罷免投票時發動「夜襲」,要以總統票投給韓國瑜的61萬多人次,力壓罷免門檻的57萬人,來一個「甜蜜的復仇」。

沒想到仗還沒打,「主帥」卻叫嚷著:「我輸定了!我不玩了!我給他來個死纏爛打、給他來個魚死網破!」

「沒種的傢伙,」一位弟兄這樣說,「連拼都不敢跟人家拼一下,死一死算了。」——說的雖然粗魯,但是非常真確。

韓國瑜親手毁了自己唯一可以續任高雄市長的機會,真是叫人扼腕,阿不,真是額手稱快呀!

高雄市長罷定了!這是新冠肺炎低氣壓中,難得的好消息。

熱門點閱》

►  醫師籲:14 天內不要接近連假出遊的人 孩子放學回家先洗澡

►  韓國瑜用「三個小動作」反罷免 高雄人怒了!

►  林石猛 / 罷韓連署「偷跑」 高市政府可拒辦罷韓投票

►  罷韓第二階段通過 民眾「提前」連署有違法嗎?

►  李艷秋/罷韓若過第二階段 韓應思考請辭

►  董保城/罷韓連署「偷跑」 中選會應認定「無效」

►  就算高雄韓粉傾巢而出投不同意票 也無法保住韓國瑜

►  罷韓發起人尹立「19標案百發百中」老百姓不能質疑?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苦苓專欄

苦苓專欄 苦苓

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