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玉秀/當人比較有尊嚴,還是當狗?

▲前大法官許玉秀,要求陪審參審併行。(圖/翻攝自立法院官網)

● 許玉秀/前大法官、模擬憲法法庭暨模擬亞洲人權法院發起人

針對已經在媒體喧騰兩個禮拜的陪審與參審制, 5月7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李貴敏召委二度召開公聽會。5月6日早上,接到法務部和司法院分別寄來、同時抵達的報告,叫做4月23日公聽會後報告,晚上接到兩個單位分別為第二天的公聽會所準備的報告。看完報告,大失所望。

公聽會上我第一個發言,內容有兩點:

第一,在過去那個周末,司改國是會議第四分組內部,進行一次對於陪審與參審一併試行這個方案的調查,由張靜委員以電話請委員們表示意見,有些人沒聯絡上,在有聯絡上的委員當中,有何錚錚、李念祖、林常青、陳瑤華、陳淑蘭、張靜、賴月蜜、路平、顏厥安、謝明珠共十位委員支持,既然已經達十票,我投第十一票。

所以第四分組,支持陪審與參審一併試行的委員已過半數,和我在「唯一符合正義的方案:陪審與參審一併試行」所分析的結論一致。

第二,這四份報告都看完了,如果我是這兩個單位的負責人,這樣的報告出不了門。如果有我的學生參與製作這四份報告,那我就一起丟臉了,我實在非常難過。

▲全民支持陪審參審一併試行大集結。(圖/記者屠惠剛攝)

公聽會結束前,最後一個發言的是法務部蔡碧仲次長。發言的核心重點,看起來就是上個星期五在媒體宣揚開來的兩點:指責我把公聽會當成法學教室、而且不滿自己的尊嚴遭踐踏。

還沒有弄明白法學教室的說法到底是什麼意思的當下,卻想起來在柯宜汾檢察官手裡變成冤案被告的王隆昌教授,當他在偵查庭為自己辯白的時候,柯檢察官就是這樣教訓他的:不要把這裡當成教室。教訓人不要把現場當教室,這句話原來是拿來當凶器的?拿這句話,柯宜汾檢察官讓王教授去坐牢;蔡次長拿這句話,要讓我成為踐踏他尊嚴的兇手?

姑不論把公聽會會場當法學教室的說法是否精確描述現場狀況,學學法官、檢察官們的退一萬步說,就算真的把公聽會當成法學教室,所有的人似乎變成學生,還都是被當人對待的吧?

相反地,看看另一種情形,不管人民怎樣苦苦哀求,找多少資料、花多少力氣,說明了再說明,政府官員充耳不聞,依舊照他們自己的意思我行我素,縱使已經當場亮出當初協商獲得共識的版本,證明司法院、法務部及民間團體,確實有參審與陪審兩案並行的協商,法務部、司法院依然毫無反應。

當李貴敏委員請司法院說明堅持參審制的理由,並具體回答幾個質疑時,林輝煌秘書長還是只丟出一句話:司法院會銜行政院的版本,請貴院支持。而在第一次公聽會,蔡次長先說雙方各退一步,結論卻是陪審制不可行,也就是我不必退,你們要退一步,而且還沒附理由。

好像有個成語經常用來形容人民在這個時候的沮喪,叫做狗吠火車?請問人被當狗對待,比較沒有尊嚴,還是被當學生對待,比較沒有尊嚴?

依照民間團體的說法,從2018年底到2019年中,司法院前秘書長呂太郎主動找民間團體協商,後期法務部也加入,立法院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委員最後也在場,前後共七次,長達八個月。從時間點來看,正是總統和立委選情嚴峻的時期,期間還有民進黨黨內總統候選人選舉的腥風血雨,如果說這件事和選票有關係,應該不是穿鑿附會。

到底有沒有協商、到底是不是大部分已經有共識,關係人應該至少有司改國是會議總召集人蔡英文總統、副召集人司法院許宗力院長、法務部長、前司法院秘書長、民進黨黨團總召,甚至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但是這個被民間團體指責為違反誠信的事件,至今已經喧騰超過三個星期,上面這些相關人等,至今沒有一句話。請問是把人民當狗嗎?

熱門點閱》

►  殺警案》問題不在鑑定 「辨識能力」定義標準要統一

►  殺警案》警察:我只能穿30人共用6件的防彈衣 對高層煽動性言論沒共鳴

►  紓困之亂》汪葛雷/需要的人被割捨在照顧傘之外

►  紓困之亂》吳崑玉/台灣政治管理恐怕輸對岸不只十年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許玉秀

許玉秀 許玉秀

前大法官,德國佛萊堡大學博士,前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院教授,精研刑事法,於2003年至2011年出任中華民國司法院大法官,是迄今最年輕的女性大法官。卸任後曾任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兼任講座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