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必榮/中東選舉竟是地緣政治的延伸?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正式承認戈蘭高地是以色列的領土,視為顛覆多年中東秩序默契的又一表現。(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劉必榮/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擅長國際政治、國際衝突、談判理論

3月25日,美國總統川普正式承認戈蘭高地是以色列的領土。這是繼美國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並把美國駐以使館遷到耶城之後,川普顛覆多年中東秩序默契的又一表現。

戈蘭高地是以色列在1967年中東戰爭後所佔領的敘利亞領土,1981年後已經實質控制了它的西半部。所以後來我們看到以巴和談的議題,也只聚焦在約旦河西岸與加薩走廊兩個占領區,對戈蘭高地的歸屬就較少提及了。所以當川普宣布承認戈蘭高地是以色列的以後,以色列人民並沒有特別欣喜,因為那早已在他們手中。

倒是以色列總理納坦亞胡非常高興,因為美國的背書,對他4月9日的大選是一大助力。納坦亞胡上一次出任總理時 (1996-1999),紐約時報曾評論說,納坦亞胡很厲害,他讓每一個人,從美國到巴勒斯坦,都相信他有意進行中東和談。其實他完全不想談。這是「用談判的方法達成不談判的目的」的戰術操作;把周遭大國全都打理得服服貼貼。這個政治天分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這次大選在即,雖然經濟學人將納坦亞胡視為與美國總統川普、印度總理莫迪同一類的民粹領袖,知道如何精準掌握民意的趨勢,但是貪腐官司纏身、挑戰者來勢洶洶、經濟情勢下滑,都給他的選情帶來很大壓力。所以川普宣布戈蘭高地是以色列的,當然對納坦亞胡的選情是加分。他可用此證明他跟川普有特殊交情,能確保美國對以色列的支持,所以以色列選民應該繼續把票投給他。

戈蘭高地的戰略意義在哪裡?首先它是水源地,這對中東來講極為重要。第二它是戰略的制高點,站在戈蘭高地可以俯視大馬士革,易守難攻,對以色列的安全極為重要。一派學者就認為,讓以色列掌控戈蘭高地,比戈蘭情勢未定,各派爭奪戈蘭高地,對中東的穩定會更有幫助。第三,它的地理位置可以牽制伊朗勢力從敘利亞往西一路通向地中海。中東的阿拉伯國家雖然公開反對將戈蘭高地歸給以色列,但對以色列可以牽制共同敵人伊朗,卻是默許的。所以他們的抗議也只停留在口頭抗議的階段,並沒有進一步動作。雖然哈瑪斯組織發射了幾枚長程飛彈,從加薩走廊打進特拉維夫,但衝突都沒有升高。

川普為什麼要在這時宣布戈蘭高地屬於以色列?除了支持納坦亞胡之外,更重要的是爭取國內基督教福音教派的支持。一般認為美國國內富有的猶太壓力團體,是左右美國中東政策的力量,其實更大的支持以色列團體是福音教派。福音教派認為世界末日到來時,基督徒與異教徒將在以色列這塊地方決一死戰,所以強烈支持以色列。而福音教派又是川普2020年想爭取連任時,一定要保住的鐵票,所以全力護盤。

土耳其總理厄爾多安這時也出手。他表示既然美國可以把戈蘭高地劃給以色列,土耳其也可以把伊斯坦堡的聖蘇菲亞大教堂,從博物館改回清真寺。果如此,非穆斯林就不能再進入聖蘇菲亞教堂了。厄爾多安為什麼這樣做?還是為了選舉。土耳其將在3月31日舉行地方選舉,這是厄爾多安的期中考,在經濟下滑的情況下,厄爾多安必須傾全力保住權位,而拉攏激進回教勢力就成為他的首要考量。包括之前的批評中國在新疆對維吾爾族的強迫改造政,都出自同一目的。

當然,選後厄爾多安不見得就能成功將聖蘇菲亞教堂改成清真寺,因為這個教堂是世界遺產,要改變必須經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同意;而且這麼大的改變也偏離了土耳其革命時確立為世俗國家的立國方針,國內反彈聲浪也不可小覷。所以選舉語言成分居多。

雖然這些中東政策的改變或宣示,都跟選舉有關 (以色列選舉、美國選舉、土耳其選舉),但長遠來看,川普承認戈蘭高地歸以色列,對中東和平又會有什麼衝擊?

川普承認戈蘭高地屬於以色列,但聯合國不承認,所以爭議還會持續。但美國明顯偏以色列的立場,無疑失去巴勒斯坦人的信任。在這種情況下,以巴還可能進行和平談判嗎?要回答這這個問題,必須要追到更源頭的問題: 美國或納坦亞胡真要談判嗎?

前面說過,納坦亞胡從他上一次當總理開始,就根本不想跟巴勒斯坦談。到2009年再度出任總理,態度仍然沒變。納坦亞胡反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分成兩國的解決方案,因為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佔領區裡屯墾的人愈來愈多,已經很難畫出一塊土地給巴勒斯坦建國。他也認為以巴之間的衝突根本不可能消弭,現在能做的就是維持現狀,做好衝突管理而已。

所以他上任以來,沒有從事過軍事冒進的行動,也成功利用阿拉伯人和猶太人對波斯人的同仇敵愾,維持和阿拉伯國家的良好關係。這是他成功的地方。但在以巴和談方面,他因為不相信會成功也不想讓步,所以原地踏步。

川普也不支持兩國解決方案,中東政策的基石是放在以色列與沙烏地的良好關係之上。只要這個點能抓緊,其他就都還在可以管控之中。所以IS潰敗之後,俄國介入,拉著伊朗與土耳其共建敘利亞秩序,美國被排除在外。理論上,美國若要扳回一城,也應設法介入敘利亞局勢才是。但川普沒有。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後,和敘利亞的關係卻更為惡化,和敘利亞漸行漸遠。也許美國現階段不重視敘利亞,但國際情勢是變動的,當俄國勢力透過敘利亞深入中東後,美國還能如此淡定嗎?這將是我們繼續觀察的重點。

熱門文章》
►美國政府關門背後的談判角力

►看更多【劉必榮】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劉必榮專欄 劉必榮

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擅長國際政治、國際衝突、談判..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