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淡如/女人選男人,往往反映出妳要什麼人生

▲與其說是選了男人選了命運,不如說,是我們的個性選擇了命運的吧。(圖/視覺中國CFP提供)

●吳淡如/暢銷作家、電視主持人、廣播人,愛讀愛寫且愛玩,藉由流暢易讀的文字,使大家悠遊在最浪漫的文學世界。

「妳記得小婷嗎?以前唸我們隔壁的隔壁班,圖畫得很好,文章也寫得很好,不太愛講話、瘦瘦高高的、臉小小的、很飄逸的女生?」

偶爾的機會遇到從澳洲回來的阿真,聊著聊著就聊到年少時的舊識。

小婷曾與我唸同一所學校,很早就是大家公認的才女。

她總是獨來獨往,見了人頂多微笑點個頭,由於在一群懵懂青澀的中學女生中,她顯得十分鶴立雞群,我們都認識她;但她的朋友並不多,也擅長畫圖的阿真算是和她最好的。

阿真不久移民澳洲,小婷唸了很好的大學,大學畢業没多久,阿真見到小婷時,小婷跟一位美國人同居。

「那個美國人嚇死我了。他很像嬉皮。那時小婷邀我吃飯,我到他們家,發現他穿著內褲躺在沙發上喝啤酒,地上已經堆了一些空罐子,看到我,他也只是傻笑。像一隻住在她家客廳的流浪狗。」

看到阿真驚訝的表情,小婷只是淡淡的說,「他就是那個樣子,他的人生觀和一般人不一樣。没辦法啦,我不喜歡通俗人生。」

小婷不久懷了孕,還是和嬉皮結婚,度蜜月時,到澳洲住在阿真家。阿真這才仔細打量了那位嬉皮,哇,他竟然穿著一條破爛的睡褲和像流浪漢一樣的破拖鞋…嘴裡正中央還缺了兩顆門牙!雖然他不在意,但看在自稱「正常人」的阿真眼裡,毛骨悚然──怎麼一個人連外表都可以荒廢成這個樣子,那他的人生能有什麼規矩?果然,小婷和她先生寄住的那二週,阿真家像被偷襲的珍珠港。「有個晚上他喝醉了,竟然把我的鞋櫃當馬桶…」

小婷只是一再道歉。

阿真氣到從此没和小婷連絡。過幾年才接到小婷的消息,不知道為什麼,小婷的孩子没了,而她也離開那個美國人,獨自生活。小婷没有當過一天上班族,幸好,她還可以接一些翻譯稿維生。「可是,在我看來,她還在自命不凡、憤世嫉俗,深陷在過去的痛苦裡出不來。」阿真說:「回頭看同學的遭遇,我覺得女人真慘,選了男人,也等於選了命運。」

我們會選什麼樣的男人為偶,都與我們本身的個性有關,與其說是選了男人選了命運,不如說,是我們的個性選擇了命運的吧。不喜歡通俗人生的人,註定要走得坎坷一點,還好人生的劇碼並非一成不變,有一天,如果你的個性變了,大轉彎也會出現!

熱門文章》

►女人為什麼被說很「假」

►一場金融風暴刮出來的幸福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吳淡如部落格《且行且珍惜》。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