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台灣的GoShare風生水起,柏林的COUP卻黯然收場?

▲Gogoro歐洲共享夥伴COUP因成本太高,宣布停止營運。(圖/翻攝自COUP)

●何蕙安/前經濟日報法務與兩岸記者、特派員。過去五年的生活主要往來首爾與柏林兩地。現與先生定居柏林,寫推理小說與社會觀察。

當我11月25日看到柏林共享機車服務商COUP宣布於12月中終止服務,我走向冰箱,無聲地開了一瓶啤酒。

才三歲多的COUP,使用的是台灣電動機車Gogoro。COUP在2016年夏天率先且獨家將Gogoro引入歐洲。對來自台灣的我而言,引入的還有家的感覺。

今年8月,Gogoro才在桃園開始共享機車業務GoShare,氣勢如虹地一路進北上;比原廠還要早三年就進軍共享機車市場的COUP,卻在同年的冬日隕落。

「考慮到市場高度競爭,以及服務成本太高,從經濟角度來看,COUP的長期經營是不可行的。」——對於事業乍然結束,COUP在新聞稿中輕輕帶過,一時之間還沒有向震驚的市場給出太多理由。

▲COUP在德國、法國與西班牙投放約5,000台Gogoro電動機車。(圖/翻攝自COUP)

由德國工程與電子大廠博世(BOSCH)百分之百投資的新創企業COUP,2016年8月從柏林起家,目前約有1500輛機車停在柏林街頭。過去兩年,其版圖陸續擴至法國巴黎(2000輛車)與西班牙馬德里(1250輛車),在德國大學城圖賓根(Tuebingen)也投置30輛車。

COUP表示,12月中將率先結束柏林與圖賓根服務。儘管日期未定,但預估馬德里與巴黎的服務也會在短期內結束。

COUP在歐洲總共有120個員工,其中75位在柏林。COUP強調,他們會盡量協助員工找尋工作機會。

一個多月前,COUP才宣布成為歐洲第一家提供消費者自行更換電池的共享機車服務商,好似一切都上軌道。從社群媒體上一片譁然的反應看來,沒有人料想到,COUP的共享之路會在今年猝然中止。我也是。

有用戶抱怨,他還累積了36次10分鐘免費騎乘,現在不知如何是好。

回首2019年夏天,柏林的共享市場的確異常競爭。

▲▼柏林共享機車服務商COUP退場。(圖/何蕙安提供)

▲電動機車共享服務商的EMMY。(圖/何蕙安提供)

COUP在柏林原本就有一個競爭對手、同樣也是經營共享機車的EMMY。但競爭在今年急遽加劇,德國今夏開放電動滑板車上路,儘管時速限制最高20公里,價格也沒多有優勢(最便宜的要價每分鐘0.15歐元外加1歐元基本費),但因不需駕駛執照、租用便利,一時之間,慕尼黑、科隆等德國各大城市街頭之間出現了紅紅綠綠、成千上萬的電動滑板車。在首都柏林,就有四家品牌爭市。

不只電動滑板車,電動單車也來搶市。UBER旗下的電動單車JUMP每分鐘0.15歐元(新台幣5元),外加1歐元(新台幣34元)固定費用,與滑板車相仿;原本就存在的共享腳踏車市場也不斷出現創新者,如包月租車的藍輪子單車Swapfiets,每月付19.5歐元(約新台幣655元),就可以擁有「獨享」的租車。

▲▼柏林共享機車服務商COUP退場。(圖/何蕙安提供)

▲UBER旗下的電動單車品牌JUMP也在今年進軍柏林市場。(圖/何蕙安提供)

百家爭鳴之際,COUP卻早一步因高昂的經營成本調漲了費用:今年4月,從原先的每10分鐘1歐元、30分鐘起跳的計費方式(也就是說,基本消費3歐元,約新台幣101元),更改為每分鐘0.21歐元(約新台幣7元),最少租賃時間10分鐘(即低消2.1歐元、新台幣71元)。新計費方式美其名是增加用戶騎乘彈性,但漲幅不小。

儘管在電動滑板車大軍來襲後,COUP於7月緊急推出了新的預付方案:預買100分鐘19.9歐元,預買500分鐘89.9歐元(即每分鐘0.18歐元,約新台幣6元),算一算,比租用電動滑板車還要便宜。但從COUP如今決定收攤的結果看來,新方案仍無法挽回頹勢。

如果上班路程半小時,使用COUP預付方案,每天來回要花新台幣360元。柏林大眾運輸工具涵蓋主要區域的AB區年票為761歐元(約新台幣25570元,可以在區域內搭乘所有大眾運輸工具),若以2019年252個工作天、並扣掉24個年假計算,平均每天通勤的交通費用約3.3歐元(約新台幣111元)。

作為參考,柏林AB區單程票為2.8歐元(約新台幣94元),可在兩小時內任意換乘前往同方向的大眾運輸工具。

在柏林,天氣因素也讓COUP注定要承擔營收失血。因為冬天氣溫較低,地面可能結冰溼滑,為避免意外,COUP在12月至2月暫停服務。有意思的是,COUP每年祭出「寒冬生存包」,以免費騎乘、毛帽等小禮,吸引用戶把機車騎到指定地點「回收」。

儘管同樣都是騎乘Gogoro,但柏林的用戶體驗與台灣很不一樣:柏林的機車數量遠遠少於汽車與腳踏車,沒有機車待轉的概念,規則皆比照汽車;但停車卻是比照腳踏車,幾乎隨處可停。

▲▼柏林共享機車服務商COUP退場。(圖/何蕙安提供)

▲COUP在柏林街頭,可以隨意在停放人行道上。(圖/何蕙安提供)

另外,包括COUP在內的租借電動車被歸類為輕型機車,最高時速為45公里(持有汽車駕照僅可騎乘。在德國,超過50cc的重型機車需另外上駕訓課程)——車子本身就被如此設定,即使油門轉到底,時速也就45公里。

由於全市Gogoro數量僅1500輛,COUP並未在柏林大舉興建電池交換站,而是採用人工追蹤更換電池,因此也產生了不少成本。儘管COUP於10月初試行用戶自行更換電池計畫,在柏林設置了兩個電池交換點,以免費騎乘鼓勵用戶更換電池,現場還有人員協助教學,但因為站點數量太少,效應並不明顯。

今年3月,我回台灣時體驗了WeMo共享機車,當時對於WeMo各項有創意的促銷方案非常驚艷,例如車內有樂透卡,或是不定時有折扣的紅標車等,這些手法當時在COUP都是沒有見過的。

▲WeMo共享電動機車。(圖/記者張慶輝攝)

回到德國後,在過去半年,明顯看到COUP加速了許多有意思的推廣活動,包括設計主題機車導覽行程,駕駛學校,與店家合作提供優惠。例如只要展示APP上的騎乘紀錄,就可以享有飯店早餐買二送一、餐廳打八五折、SPA買兩小時送兩小時等優惠。

我2014年從台灣搬到德國,比Gogoro早了兩年。過去三年,我明顯感受到COUP的成長,除了街頭上見到愈來愈多的Gogoro機車,其營運範圍也不斷擴大。人們甚至可以將機車騎到營運範圍外的機場指定區域,對於短期旅行、沒有太多行李的旅客非常方便。

我已有一陣子沒有使用COUP了,但不是因為嫌棄其服務,而是我的工作型態改變,不再每天進辦公室了。在我還是每天通勤的時候,我曾經天天騎COUP上班,雖然單程就要花上我3-4歐元(約新台幣134元,當時還是舊費率),且尖峰時刻也不比腳踏車快,但騎機車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尤其騎著的是來自台灣的機車。

因此,儘管柏林也有其他的共享機車提供商Emmy,但我仍堅持選擇COUP。除了有些盲目的親切感作祟,兩相比較之下,我也真心認為Gogoro的性能更加優秀,加速更快、騎行更流暢、置物空間更大。

COUP結束營業的消息對我是個重擊。

▲▼柏林共享機車服務商COUP退場。(圖/何蕙安提供)

▲電動車遊行一景,參與的COUP騎士正在等待。(圖/何蕙安提供)

許多與COUP的回憶湧上心頭,我曾經參加他們舉辦的1歲生日Party,帶回了醜醜的紀念腰包;我曾經自告奮勇在公司烹煮生日午餐,把從台灣帶來德國的大同電鍋穩穩妥妥地放進了Gogoro的置物箱中;我曾經參加COUP聯合舉辦的電動車遊行,在陽光燦爛的6月,與上百名Gogoro騎士在柏林街頭繞行了1.5小時(加上集合與等待時間,當天共租借了2.5小時,費用15歐元,COUP全額買單)。

回憶中也有痛心的畫面:一次取車時,發現機車被粗暴地破壞,椅墊被卸下、電池不見蹤影。彷彿是目睹一場殘酷的罪行,我焦急地打電話給客服報案。

▲▼柏林共享機車服務商COUP退場。(圖/何蕙安提供)

▲COUP機車遭到人為破壞。(圖/何蕙安提供)

在柏林街頭騎乘Gogoro,對我來說是家的感覺。對於COUP宣布終止服務,我感到深深的遺憾。

至於COUP會如何處理這些上千台、車身上印上了顯眼的COUP的Gogoro機車,目前仍不明朗。很多用戶都在網路上留言,希望可以買到一台。我是其中一位。

目前COUP的回應是:「由於沒有像台灣一樣有Gogoro的充電設施,我們在歐洲沒辦法將機車賣給客戶。」

「(COUP的結束是)對柏林的生活品質的一個嚴重的打擊。COUP至今帶給我許多美好的時刻,不管是騎乘體驗,或是極為容易的操作,我都充滿感激。你們的機車是無法取代的棒,謝謝你們。」用戶Lydia說。

「真的、真的、真的好可惜。」無數的用戶在COUP的粉絲頁如此留言,配上哭泣的表情符號。

熱門文章》

►電動機車的春天何時會來?

►憑什麼GOGORO變趨勢,光陽被擠下變老四?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