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寫真】彭怡平/歐洲右翼與極右翼的崛起對女權的倒退

▲曾有捍衛女權的抗議者打扮成影集中《侍女的故事》造型。(圖/路透社)

●彭怡平 Yi-ping PONG/台大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索爾邦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電視系博士,專攻劇本、紀錄片拍攝與電影藝術的研究。通曉法、日、英、德、拉丁文。《風雅堂》藝術總監。著有十餘本攝影文學及藝術專書。多次應邀在國際舉辦個展。為文化部、國藝會、台北市文化局獎助藝術家。從事跨領域的藝術創作,兼具藝術家、攝影家、作家、策展人、紀錄片導演等多重身份。最新代表作《這才是法國》

這些日子以來,整個台灣日常生活茶餘飯後的話題,竟然是2020年的總統候選人。卻對於整個國際局勢,隨著經濟合作關係的崩解,可能伴隨而至的戰爭陰霾,卻絲毫未見。對外,台灣媒體對於國際局勢報導與深度分析付之闕如;對內,台灣的這場選舉排除道德與原則,任由目的壓過手段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使得台灣社會一如《管子‧七法》:「言是而不能立,言非而不能廢,有功而不能賞,有罪而不能誅,若是而能治民者,未之有也。」將在過去、現在及未來,深刻地影響著我們的命運。

卡爾•博蘭尼的預警

卡爾‧博蘭尼於《鉅變》一書中曾指出,西方帝國主義的發展,實質上因歐陸保護主義的興起,使得歐洲強權因喪失既有的國外市場,又必須穩定國內經濟而必須擴展新的市場──此點可以鴉片戰爭的發生,實乃英國為解決國內經濟問題而肇始,由此可見一般。博蘭尼指出:「雖然一次大戰實際上爆發的時機由許多因素決定,但是一次大戰的發生,終不可避免,因為,它是十九世紀文明矛盾的顯現。」而這十九世紀的矛盾,即指出在一個金本位制早已不可能運作的環境中,造成日後議會民主與資本主義之間的嚴重衝突。

而博蘭尼更進一步指出,勞工階級既缺乏力量,同時可能也缺乏想像力去追求、創立取代資本主義的制度。1980年代,英國柴契爾夫人與美國的雷根政府為緩解國內居高不下的失業率,紓解國內經濟蕭條而推動自由主義市場,採取了一連串的措施──降低富人稅、以靈活勞動市場及撙節開支為名,取消或者大幅縮減對勞工的各項保障、關閉鋼鐵廠及煤礦廠、國營企業私有化,並加強控制工會等。這由精英統治階層主導下的經濟政策及社會改革,埋下三十年後英國與美國底層社會被政策犧牲與遺忘的這群人民怨恨的種子,造成今日英國脫歐以及川普政府的民粹政治,以及結合教會保守反動勢力及極右翼民粹主義的政黨政治在歐美全面崛起背後真正的原因。

社會主義的法國走上柴契爾與雷根的老路

就以法國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 FN)領袖瑪琳‧勒朋與義大利北方聯盟領導人與義大利副總理馬泰奧‧薩爾維尼於2019年5月18日為歐洲大選而在米蘭的聚會,就可以瞧見,歐洲標榜著民粹主義的極右翼政黨已經對於進入歐洲議會,主導未來歐洲政局及政策的擬定,勢在必得。這也將使得試圖在各方勢力以及越來越不可抵擋的全球民粹浪潮中小心翼翼地維持著資產階級利益又不惜以犧牲勞工利益為前提的馬克宏政府陷入極其兩難的局面──法國不想淪為民粹主義及極權主義孵育的溫床,卻又在面臨國內經濟蕭條、失業率居高不下以及產業不斷外移的壓力,走上柴契爾夫人以及雷根政府時代的老路。這也再次形成法國精英階級主導下的議會政治與社會主義立國的體制之間的衝突。

女權在歐陸的全面倒退

在歐陸各國逐步邁向極右翼政府執政的當前,有兩個政治主張成為焦點:反墮胎、反移民。而前者更以推動女性回歸家庭,重建傳統價值,做為反遷移的重要基礎。而在義大利,教會的勢力更是龐大,影響也更為深遠。

以義大利北部的歷史古城維羅納為例,2018年10月4日,《不少於一人》的義大利女權組織中數十名女權主義者,以瑪格麗特‧艾特伍1985年寫下的這本反烏托邦的小說《侍女的故事》中的人物歐芙列德為靈感(註一),身著紅服頭戴白帽,準備對此一行為──這屆市議會日,該市正準備對馬泰奧·薩爾維尼領導的北方聯盟成員阿爾貝托·澤格勒(Alberto Zegler)提出的第434號臨時動議案進行表決投票──進行抗議。該法案得到中右翼市長的支持,通過編列預算,資助反墮胎協會,以預防墮胎和支持母性。並使維羅納成為歐洲的「生命之城」。此法案一舉推翻了四十年前,即1978年第194號法案通過的將意大利墮胎合法化,這一投票象徵著女權可怕的倒退。並揭露出極右翼政黨政治未來更大的野心──反對墮胎、同性婚姻和色情製品。

▲美國的電視影集《侍女的故事》,即改編自瑪格麗特‧艾特伍所寫的同名小說。(圖/《侍女的故事》劇照)

看來,整個歐陸已經再次面臨另一個文化價值的衝突──精英統治階級、富有階級與廣大的勞工階層間的衝突、教會與政權結合標榜父權社會的回歸與政教分離後標榜個人自由間的衝突,而首當其衝的,就是婦女的權益被當成籌碼。因為婦女在當代的社會裡,仍是政治權力上的弱勢與少數。這場看似沒有硝煙的戰爭所隱藏的,恐怕是另一次的文化戰爭,以及伴隨文化戰爭而來的經濟、政治戰。

註一:故事的背景發生在不久的將來,美國的政權由政教合一的極權主義基督教重建主義取代,成為「基列共和國」。未來世界的女性被剝奪財產與權力,依照社會需求劃分為不同階層。多數女性地位低落淪為雜役,保有生育能力的特定女性成為「侍女」,她們被奪去名字、財物,不被允許閱讀與談話,成為單純的生育機器,以代替不孕的上層階級,生產子嗣。

熱門文章》
►從「巴黎聖母院大火」看假新聞的傳播

►看更多【彭怡平】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法國寫真 彭怡平

台大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索爾邦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