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育平/教宗在伊拉克宗教大和解關鍵 伊拉克沒內爆全因「他」!

我們想讓你知道…希斯塔尼完全不與伊朗什葉派結盟對抗歐美,對於以遜尼派為主的海灣理事會GCC國家保持距離,不介入遜尼、什葉之爭

▲ 教宗訪伊拉克,會晤與伊拉克什葉派精神領袖Grand Ayatollah Ali Sistani。(圖/路透)

● 蘇育平/外交部一等秘書

羅馬天主教教宗聖方濟各於2021年3月5日應伊拉克總統巴勒姆·薩利赫(Barham Salih)邀請首度訪問伊拉克,當天下午降落在巴格達國際機場時,受到伊拉克總理穆斯塔法·卡迪米(Mustafa al-Kadhimi)的歡迎,然後教宗前往總統府會見伊拉克總統巴拉姆·薩利赫(Barham Salih)以及其他政府和宗教人物。

 

▲ 教宗與伊拉克總理穆斯塔法·卡迪米(Mustafa al-Kadhimi)。(圖/路透)

天主教與什葉派 伊斯蘭的首度相會

年高90歲、多半時間都在隱居但備受尊敬的伊拉克什葉派宗教領袖大阿亞圖拉「阿里·希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i al-Husayni al-Sistani)在他隱居的什葉派聖城納傑夫(Najaf)的狹窄陋室家中接待教宗。這次會談是加深天主教與什葉派穆斯林友誼聯繫的重要一步。希斯塔尼也承諾,將保護伊拉克境內所有基督徒國民。

伊斯蘭宗教上有著遜尼與什葉兩派千年之爭,在全世界的穆斯林人口中,遜尼派佔90%並自稱是「正統派」,什葉派穆斯林約佔10%,被認為是「反對派」。而世人對什葉派的刻板印象,就是他們十分極端激進、愛好恐怖主義等等,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  伊拉克什葉派精神領袖阿亞圖拉「阿里·希斯塔尼」在家裡接待教宗(Grand Ayatollah Ali Sistani)。(圖/路透)

什葉派與遜尼派的千年之爭

兩個派別的區分,在於「是否承認先知穆罕默德的女婿阿里與其後裔,才是合法的先知繼承人」?

什葉派認為,只有阿里與他的後裔才是「先知的合法繼承人(哈里發)」,但遜尼派則承認其他非先知後代血脈者也能擔任哈里發。這樣宗派爭執從西元661年阿里被刺殺身亡後就已開始,迄今也有1360年的歷史了,但爭執不但沒有減輕,反而越來越嚴重。

由於什葉派人口佔少數,向來受到遜尼派迫害打壓,起而反抗時又被扣上極端激進的帽子,更無奈的是,全世界竟都這樣相信了。

如果我們舉例,天主教歷史悠久是正統派,宗教革命後的基督新教都是暴力激進的極端分子,應該要被消滅,你能接受這種說法嗎?但佔穆斯林少數的什葉派,就是被扣上這樣的帽子一千多年了,能不無辜?

▲ 教宗出訪伊拉克,受到歡迎接待。(圖/路透)

什葉派體系 「大阿亞圖拉」位階最高

伊斯蘭教的什葉派,以伊朗、伊拉克、巴基斯坦、印度、敘利亞、黎巴嫩、巴林等國為主要分布地,遜尼派則全包其他伊斯蘭世界。

什葉派宗教領袖的階層,由上至下為「大阿亞圖拉、阿亞圖拉、霍賈特伊斯蘭」(Grande Ayatolla→Ayatolla→Hujjat-Al-Islam)。

目前全世界什葉派人口比例最多的國家,就是伊朗與伊拉克,而這兩國各擁有一位「大阿亞圖拉」。伊朗大阿亞圖拉叫作「阿里.哈米尼」(Ali Khamenei),伊拉克大阿亞圖拉叫作「阿里.海珊.希斯塔尼」。兩人無隸屬關係,也無上下之別。

▲ 伊朗的大阿亞圖拉「阿里.哈米尼」(Ali Khamenei)與伊拉克的大阿亞圖拉無上下隸屬關係。(圖/路透)

伊朗什葉派 中東發展民兵武裝

伊朗的大阿亞圖拉「哈米尼」具有一半伊朗、亞塞拜然血統,母親甚至是異端的亞茲德信徒,但他從小研讀伊斯蘭神學並追隨多名偉大導師,包括後來1979年建立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大阿亞圖拉何梅尼(Grande Ayatolla Ruhollah Musavi Khomeini)。

哈米尼在宗教革命前,曾受到伊朗王朝政府迫害,後來宗教革命成功後,哈米尼在1981年至1989年擔任伊朗總統,輔佐創建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大阿亞圖拉「何梅尼」對抗伊拉克海珊政權的8年兩伊戰爭。

他個人宗教立場是保守,且不排除以武力對抗西方歐美國家,及以色列對伊朗的壓制如制裁,甚至在中東各地發展什葉派民兵武裝羽翼,對抗各地遜尼派佔多數之政府與人民。甚至在今日,同為什葉派掌政的伊拉克境內,也存在若干伊朗背後支持的什葉派民兵團體。

▲ 伊拉克什葉派聖城納傑夫(Najaf)。(圖/路透)

伊拉克什葉派 與獨裁者相安無事

希斯塔尼,則是住在伊拉克的什葉派高級神職人員,一樣從小接受宗教教育,不過他自小聰慧,很快就晉升到高階神職人員。

伊拉克六成以上國民是什葉派穆斯林,但是海珊是以少數遜尼派阿拉伯復興黨為核心,統治伊拉克多數什葉派國民。

1992年,伊拉克前大阿亞圖拉拉霍伊過世,眾人推舉當時最資深的希斯塔尼擔任伊拉克的大阿亞圖拉,他很幸運地沒有與當時掌政的遜尼派海珊總統,有過太多爭執或意見不合,也因為當時政治環境,而導致希斯塔尼從未在政治上發表任何意見,因此與獨裁者兩邊相安無事。

希斯塔尼在政治與宗教事務上開始發表意見、取得話語權,是在2003年海珊倒台之後才逐漸開始的。

希斯塔尼溫和主政 與世界和善交往

希斯塔尼是什葉派(這個給人有極端保守宗教印象教派)在伊拉克的最高宗教領袖,但他對世界的觀點是中性溫和的,與伊朗大阿亞圖拉與全世界宗教對抗,繼而武力對抗的世界觀不同。他非常有智慧的配合美國與西方社會常用的「民主、自由投票、制憲選舉」招數,來應付美國佔領軍。

首先,在海珊倒台的混亂情勢中,他呼籲伊拉克的什葉派教士們加入參與政治,有些教士甚至組織自有的什葉派武裝民兵,但希斯塔尼反對用武力驅逐西方英美佔領軍。

▲ 伊拉克什葉派領袖「大阿亞圖拉」希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i Sistani),反對用武力驅逐英美佔領軍。(圖/路透)

配合美國佔領軍 將伊拉克導向民主

此外,希斯塔尼全力支持、配合美國在伊拉克的佔領軍,舉行制憲會議、舉辦全國性民主投票,並呼籲全國人民踴躍前往投票,為了鼓勵包括最保守宗教不願出門的婦女都必須出來投票,他甚至發布教令(Fatwa)指婦女出門投票是宗教上的義務,即使丈夫阻止她們也必須去投票。因為他知道,什葉派佔了伊拉克65%人口,只要投票率高他怎樣都會贏,根本不必使用暴力方式取得政權。

很快的,伊拉克就建立起以什葉派為核心的民選新政府。什葉派算是在伊朗、敘利亞之後,拿下了第三個中東大國伊拉克的統治權,但由於這個過程是平和的民主投票,伊拉克新政府與美國及國際社會在各方面配合度也高,國際社會其實都沒有警覺到,什葉派已經控制了另一個中東大國也就是伊拉克。

▲ 什葉派佔伊拉克65%人口,可透過民主程序取得政權。(圖/路透)

幸好兩個什葉派 各自為政不相統屬

但好在伊拉克的什葉派與伊朗的什葉派,是各自當家不相統屬的。截至目前為止,伊拉克的什葉派在希斯塔尼的領導下,一直是採取對內、對外溫和立場,不與歐美對抗,不迫害國內少數遜尼派與信仰其他宗教的國民,如基督徒、雅茲迪人、拜火教等。

對任何攻擊什葉派清真寺等蓄意挑起宗派衝突的行為,給予譴責但不允許報復,並把兇手導引成是外來的瓦哈比教派聖戰士,而非本土的遜尼派鄰居。他也多次調停宗派間的矛盾與衝突,並阻止美國佔領軍與宗派或部落武力間的衝突。

唯一一次較激動的舉動是2014年時,希斯塔尼發布教令,呼籲伊拉克人團結起來支持政府打擊遜尼派極端武裝團體「伊斯蘭國」的威脅,保衛自己的國家。

 

▲伊斯蘭國曾佔領伊拉克大半國土。(圖/路透社)

伊斯蘭國在鼎盛時期,曾經佔領敘利亞與伊拉克大半國土,對於同為什葉派的敘利亞、伊拉克及伊朗都是強大的威脅。包括伊拉克政府軍、多支什葉派民兵武裝,如人民動員軍、薩達軍等,甚至伊朗革命衛隊、黎巴嫩真主黨武裝、敘利亞政府軍等,各勢力都響應號召加入消滅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伊斯蘭國已於2019年滅國,僅剩餘孽四竄。

在對外事務上,希斯塔尼完全不與伊朗什葉派結盟對抗歐美,對於以遜尼派為主的海灣理事會GCC國家保持距離,不介入遜尼、什葉之爭,盼望伊拉克在飽受戰禍後可以休養生息。

總之他是以一個被動、安靜的世界觀來處理對外事務,與外面紛雜的世界保持距離。作為一個保守宗教的神學家,在面對外界變動、開放、進步快速的世界,他也裁決在全球化世界中,虔誠穆斯林面對的許多宗教問題,比如說他原則上同意穆斯林前往非伊斯蘭國家旅行,前提是旅行者能保護自己與孩子免於失去伊斯蘭信仰。他同意與其它國家交往,前提是伊拉克不會失去對伊斯蘭的信仰。

▲什葉派精神領袖「大阿亞圖拉」希斯塔尼,對歐美採溫和路線。(圖/路透)

伊拉克什葉派 波斯灣的安定力量

相較於伊朗什葉派神權政府與「遜尼派國家陣營」及「歐美基督教文明國家陣營」,在意識型態上激烈的對抗及軍事對抗下,帶來波斯灣區域動盪不安迄今,相比起來,希斯塔尼領導的伊拉克什葉派,正在經歷它歷史上最寬容的思想自由時代,甚至在伊拉克國內扭轉人們向來以為「遜尼溫和、什葉極端」的刻版印象。

這真的要感謝希斯塔尼個人人格特質帶來的溫和領導,使原本動盪的區域不致再添油加火。否則以伊拉克境內數十支武裝民兵團體各有各把號,各吹各的調,甚至還有伊朗什葉派介入的情勢來看,伊拉克沒有內爆還真是幸運

所以在2005年與2014年,大阿亞圖拉希斯塔尼兩度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也被認為是伊斯蘭世界與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知識份子與領袖人物之一。

希斯塔尼在其擔任大阿亞圖拉以來的言行舉止,都顯示出他是一個個性溫和、理智、明理的宗教領袖,不管是對於與什葉派敵對一千多年的遜尼派穆斯林,還是天主教徒、新教基督徒、異端雅西迪教派、德魯士、祆教等等人士,他從不顯示敵對的態度,總是寬容以對,尤其面對伊拉克境內原先處於統治地位的遜尼派,現在淪為國內少數族群的心中不平,他也是極力撫慰,呼籲什葉派民眾善待遜尼派鄰居,不可相互為敵。

希斯塔尼的作為,也展示了什葉派也可以是一個充滿包容、寬容、和平的善良宗派,而不是整日威脅要毀滅世界的大惡人。希斯塔尼之作為,的確稱得上是智慧的賢者。

▲ 現任教宗是充滿宗教寬容的人。(圖/路透)

基督教也有分裂千年之爭

相對於希斯塔尼,天主教現任教宗84歲的聖方濟各也是一位充滿人格魅力、思想先進不迂腐的宗教領袖。

他接受同性戀的信徒,對宗教寬容,包容離婚、犯罪和墮胎的人,是天主教從未有過的開明領袖。他在任內,也多次試圖弭平世界各宗教間,與基督教各教派間之歷史遺留的糾紛問題,比如2014年與君士坦丁堡東正教牧首巴多祿茂一世會晤討論分裂千年的兩大教會統一的問題(西元1054年羅馬教廷與君士坦丁堡東正教會互相把對方教宗驅逐出教,演變基督教千年大分裂)。

2016年,與東正教俄羅斯正教會牧首基利爾一世會面、2019年5月拜會羅馬尼亞東正教達尼爾宗主教等,都是基於希望弭平基督教各教派之間,糾結上千年的分裂敵對歷史。

▲ 教宗方濟各2016年會晤東正教宗主教基利爾(Patriarch Kirill)。(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宗教和解共生 和平共存

無論如何,此次教宗聖方濟各與大阿亞圖拉希斯塔尼的歷史性會晤,是在西方宗教歷史上值得紀念的一個事件,這代表西方與中東的宗教、文明的衝突並非無解死局,也不是你死我活,能否和解共生,完全是要看領導各宗教教派的領袖有無和解與寬大的胸懷面對其他的宗教,以及自己宗教內的異端教派人士。

世界很大,和平共存完全是可以作到的。

熱門點閱》

► 美日印澳峰會》劉德海/Quad對中國隻字未提 印度是最大贏家

► 美日印澳峰會》陳一新/反中「川規拜隨」 美中科技戰玩真的!

► 中共兩會》趙春山/兩岸都要記取「一國兩制」的「香港經驗」

► 陳鴻瑜/緬甸軍方搞軍事政權復辟嗎?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

2000年台大政治系國際關係組畢業,服憲兵預官役後即進入外交部服務,外交部駐外人員,曾外派蒙古、以色列等艱困戰亂地區十餘年,對中東與中亞地區十分熟悉,開設Podcast頻道「外交官講中東與中亞歷史故事」。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