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政客最希望你用二分法看統獨

 

 

▲台灣的統獨議題時常被二分法分類。(圖/記者屠惠剛攝)

▲▼ 政大外交系教授黃奎博。●黃奎博/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在「329」青年節前後談統獨是真議題還是假議題,是件格外諷刺的事情。青年節的由來是因為紀念1911年4月27日(清宣統3年3月29日)廣州起義(又稱「黃花崗起義」)當時拋頭顱、灑熱血以建立中華民國的海內外的革命先烈,現在卻將消滅中華民國以成統獨當成討論標的。

統獨是很複雜的問題,可是常常被二分法,變成「統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與「台灣獨立建國」二選一。

其實對於台灣這塊土地的未來而言,「統」至少可能有大陸統一台灣、台灣統一大陸、台海兩岸建立邦聯(如大英國協、獨立國協)、台海兩岸建立聯邦(如美國、德國、印度、俄羅斯)等可能性;「獨」則至少包括中華民國在法理上與中國大陸完全切割、包括或不包括金門和馬祖的「台灣(共和)國」、與非中國大陸的其他國家或地區成立邦聯或聯邦等可能性,甚至有人將現狀下不統不獨的中華民國在台灣也視為台獨或「華獨」。

統獨究竟是真議題還是假議題?其實各人答案不同。

台灣部分民眾想「統」,因為家庭或民族認同因素,或因為奉中華民國為正朔且應統一中國,或因為純粹「西瓜偎大邊」效應,但真正推動的人少之又少。

台灣部分民眾之所以考慮「獨」,主要因為受到中共政權幾十年來的強力壓制,但又有中華民國政府建立起的強韌經濟力與嚇阻軍事力做後盾,所以想要找到能永久擺脫此種高度危機感、不確定感的局面的安排,在國際社會擁有不受外力干預的身分及地位。還有可能相對少數的人因為家庭或民族認同因素,或因為接受台灣應建立所謂本土政權、中華民國是流亡政權的說法,所以尋求獨立。但同樣的,真正推動的人也在極少數。

弔詭的是,無論是要統還是要獨,明顯的都有一群人是因為逐漸失去對中華民國或台灣的信心,或想與其被中共併吞,還不如在現有條件下談統一,或擔心台灣將失去現有的政治與生活制度,所以支持獨立以擺脫中共的糾纏。

既然統獨是這麼的複雜,政客的專長就是用二分法誘導民眾的選擇。在台灣地區,動作較大、聲浪較高的獨派政客很喜歡告訴民眾,若不獨立就被統一。最常見到的,除了昧於歷史及國際法理去鼓吹「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它的名字叫中華民國」之外,就是「因為中國要併吞台灣,所以台灣應盡速獨立」。

擔心被併吞所以要盡速獨立的說法,刻意忽略了無論台灣是否獨立,中共都想完成其統一中國的政治使命與民族大業。

獨派政客們常常提醒或警告民眾,中共統治台灣之後,大家的自由和政治權利都沒有了,所以此時不獨立更待何時?換言之,他們試圖明示或暗示民眾,只要台灣有決心宣布獨立,甚至只要有「一中憲法」的中華民國不存在了,中共就無法併吞台灣。

殊不知有「一中憲法」的中華民國正是讓台灣免於被中共侵略的政治、法律、軍事擋箭牌。中共雖從未放棄武力犯台,但中華民國的存在讓中共覺得台灣不至於立即走向獨立而導致終須一戰,中華民國的存在還讓中共人民解放軍不願輕越雷池一步,保障了台彭金馬的生活方式與政治民主。

統獨議題是真是假,存乎一心。《紅樓夢》提到「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亦即當大家把假的當作真的,真的就變成假的,若把不存在的當成存在的,存在的也就變成不存在了。我們如果有著基於事實的思辨能力和自己的政治主張,知道對於真心或假意想利用或曲解統獨議題以撈取政治利益的政客而言,統獨是假議題真炒作,對於務實或務虛的統一或台獨工作者而言,統獨是真議題真實踐的話,就不必執著在這種對國家社會甚無益處的辯證之上。

我們真正要關心的是,在中華民國政府治下的台澎金馬應如何團結社會、發展政治經濟,並合法、合理的在各面向減少與遏制中共犯台的意圖與決心。先做到這點,才有討論台澎金馬地區未來的空間和本錢。

熱門點閱》
►兩黨開火,合作破局

►看更多【黃奎博】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