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嘉隆/川普為社會底層爭取就業機會 動到資本家與中共的奶酪

我們想讓你知道…全球化造成的社會底層的困境,是這一次美國總統大選的真正意義所在。

 ● 吳嘉隆/總體經濟學家

美國總統大選的第一次辯論會很混亂,大家彼此打斷對方的講話,不斷地插話,引起很大的爭議。

爭議主要有兩點:

第一點是拜登身上很可能是用了智慧隱形眼鏡,可以看得到一個隱形的電子提示板,然後照讀上面輸入的內容,就可以應付提問,做出有條理的回答。

第二個是主持人太偏袒,明顯是在掩護拜登,對川普來一個「二打一」,每次川普攻到拜登的要害時,主持人就來打斷。

這說明拜登是有備而來,他背後有一股強大的勢力想幹掉川普的連任,我稱之為「深層政府或暗黑政府」,英文叫做deep state。

▲ 學者分析,主持人華勒斯立場偏袒拜登。(圖/路透)

接下來我進入深水區,做一個深層解讀。

(1)

在打貿易戰之前,美中關係是和解的,表面上的理由是,美國想透過接觸政策,來和平演變中國。

但是,這不是全部的事實,表面底下有一個現象,就是全球化之後,資本家追逐廉價勞動力,所以美國的企業家與華爾街的金融家,我合稱為「美國資本家」,想要去開發與利用中國的廉價勞動力。

廉價勞動力是一種「公共財」的概念,就像你家附近的公園,你不去逛是白不去逛,反正又不收費。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對美國的資本家來講,太廉價了,就像是不收費的公園一樣,符合公共財的概念,是不用白不用。

▲ 學者認為,拜登背後有一股強大的勢力「深層政府」,想幹掉川普的連任。(圖/路透)

(2)

當美國資本家前進中國大陸,想要去開發與利用廉價勞動力的時候,他們需要有領班或工頭,替他們管理勞工,這個代理人,就是中共。就這個意義上來講,美國資本家與中共之間是合作的關係,有共同利益。

川普對中國打貿易戰,也就是動到了美國資本家與中共的奶酪,所以不但中共在強烈反彈,美國資本家也在扯川普的後腿。

於是你可以想像,現在是兩方面合起來對付川普,想方設法要把川普的連任幹掉。

(3)

全球化走了30年,出現了受益者與受害者,專業人才與資本家是受益者,他們可以到全球各地去尋找機會,做出資源優化配置。

相對的,發達國家的勞工沒辦法在國際間移動,是全球化之下的受害者,他們的就業機會外移,工資難以上升,中產階級開始沒落,社會底層的人數大增。

全球化造成美國社會的撕裂,走向M型化。川普就是代表社會底層來競選的,可是媒體、矽谷與華爾街都是社會菁英,他們感覺不到社會底層的痛苦,只想繼續維持被扭曲的全球化。

▲ 全球化使工作機會外移,社會底層失去就業機會。圖為紐約曼哈頓民眾排隊領取食物救濟。(圖/路透)

(4)

2016年川普競選的時候,明確站出來為社會底層講話,他的政策主要是兩條:

第一條是對付非法移民,所以才不惜工本,要在美國與墨西哥邊界蓋圍牆。
第二條是對中國打貿易戰,要製造業撤出中國,最好能撤回美國。

表面上看,這兩個是互不相干的政策,但其實都是針對美國的社會底層而來,要為他們爭取就業機會!

所以,美國的社會底層看得懂,都知道川普才是他們的人。

社會底層不容易被民調抽樣到,就算有被抽樣到,通常也不會實話實說,所以2016年的時候,主流媒體的民調都預測希拉蕊會贏。

拜登背後是美國資本家,川普代表的是美國社會底層,美國的大選其實是社會撕裂後的掙扎!

因為全球化成就了美國資本家與他們的工頭中共,卻傷害了美國社會底層與中產階級!

▲學者認為,美國總統川普的政策是在幫社會底層爭取就業機會。(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5)

全球化已經不能再對不公平貿易行為睜一眼閉一眼了,這就是為什麼川普要從貿易戰打起,要結束與中共之間的接觸政策。

跳開選舉的種種花招,我們要看到的是,經濟與社會的問題已經到了必須用政治來解決,也就是說,全球化造成的社會底層的困境,必須用民主政治來解決,這就是這一次美國總統大選的真正意義所在。

2020年這一次的辯論,檯面上美國選民看到的是什麼?是白人左派菁英簡直是傾巢而出,透過拜登要來猛打川普。社會底層看到上層菁英之間在撕殺,亂糟糟的,那誰來關心我們?

結果是號稱在民調上領先的拜登,根本沒有真正在關心社會底層,而是忙著從中共那邊拿好處,以權謀私,你猜他們作何感想?然後,他們看到他們的人川普居然是被設計,被公然修理,你猜他們作何感想?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吳嘉隆/川普告急催票?頻打斷拜登 辯論亂糟糟

►  美大選辯論「很歪」 川普狂插話壓著拜登打

►  李沃牆/美總統大選辯論登場 經濟議題成攻防主軸

►  陳一新/美大選進入巷戰 內政經濟見真章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吳嘉隆」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吳嘉隆專欄

吳嘉隆專欄 吳嘉隆

總體經濟學家,台大經濟研究所碩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後選人,受教於200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哥大講座教授Edmund Phelps,專長於總體經濟、貨幣政策、地緣政治,與國際關係的評論與寫作。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