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樂義/《聯合作戰綱要》出爐 解放軍將不同以往?

我們想讓你知道…當解放軍施行《聯合作戰綱要(試行)》後,可預料在試行期間,解放軍將有大量演習,以檢驗《綱要》是否合乎現實需求,而台海地區將成為檢視《綱要》的重點區域。

●亓樂義/資深媒體人,軍事評論家

最近幾年解放軍舉行閱兵,外表看像一支鋼鐵勁旅。但是,她竟然沒有一部實施聯合作戰和聯合訓練的基本頂層法規,作為行動依據。您說,這樣的軍隊有多少聯合戰力?

聯合戰力,就像五指收緊的一記拳頭,剛猛有力。五指伸張,各行其是,孤立易折,容易被人各個擊破。不過。現在情況不同了。從今年11月7日起,解放軍開始施行《聯合作戰綱要(試行)》。這是自2015年底,習近平全面實施軍改以來最重大的一項革新。

該《綱要》如同解放軍的第五代作戰條令,是作戰條令體系的頂層法規,主要是明確聯合作戰指揮、作戰行動、作戰保障、國防動員和政治工作等相關的重大原則、要求和基本程序,作爲今後組織實施聯合作戰和聯合訓練的基本依據。

▲近年解放軍以舉行閱兵展現自身武力,為提升自身戰力,解放軍展開《聯合作戰綱要(試行)》的施行。(圖/取自於中國軍網)

可以說,從現在起,解放軍將以新的姿態活躍在周邊地區和國際舞台。她的影響力有多大?取决於《聯合作戰綱要》落實的程度而定。目前《聯合作戰綱要》處於試行階段,待修改後全面施行。試行時間,短則1-2年,長則3-4年。試行期間,將有大量的相應演習,檢驗《綱要》是否符合現實需要。台海地區,是檢驗的重點區域。

多年來,在西方先進國家眼中,中國軍隊是一支偏向生活型和管理型部隊,不是作戰型部隊。因為,過去四代作戰條令,雖然時代背景和內容不同,也有一定的與時俱進,本質上卻沒有太大變化,即宏觀龐大的內容很多,具體操作的條款很少。一旦進入實戰,部隊官兵往往不知從何下手。

從一些文章中可以發現,到解放軍師級、旅級或團級部隊去看,認真研究作戰的人並不多,反而是擁有管理專業,或有一技之長的人比較吃香。軍隊中有大量軍官從作戰本職,轉向管理或其他專業,爲日後退伍預做準備。

一些作戰部隊在認知上也有偏差,認爲作戰研究是軍事院校和專家的事,基層部隊只需要執行研究成果。被動接受條令,導致無法充分理解上級的作戰意圖,難以完成每一個環節所設定的任務,也很難評估作戰效益,就更談不上反饋並改進作戰樣式了。

▲作者指出,《聯合作戰綱要(試行)》如同解放軍的第五代作戰條令,是作戰條令體系的頂層法規。(圖/取自於中國軍網)

一般情況是,解放軍的作戰部隊每年只有透過演習來檢驗訓練成果,其他時間大多被與戰力沒有直接關係的活動佔據:講政治、保安全、求穩定、抓管理、開會議…。反覆折騰,耗掉大量精力。因此,一些基層官兵反映,改革不能只是針對編制體制、規模結構和部隊編成,更需要改變人的思想,改掉舊的陋習,以及不符合提升戰鬥力的陳規,使作戰研究能夠真正成爲軍人的主業。

施行新版作戰條令後,解放軍有可能脫胎換骨,出現三大轉變:從被動應對戰爭向主動「設計戰爭」轉變:從各軍兵種自成體系向「一體化聯合作戰」轉變;從機械化和資訊化複合式發展向「智慧化牽引」發展轉變,進而提高以網路資訊體系爲基礎的聯合作戰能力。

習近平曾多次提到,練兵先要練將,尤其是高級指揮員,務必要搞清楚未來要「打什麽仗、怎麽打仗、同誰打仗」等基本問題。這次施行新版作戰條令,從制度面回答了「打什麽仗、怎麽打仗」的問題。

然而,真正的關鍵是「同誰打仗」。如果是美軍,解放軍瞭解美軍嗎?美軍的作戰條令都是從戰場上流血換來的,都禁得起實戰考驗。也許,這才是解放軍今後真正要面臨的挑戰。
 

► 聽Podcast每週五聽【譚兵讀武】聊歷史看兩岸
Apple:https://apple.co/3ibJl8F
Spotify:https://spoti.fi/34aNBAj

熱門點閱》

► 黃竣民/國軍「連坐法」是正軍紀 還是反團結?

► 宋兆文/美日印澳聯合軍演 意在威懾中共

► 王志鵬/官兵切勿輕生!國防部軍事意外調查報告應公開透明

► 拜登勝選》沈有忠/美國將對中國重啟區域聯防?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亓樂義專欄

亓樂義專欄 亓樂義

資深媒體人,曾於中國大陸駐點採訪22年。著有《捍衛行動─1996台海飛彈危機風雲錄》,《三戰風雲─新形勢下的台海危機》,與林中斌合著《撥雲見日─破解台美中三方困局》。

亓樂義最新文章

more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