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警案》社會安全網沒補上 下一個受害者隨時可能出現

● 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由醫師、藥師、營養師團隊負責,專業的醫療保養知識網。

這次殺警案,最大的問題是整個社會覺得「為什麼可以沒人負責!」難道人民沒有免於恐懼的權利嗎?出這樣的事情怎麼可以沒人負責?

如果以醫師的角度來看,一個思覺失調,沒有病識感的患者,當他有自傷傷人之虞時,就應該要強制住院。在這種狀況,他就沒什麼傷害別人的機會。

但強制住院這件事,幾乎不可能是患者自己跑來。因為多數狀況下,發病時他們都不覺得自己有問題。

因此,到底誰能發現他出問題了,並且送他去就醫,判定是否要強制就醫,就是關鍵。


▲ 整個社會安全網破洞沒補起來,下一個受害者隨時可能出現。(圖/記者翁伊森翻攝)

家屬可能是一個角色。但是很多精神疾病患者的家屬,在社會上很弱勢(有一個精神疾病的家人,真的可能拖垮一整個家庭),他們本身就很辛苦了。

再來是社工、公衛護士。但是現行的體制,這些專業人力非常不足。

如果有充足的心理衛生照護、追蹤資源,這樣的憾事發生的機會就會下降。

所以這個事件誰要負責?系統上,整個社會安全網破洞這麼久,我們沒把他補起來,是這個部分有最大問題。而且這個問題不補上,下一個受害者隨時有可能出現,這個系統要負起責任。

▲ 鄭男獲判無罪,但本案尚未定讞。(圖/記者翁伊森翻攝)

情感上,大家都會覺得做出犯罪行為的人要負責。他要怎麼負責,這就是法律要去決定的事。

法律上他該負什麼責任,就負什麼責任,這是在他個人的層次。

但現在這個案子還沒定讞,最後結果是什麼也還未知。

不管你覺得司法再怎麼有問題,案子都還是要三審才能定讞,不管你是總統還是老百姓,都有一樣的權利。再討厭一個人,我們都要給他一樣的司法待遇。

但我們不必等到定讞的那時候,如果我們期待的是不要有下一個受害者,我們就要一起趕快補上這個社會已經破掉的安全防護網。

跟你的民意代表,要求提高社工、公衛護理師、心理衛生相關從業人員的人力以及待遇,會是你關心這個案件最積極、有意義的方式。

(編按:殺警案判決全文請看→臺灣嘉義地方法院刑事判決108年度重訴字第6號

熱門點閱》

► 殺警案》醫師:不滿無罪請倡議修法,醫師無法決定刑責,精神醫療與病患處置需要關注!

► 殺警案》無罪跟兩公約、廢死無關 請看刑法「這一條」

► 沒爆發疫情的真相「5張圖」證明台灣人前所未有的健康

► 沈政男/除夕夜燒死父母的翁仁賢 沒遇到能了解他的人

► 死刑讓除夕夜燒死父母的翁仁賢圓夢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臉書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

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 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

Med,是Medicine,醫學的縮寫。Med 唸起來也是「美的」。我們希望用醫學專業,分享更多美的知識。Partner則是我們對彼此關係的想像。我們認為醫師和求診者不只是醫病關係,更應該是夥伴關係。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