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寫真】彭怡平/從法國海軍的鏡頭下看西方殖民視角

▲一名身披新喀里多尼亞(法國的海外屬地)旗幟的男子和女子,法國國旗則在他們身後飄揚。(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彭怡平 Yi-ping PONG/台大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索爾邦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電視系博士,專攻劇本、紀錄片拍攝與電影藝術的研究。通曉法、日、英、德、拉丁文。《風雅堂》藝術總監。著有十餘本攝影文學及藝術專書。多次應邀在國際舉辦個展。為文化部、國藝會、台北市文化局獎助藝術家。從事跨領域的藝術創作,兼具藝術家、攝影家、作家、策展人、紀錄片導演等多重身份。

莫娜‧奧祖夫於《革命節日》中曾提出法國從一個君主秩序的國家過度成為共和國,前者依靠的是擬人化的君權,後者則不然,必須透過一個抽象概念來做為統一的基礎。這個概念即相信法蘭西民族具有一種普世的使命,深信她有能力為全人類立下自由、平等、博愛的典範,並且無論其族群特質與其文化背景有多麼地不同,均可受惠於此。這也是為什麼,法國人將革命當成一種意志的較勁與其進步價值的展現。

不過,當我們看到了法國海軍官員維克多‧貝爾曼1906至1908年奉命前往揚子江上遊各省做戰略軍事考察時,所紀錄下來的那些影像,卻表達了殖民主義者的觀點──衣不敝體的人們在骯髒破敗的大街上如廁、剃頭、吃飯,青樓女子裸身賣笑、讀書人斜躺在羅漢床上抽食鴉片煙、坐著八人大轎前來的道台大人監斬首刑、老百姓攜老扶幼爭相前來河邊看蒸汽船發威的這些奇觀,這些中國人的影像對比著一塵不染、打理得井然有序的貝爾曼軍官房間、彬彬有禮的海軍上校與其夫人、害羞靦腆的西方傳教士、坐擁裸身青樓女子卻藏在其身後不肯露出臉孔的法國朋友,既形塑了西方人對於這個東方古國的印象與認知,也同時凸顯自身的高人一等。而作者帶著這批影像回到法國,不但將旅遊見聞出版成書,更將其中的三十多張影像印製成為明信片,廣為流傳,成為西方人對於近代中國的印象。

影像以對比的觀點勾勒出一個歷經工業革命、科學文明以及現代化生活的西方社會如何看待它方。旁白更輕描淡寫地提起當法國人見面時,談話內容都是圍繞著商業利益,而他們之所以會來到揚子江,完全因「戰略」目的考量。當時的法國,躊躇滿志,剛剛將中南半島以及中國的廣州灣據為己有,而影像中的法國國旗在揚子江上飄揚,更展現出這個民族的自信。不過,這份民族驕傲仍難掩失落與恐懼──影片中三次提及中國人對於作者拿著相機拍攝自己時面露不悅,人民視西方傳教士為傳統文化的仇敵更引來暴力衝突,甚至招致外國聯軍的集體圍攻、屠殺及掠奪。(註1)

而今,法國雖然已經承認殖民主義是個道德上的錯誤,然而,當義大利政府於一月中旬公開指責法國的非洲政策以及非洲金融共同體法郎(註2)是使得非洲無法擺脫貧困、造成難民問題日益嚴重的重要原因。2019年2月5日,身為「五星運動」政黨領導人及義大利副總理路易吉‧迪‧梅歐更私下與黃背心運動裡計畫參與歐洲議會選舉的「公民倡議集會」名單上的幾位參選人見面,此舉不但加深兩國間的嫌隙,更促使馬克宏政府兩天後召回駐義大使。法義兩國的外交關係降至1940年6月以來的最冰點。

▲ 法國「黃背心」示威運動。(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當歐洲各國政府因移民問題而吵得不可開交之際,93歲的法國社會學家亞蘭‧圖賴納卻說:「全球化的時代裡,外國人不再存在。」他如此表示:「我認為今天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接受一個平等世界的願景,或者我們仍想要維持過往統治者的地位?』這個問題,我放在與『移民』和『女性』同一個層面來思考。我們要一個自由受限,由白人男性主導的世界?或者,我們讓整個世界回歸完整而不再僅是為了自己?當我們談論『自由、平等和博愛』時,我還想加入『尊嚴』的概念,我們談論的是所有人的自由,所有人的兄弟情誼。讓我們抹去殖民主義、奴隸制度、女性次於男性的這些統治經驗所帶來的巨大污點。當十人中有八人是不平等之時,我們永遠不會處於正常的世界。人類也必須將自己視為一個整體,如此一來,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及自由。

亞蘭‧圖賴納語重心長的這番話,似乎未能振聾發聵。因為即將於今年五月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極有可能在義大利另一位副總理、「北方聯盟」領導人馬泰奧‧薩爾維尼的積極斡旋之下,導致本次的歐洲議會將由匈牙利(Fidesz)、捷克(SPD)、斯洛伐克、荷蘭(PVV)、波蘭(PiS)、比利時(Vlaams Belang)、法國(RN)、奧地利(FPÖ)組成的民粹政黨聯盟取得多數席,而使得歐洲自此走向法統上的排外。而在歐盟國家中,至今公開力挺歐盟的,僅馬克宏總統,這也是為什麼義大利的兩位副總理必須除掉這心頭刺。

無論結果如何,歐盟的貌合神離,已成為定局。然而,白人男性至上的神話,至今卻仍未找到破除魔咒的解藥,這也是為什麼93歲的亞蘭‧圖賴納要人們回歸公平與分享的世界概念,重新建立遊戲規則,因為,唯有此,世界才得以免除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的危機。

註1:本處所指是1899年11月2日至1901年9月7日間華北農民與中國天主教徒及西方傳教士之間的暴力衝突,史稱義和團運動,最後被八國聯軍集體殲滅。清廷派李鴻章為代表,簽訂《辛丑條約》。

註2:非洲金融共同體法郎,在14個非洲國家流通,是沒有主權的非洲貨幣,也並非為其人民的利益而存在。事實上,它是一種在非洲流通並受法國控制的外幣。貨幣除了在法國製造,匯率政策也由法國財政部作主,這也導致非洲金融共同體法郎的經濟價值疲軟。

熱門文章》
►法蘭西共和國總統的官方肖像

►看更多【彭怡平】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法國寫真 彭怡平

台大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索爾邦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