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尚書/中國航艦對於東南亞的軍事挑戰

我們想讓你知道…除了台灣之外,東南亞是北京最有可能運用航艦威嚇的區域,而東南亞國家面對中國行使航艦外交時,也並非不堪一擊。當然,所有東南亞國家都謹慎經營對中關係,所以要僵持到動用航艦繞行的機會也是有限。

▲東南亞諸國位置圖。(圖/翻攝google map)

●吳尚書/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國際關係博士,目前於新加坡任職於智庫研究員

台灣之外,東南亞大概是北京最有可能運用航艦以威嚇的區域,惟影響應該不及過去帝國主義時代的砲艦外交。

東南亞十國中除了寮國都濱海,故中國都可以採取「航艦外交」來施壓。首先,那些中國關係較佳的國家,例如柬埔寨與緬甸,若是雙方關係惡化,投資與貿易可能更具施壓的效果。對緬甸而言,派航艦施壓反而導致其倒向印度。

印度的海軍雖然在規模上比解放軍略小,但是在印度洋有其主場優勢,尤其印度位於安達曼與尼寇巴(Andaman and Nicobar)群島的三棲指揮部就在緬甸的西南外海,可以提供跑道與雷達等支援設施,使得中國的航艦面對多方向的威脅。相形之下,從陸上邊境施壓則可避免節外生枝。

缺乏海空軍實力如戰機與反艦飛彈的柬埔寨的確是中國施展航艦外交的好對象,但是前者對於後者的熱情跟隨反應其為平衡越南與泰國壓力的考量。換言之,除非北京外交嚴重失控且金邊取得強援,需要勞駕航艦來威嚇的機會不大,友誼訪問倒是比較可能。

▲泰國無涉南海主權爭議,中國行使航艦外交的機會不大。(圖/路透)

摒除一帶一路投資以及其他與中國交好的原因,泰國本身缺乏瀕臨海峽且無涉於南海主權爭議的地緣位置使其不太可能成為中國航艦外交的對象。就軍事而論,泰國空軍的戰機規模大於一艘中國航艦的艦載機,加上其空中預警機,與足夠的腹地分散機隊避免遭到先制攻擊,解放軍航艦恐怕難以取得空優。

此外,泰國海空軍都有魚叉反艦飛彈,陸軍還有源自中國衛士系列的DTI-1砲兵火箭,若是放在東南方的那拉提瓦府(Changwat Narathiwat),甚至可能封鎖暹羅灣的進出。當曼谷的潛艦服役後,北京使用航艦威逼的機會就又更低,雖然潛艦是中國製的S-26T型。

剩下的六國中,汶萊與新加坡不太可能被單獨地運用航艦外交,因為這兩國都被鄰國的領海圍繞。汶萊的周圍是馬來西亞,新加坡則是印尼與馬來西亞。基於東南亞國協下的區域精神以及這些國家跟鄰居之間的經濟互賴與軍事合作,北京若是派艦去對其中一國「嗆聲」,那其實是連鄰國也一起嗆。當然,這兩個小國對於中國的外交也是小心翼翼,弄到需要航艦來威嚇的機會實在很低。

▲因南海主權爭議,中越之間時有爭執,2014年越南還曾發生排華暴動。(圖/路透社)

最後的四國則是跟中國在南海上有主權糾紛。就越南而言,光是中國在廣西、海南島與南海人工島的航空基地就已經有很大的戰略壓力,因為幾乎全境暴露於解放軍海空軍的作戰半徑內。航艦固然可能讓情勢雪上加霜,但是越南岸基的P800超音速反艦飛彈,潛艦、船艦與飛機的不同反艦飛彈,外加潛艦的魚雷,會讓中國的航艦處在一個兩難。

停得夠遠就沒有存在感,因為艦載機的航程有限,使得戰力受到侷限。停比較近被擊傷甚至擊沈反而國威大損,所以運用航艦威嚇越南的可能性有限。即便如此,中國航艦的母港,海南的三亞,其實在越南的打擊範圍內,所以捲入的機會依舊存在。

菲律賓目前也適合航艦威逼,因為該國缺乏防空飛彈,戰機就只有一個中隊十二架FA-50,而且其三軍都沒有足夠威脅航艦的武器。不過該國即將引進印度的布拉莫斯(BrahMos)超音速巡弋飛彈,其三馬赫的速度與上看五百公里的射程可以威脅解放軍航艦,雖然兩百公斤的彈頭應該無法擊沈。不過基於菲國有限的財力,採購數量應該很少,使得這些飛彈可能成為戰時先制攻擊的對象。此外,菲律賓缺乏足夠的海洋偵搜設備,可能無法有效定位較遠的海上目標。

類似於泰國,馬來西亞也維持與中國友好的關係,顯現於南海議題上的低調。軍事上,馬國具備三棲反制航艦的能力,魚叉(AGM-84D)與Kh-31A飛彈分別配掛於F-18D與Su-30MKM戰機,水面船艦與潛艦則是飛魚MM-40與SM-39飛彈,設在沙巴(Sabah)州的潛艦基地更是面對南海。

但是馬國的戰機總量與一艘航艦的艦載機總量類似,加上關於妥善率低的傳言,使得數量可能居於劣勢,相關反艦飛彈的數目也有限,兩艘潛艦的戰隊還會有因維修而生的空窗期。不過有東西兩領土的縱深,使得馬國戰略上的壓力是低於越南。

▲資料顯示,2018年中─印尼兩國雙邊貿易額為773.7億美元,雙方貿易往來密切。(圖/路透)

雖然跟中國也有相當的經貿往來,印尼在南海議題上較馬來西亞強勢,主要在於納土納(Natuna)群島與九段現的爭議,所以萬一遼寧號或是山東號航行經過附近水域並非不可想象。

印尼具備一定程度的反艦能力,但是潛艦尚未引進反艦飛彈,僅有魚雷。不過至少三艘以上的戰隊,使得備戰勤務不致有空檔。印尼空軍的機隊較馬來西亞為大,且有相當數目協助監控的海洋巡邏機,但是也有低妥善率的傳聞,且缺乏空射反艦飛彈。

地理對於印尼而言則是兩面刃:大量的島嶼提供縱深,使得解放軍的一個航艦戰鬥群很難直接威脅全國。但是雅加達的決策者也很難集中兵力於一處,而且很多區域缺乏提供海空軍力的基礎設施,如跑道與碼頭。儘管納土納島因為領土爭議的因素已經建有海空基地,若北京選擇他處航行,則雅加達可能會有反應不及的狀況。

總而言之,東南亞國家面對中國使用滑跳甲板、容量有限的航艦時,並非不堪一擊。這些國家還可以無外交孤立的環境,迅速添購反艦火力,同時採取與其他國家同盟或是戰略伙伴的策略來平衡中國運用航艦的壓力。當然,北京可以把兩艘(或是更多,視未來狀況而定)集中施壓,但是其他多重方面的地緣戰略環境可能限制這個選項。當然,所有東南亞國家都謹慎經營對中關係,所以要僵持到動用航艦繞行的機會也是有限。

熱門點閱》

►波頓的爆料能拉下川普嗎?共和黨陣前換將可能嗎?

►尤里安/軍事現代化 菲律賓空軍攻擊直升機採購案波折

►王志鵬/時間經費與作戰需求 台灣首艘自製潛艦的大問題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