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政治不利國家發展?隨嬰兒潮世代老化的美國政壇

▲嬰兒潮世代邁入老化,在投票傾向上也會選擇與自己年紀相當的候選人。(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作者/王昱培

美國國會議員的年齡老化問題亦為人詬病多時,現任參眾兩院議長亦均達七十高齡,顯見建國迄今不過200多年的美國,已出現老人政治的現象,孰令致之?主要導因於選民結構高齡化與選舉所需經費高昂。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確定由前副總統拜登作為民主黨侯選人,挑戰競選連任的共和黨藉總統川普。兩人雖所屬政黨、意識形態迥異,但同樣是出生於1940年代,並已逾古稀之年,相較柯林頓總統1992年入主白宮時僅46歲,歐巴馬2008年當選美國總統時亦不過47歲,本年度總統大選的競逐者顯已高齡。

除此之外,美國國會議員的年齡老化問題亦為人詬病多時,現任參眾兩院議長亦均達七十高齡,顯見建國迄今不過200多年的美國,已出現老人政治的現象,孰令致之?依筆者陋見,主要導因於選民結構高齡化與選舉所需經費高昂。

就選民結構高齡化而言,因嬰兒潮世代邁入老化,高齡選民比例日漸增加,此種族群在投票傾向上會選擇與自己年紀相當的候選人,以保障與其切身相關的利益,而高齡選民的投票率又往往較年輕世代高,間接令高齡候選人較易當選。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已高齡80歲。(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川普2016年獲選總統的關鍵原因,就是其獲得65歲以上選民近六成的選票支持,另根據美國民調機構調查顯示,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全體選民近四分之一為65歲以上的選民,比重創1970年以來新高,足見高齡選民對選舉結果的影響與日俱增。

其次,曾兩度協助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入主白宮的企業家馬克•漢納昔有名言:「有兩樣東西對美國政治至為關鍵:第一是錢、第二還是錢。」,尤其選舉活動從團隊招聘到宣傳造勢,無一不仰賴重金支撐,金錢在美國選舉的角色可位舉足輕重。

再者,美國對於政治捐款的規定逐步鬆綁,聯邦最高法院更於2010年裁定,限制企業資助候選人的法律,不符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為企業贊助選舉大開方便之門,使得企業、富豪或利益團體紛紛成立「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以無限制金援特定候選人,這使得美國總統選舉的競選費用屢創新高,在2008年突破10億美元,2016年更躍升至66億美元,就連2018年期中選舉的花費也創下超過50億美元的記錄,在選舉所費不貲的情況下,參選人的籌款能力成為勝選的關鍵,也自然有利於已建立捐款網絡的政壇老者,以及如川普般具自籌經費能耐的富豪出線。

因此,有論者即認為美國的老人政治是金權政治的孿生兄弟,事實上,朝高齡權貴傾斜的美國民主,確實悖逆於思想家托克維爾在《民主與美國》一書的主張:民主核心精神是平等。

另外,老人政治亦不利於國家整體發展,有論者就指出昔日蘇聯的崩潰,部分肇因於老化的領導階層無法與時俱進。而現今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以及氣候變遷、充分就業、社會福利等各項治理問題,牽涉的層面可謂千絲萬縷,要妥善應對這些問題,除需要年長者的豐富歷練作為指引外,年輕世代的創新思維同樣不可或缺,因此,如何終止銀髮族群壟斷政治場域,讓不同世代得以攜手合作,共同解決困境,是當前包含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亟需面對的課題。

熱門推薦》

►趙春山/臺灣口罩如燙手山芋 一聲「呃」凸顯外交困境

►反擊譚德塞不用登紐時,廣告在「這個網站」效果更好

►連賢明/紓困「發現金一時爽」但只是在浪費銀彈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新公民議會」。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