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種族仇恨犯罪連環爆 不只是川普的錯

▲美國總統川普多次公開抨擊他不認同的族群。(圖/路透)

▲▼ 政大外交系教授黃奎博。黃奎博/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美國賓州匹茲堡(Pittsburgh, PA)一處猶太教堂,在本(10)月27日遭到兇手持槍掃射,造成11死6傷。這是美國歷史上對於猶太族群最大的一次暴力攻擊行動。

兇手是白人男性,早就對於當地猶太組織經常收容進入美國的難民而感到不滿。他被捕後告訴特勤警察,他想殺光所有的猶太人,因為他們正帶來對於美國人民的屠殺。

暴力攻擊事件成美不定時炸彈

近年來,諸如類似的不幸情事在美國似乎愈來愈多。偶見美國有人因為族群或宗教歧異,因為極端反社會的人格特質,或者因為心理問題,導致過度的不滿與怨懟,最後導致大規模的暴力攻擊事件,已成為美國社會的不定時炸彈。

除了前述匹茲堡猶太教堂喋血案之外,例如去(2017)年10月在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發生的露天鄉村音樂節槍殺案,造成58死、超過570人受傷,是美國本土自從「九一一」事件後,第二嚴重的大規模暴力犯罪事件;同年11月,德州薩瑟蘭泉(Sutherland Springs, TX)教堂槍擊案,有26死20傷,是德州有史以來最大的慘案。今年2月佛羅里達州帕克蘭(Parkland, FL)高中校園槍擊案,17死17傷,則是美國高中所發生過的最嚴重的槍擊案。

▲匹茲堡松鼠丘猶太教堂發生槍擊案。(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前面這3件「(準)孤狼」式犯案,都是2017年1月川普(Donald Trump)當總統之後發生的事情,前兩起的犯罪人是白人男性,後一起的則有拉美裔背景,而根據官方調查,3件都與族群或宗教等政治、社會因素無直接關係。

暴力犯罪是川普造成?

這種趨勢跟川普當了總統之後,繼續其反移民、反同性戀言論以及拒絕強化槍枝管制,有沒有關係?槍枝管制與大規模暴力攻擊的減少應有直接關係。直覺上,川普的諸多言論更加激化了美國國內的社會大規模暴力犯罪。但先不要忘記一件事實,那就是在最近幾任美國總統任期內都有大規模暴力犯罪。

例如在柯林頓(Bill Clinton)總統時期,1993年上半年發生僵持超過一個半月、聯邦調查局與大衛教派(Branch Davidians)兩次交火、超過80人死亡的德州「韋科鎮攻擊案」(The Waco Siege)。後來在1995年4月,有幾名對於聯邦政府處理「韋科鎮攻擊案」不滿的白人公民,聯手炸毀了奧克拉荷馬州奧克拉荷馬市(Oklahoma City, OK)聯邦機構大樓,共168人死亡、近7百人受傷。在2001年的「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前,這是美國本土遭受的最大的(恐怖)攻擊。

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時期,除了「九一一」事件之外,還有如2007年4月,在維吉尼亞理工大學(Virginia Polytechnic Institute and State University)校園,韓裔美籍學生開槍造成的32死23傷槍擊案。

歐巴馬(Barack Obama)時期,最大規模的是2016年6月的佛羅里達州奧蘭多(Orlando, FL)夜店槍擊案,有49人死亡、53人受傷,死傷人數在「九一一」事件之後排名第三。此案阿富汗裔的美籍槍手響應伊斯蘭國(The Islamic State)的宗教與政治訴求,主因之一或許是同性戀問題,但究竟是兇手反同還是同性之間的妒忌導致的暴力犯罪,已不得而知。其他例如2012年科羅拉多州奧羅拉市(Aurora, CO)電影院槍擊案,有12死、58傷,白人男性兇手可能因為嚴重的心理問題而犯罪;2015年12月在加州聖伯納迪諾(San Bernardino, CA)的槍擊案,則造成12死、20傷的慘劇,因為兩名兇手都是巴基斯坦裔美國人,可能受伊斯蘭國教義影響,川普當時正在競選,還公開宣稱美國應全面禁止穆斯林入境。

大規模暴力攻擊事件起因多元

大致可以說,美國因大規模暴力犯罪而死傷的人數,從2012年左右再度開始攀升,但大規模暴力攻擊行動在近25年來從未停歇過,其中有很多與宗教、族群問題無關,而是與反社會人格或心理疾病有關。犯嫌模仿犯案的因素也不可忽略。至於川普在近2年的任期內,除了不進行槍枝管制外,是否激化了社會對立並導致大規模暴力攻擊數量的增加,則要把觀察時間拉得更長之後才能有較肯定的答案。

較樂觀的看法是,大規模暴力攻擊在這25年來其實都是孤立事件。美國因為地方大、人口多、槍枝多,所以好像類似事件發生機率較高,但其實是次數相對較多而以,還沒到那麼嚴重的地步。

較悲觀的看法則是,最近這幾年,以全世界各國發生內部大規模槍擊事件的次數而言,只有葉門是高於美國,而葉門是僅次於美國,在世界上槍械持有率第2高的國家。只要美國槍枝管制不加把勁,如前述的大規模暴力事件仍將層出不窮。

為了防止這種攻擊事件的發生,川普與共和黨及保守勢力站在一起,支持憲法第2修正案,不全面管制槍枝,而是要在公共場合增加武裝人員的數量,以及更頻繁、更快速的執行死刑。他崇尚實力原則,想以壓制與嚇阻的方式減少大規模暴力攻擊發生的頻率。

還有一個較悲觀的看法是,美國在歐巴馬時代帶起的接納移民、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LGBT)風潮,被川普狠狠打臉,社會價值的分歧再度成為主議題。川普的移民與外交政策又激起國際穆斯林或拉丁裔社群的高度不滿,可能連帶影響了一些在美國的外籍或外裔人士的激進心態。所以,美國未來發生大規模暴力攻擊事件的機率恐怕仍較世界其他國家為高。

▲在歐巴馬時期帶起的接納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LGBT)風潮,現在卻被川普狠狠打臉。(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川普堅決反對非法移民,且遵循(長老教會)基督教教義,不在反LGBT的立場上示弱。他透過推特、演說及政策推動,比歐巴馬更明顯的把美國社會有時隱而不宣的價值分歧搬上檯面,雖然吸引了一票具白人至上主義或堅決反同的「川迷」,包括最近在美國向民主黨政治人物分別寄送多個炸彈包裹的白人男性支持者在內,影響所及,加上無法全面管制槍械,在未來會否導致更多的大規模暴力攻擊,頗值得關注。

熱門文章》
►中華民國「最小化」能避就避
►蘇啓誠走後的省思:國內因素已明顯羈絆了外交打拚
►蔡英文出訪背後的外交困境

►看更多【黃奎博】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